刚刚更新: 〔林峰凌姐〕〔周天〕〔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踏天神王〕〔齐昆仑破军〕〔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开局退出娱乐圈〕〔入骨宠婚:误惹天〕〔第一章手感真好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我本狂婿〕〔张胜天〕〔张少〕〔娇宠名门夫人舒情〕〔娇宠名门夫人〕〔请向我告白迟欢〕〔天降萌宝买一赠一〕〔迟欢道北庭〕〔女主迟欢道北庭〕〔霍太太你马甲掉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柒拾肆 日月中魂【迷人靓仔花式求订阅】
    一枚玄黑纹络顺着成渊的眉心钻入了他的识海,但柳长辞有意为之,并未让这纹络散发任何波动,仅似无害般,安静的在成渊的识海中停靠不动。

    成渊的双目渐渐空洞,而过了二息后,其双目神光突然一涌,进而变得炯炯有神。

    “阁下天纵之才,小小年纪,竟能有此等作为,老朽佩服。”

    “哪里,晚辈有一事不明,前辈为何屈居与此少年郎体内呢?您是夺舍,亦或是?”柳长辞不再言语,等着老者的回答。

    “呵呵呵,这小成渊,是我们这些无门无派,又习得了一些阴诡手段的老不死看上的肉身鼎,可怜其门派将一派希望都寄托于他身上,却不知待他修为再有所精进了,就会成为我等的嫁衣啦!”

    “噢,那晚辈要道一声前辈好手段了。”

    看不出来柳长辞有何表情。

    “少侠,如若你看上了这具肉身鼎,老夫送你又有何妨?老夫与少侠,并非敌人”

    “玉京兄!救命!”

    “孽障!”

    成渊的眼神登时突变,那是惊惧无力,又充满了乞求的眼神,但仅存在了一息,便在老者一声大喝下,被浓郁的戾气与愤怒压制,直至彻底自瞳孔中驱逐。

    “少侠,如你有其他什么想法,你要相信,老夫活了这么久,对于邪术满身的你,也是有几分对策的。你我两不为难,井水不犯河水,老夫自退一步,将这具肉身鼎让给你,你看如何?”老者语气硬中有软,又带着几分忌惮说道。

    柳长辞抱臂,手指轻捏下巴,思虑了片刻说道:

    “这样吧,你把你如何在成渊体内寄宿而不被发现的法门告诉我,我就放过你了。”

    “你!”老者怒意方起,便被压制,深吸口气继续说道:“少侠,你热血方刚,所经事少,难免冲动,你”

    这柳长辞可能有点习惯,就愿意趁人话没说完的时候动手。

    只见柳长辞突然伸手,五指化爪,向那成渊遥遥一招,宫之一字登时崩现,一道虚影自成渊的体内似被一只大手生生拽出,不受控的飞向柳长辞,一把,便被柳长辞紧紧的捏住了脖子。

    赫然是一道猥琐老者的魂魄。

    “少侠,你!你”

    “老妖怪,你自己是什么段位?在我眼前做着龌龊事,还一口一个老夫老夫的?谁给你的胆?”

    这细嫩的手掌似有无尽的力量,五指一擒,就好像擒住了自己浑身所有的魂力,老者自此才知,眼前这少年,是何等人物!

    “少侠,少侠,有事好好说,别动手啊,嘿嘿,你看,这怎么还急眼了”老者觉察到实力有些悬殊,紧忙献媚说道。

    “闭嘴,从现在开始,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如若有假,我治魂的手段,可多得是。”柳长辞冰冷着脸面,似万年寒冰,那冰寒让老者心惊胆战。

    “是,是!您问什么我答啊啊啊!”

    老者说着说着,话没说完,就被柳长辞双手中绽放出的玄黑真气刺入,这真气似妖魔,入体一瞬便带起了滔天的冰冷与巨痛。

    “我怎么说的?我刚才问你啥了?用你多嘴?”柳长辞淡淡的说道。

    这t表个态也不行??

    老者一时郁闷,但没法,这少年宛若天神,自己活了这么久,尚未见过有哪个少年天骄能顶得上这少年半分的赫赫神威。

    老者魂体略带颤抖,紧抿着嘴,目不斜视,就等着柳长辞问话了,态度一时端正了数倍。

    熬乖了鹰,柳长辞才慢悠悠的问起话来。

    “说说吧,你的那个寄宿功法是何物,连日日与成渊相处的师门都不能发觉,你这功法定有几分独到。”

    “少侠少侠,这功法名叫,可将自己的魂魄藏于他身,如你愿意,一般三日后适应新的宿体后,便可占为己有了!且会继承宿体所有的记忆。

    此功法颇为神妙,远非夺舍可比的。我这功法既可以助长宿体的修为,又能滋养自己的魂魄。

    至于为什么他师门不能发觉,是功法的神异,但也是弊端。这功法会自行将我二人的魂魄慢慢同化,合二为一,只是施术者占主导地位,融合后的意识与记忆会强盛几分,所以到了那时,也可以说你已经不再是你了,这样,就算是宿体的老婆也不会发现什么。”

    柳长辞听闻后,觉得这功法大可以尝试着学习一下,日后定会在一些特殊场合派上用场。

    “不过,这术法需要我亲授口诀才能外传,如您想按照刚才收拾他们那样来得到我的法术,只怕行不通的。未走这条路前,我师从万侯门,因功法特性,任何迷心蛊惑之术对我是无用的!怎样少侠,您宛若天神,不必和我个小老头子计较吧?我把功法传您,您放我一条生路!”老者乞求说道。

    “嗯,你说的也对,那好!”柳长辞手腕一抖,散去了对老者的魂魄的拘禁,将之甩进了成渊体内。

    “谢谢少侠,谢谢少侠”老者立刻操持着成渊的身体对着柳长辞磕头一拜。

    就在跪拜之姿进行到一半时,成渊突然血崩,周身散发浓浓血雾,散发出巨大的气血之力,这气血之力将成渊周身数丈的真气一瞬抽空,形成了巨大的真空压力区域,将在场众人尽数束缚,随即化作了红芒,急逃而去。

    “小子,我燃烧了这小子的半成气运与命数,换作这绝境生机,我们日后有缘再会!”

    老者的声音渐渐变小,这速度极快,一瞬便逃离出数百丈远。

    “这糟老头子”

    柳长辞微微一笑,随后成渊识海中的玄黑纹络似被唤醒,登时幻化出玄黑光芒,跳过成渊本体魂魄,照着老者神魂便飞驰而去。

    老者说任何迷心蛊惑术法无效,却不想,仅仅阻挡了一息,便成功被玄黑纹络占据了识海,停住了逃跑的身影。

    而成渊的魂魄,对身体的控制占据了主导。

    虽已离柳长辞百丈远,生路与自由就在前方,如逃向前方,兴许会自这因贪妄惹下的厄运中侥幸脱离,但成渊想了想,一咬牙,回身飞向了柳长辞。

    “多谢玉京兄!”成渊半跪,对着柳长辞一抱拳。

    “嗯,很好,此等境遇尚能稳住心神,一寻厉害,很好。”柳长辞略有欣慰的说道。

    “出来吧。”柳长辞一发话,自成渊体内现出了老者魂魄,老者对着柳长辞便是一拜。

    老者在柳长辞的示意下,交出了日月中魂的修行法门,柳长辞闭目感悟了一番,此术法神妙处处,且为一个很好的东山再起的法门,一时略有兴奋。

    “成渊,此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我虽万分想杀了这老鬼,但如玉京兄另有用处,成渊,听您的。”

    “好,这老鬼虽然猥琐奸恶,但现在我想创建山门,缺些人手,便留其一命吧。你,是否愿意追随与我?”

    成渊抬眼看了眼柳长辞,望着柳长辞宛若春风的面庞,心中却不知怎的,一阵冰寒颤栗,想了想,低头说道:“成渊,誓死追随!与玉京兄一踏天道!”

    “好,哈哈!”

    柳长辞负手而立,望着众人目中的七彩虔诚,颇为欣慰。

    “我说小子,你这是”天之术震惊的看着柳长辞,他活了这么久,诛心之术倒也见过不少,可唯独没见过像柳长辞这样蛊惑人心的,“你这是什么蛊惑术法?”

    “大婶,长辞这不是蛊惑,也并非迷心之术,他是在着手一个宏大的计划。”寻道望着柳长辞的背影,微笑说道。

    柳长辞回身,见到天之术一脸的震惊错愕,心中好笑,说道:

    “大婶儿别怕,我想开山门当祖师爷,那定要有几分制人手段嘛,虽现在用鸿蒙天道罗织出了跟随意志,看着像是操控夺舍,其实不然,待我加以疏导,这鸿蒙天道便会在这几人身上焕发,进而成倍的提升修为。众生好斗敬强,而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有谁不愿追随呢?我只是在他们未了解真相之前,将他们握在手里罢了。”

    “当祖师爷?”天之术错愕道。

    “对啊,大婶,你现在有什么去处吗?如没想好,就去我山门呗?”

    “你山门在哪呢?”

    柳长辞挠了挠头,说道:“还没选址呢”

    “噗”

    天之术闻之而笑,说道:“也好,但是我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待我处理好了我就去寻你,你抓紧建山门吧。还有,别大婶大婶的,叫我池漾姐姐吧。几日后我便去寻你。”

    说着,池漾驾雾而去。绿裳飘舞,似那天外来仙。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