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朕又不想当皇帝〕〔无敌剑神〕〔教练我想学综合格〕〔半生逍遥游〕〔苟个富贵盈门〕〔快穿之炮灰女配自〕〔不朽剑尊〕〔游方散仙〕〔恃婚而娇:少夫人〕〔修罗战婿〕〔法者之尊〕〔医路坦途〕〔当宇宙诸天都要毁〕〔讨命人〕〔我真不是大魔王〕〔教官从我是特种兵〕〔都市至尊杀神〕〔我家老婆来自一千〕〔聊斋剑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涣辰 柒拾伍 再见阿雀
    柳长辞微笑着望着池漾的背影,二人这一年多的时光里,互相陪伴扶持,可以说,没有池漾,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了。

    他也渐渐意识到一个事实。

    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难成气候的,他现在急需创建一个团队,以团队的力量整合这三方圆界的各项资源,而想要做天道,当从这三方圆界为起始,建制运营。

    “酒疯子!”

    阿雀被解开围困后,便跑到了柳长辞面前,而柳长辞现有的独特气质也并没有将阿雀阻拦,在她眼里,他还是那个和自己去打鱼的酒疯子,联想起那一夜所发生的事,阿雀上前就抓住了柳长辞的衣袖,轻声说道:

    “酒疯子,你还好么”阿雀眼波楚楚,深深的望着柳长辞。

    看见阿雀,那浑噩三年的记忆如潮袭来,自己像一个凡人一样,为了酒水起早贪黑、下海打鱼,而最开心的时候,莫过于将打来的鱼尽数卖掉换做酒水了,那时以为自己喝醉了,就可以不面对挫败了,亦或者有酒壮胆时,才能正视自己的挫败。

    “连累你了,阿雀。”

    “你为何如此冷淡?是怕我赖着你么,你想多了。”阿雀松开了抓住柳长辞衣袖的手,低头说道:“我只是对你略有牵挂,并未图什么,你如觉得我是那无用累赘,我走就好了。”

    阿雀低着头,略有哽咽,似在极力隐忍,说着,便回头走去。

    柳长辞自身后一把抓住了阿雀,将之抱在怀里,伸手轻轻整理着阿雀的青丝,温声道:“不是这样,我是在想一件事情。”

    被冷不防的抱进怀里,阿雀一时心神荡漾,这一抱似有无穷力量,将点点的不开心一扫而光。

    “什么事情呀?”

    “你与我因果交织,命运已纠缠在一起,日后我在此间行走,定会揽敌无数,我想将你领上仙路,与我一同寻道。你看怎样?”

    “好啊,仙人动不动就在天上飞,多快活呀!”阿雀高兴说道。

    “那只是一点皮毛罢了。仙路漫漫,其修远兮,道路阻长,生死悲欢,不缺苦难决绝,纵能脱离险境存活下来,这种种际遇也会将你变做另外一个人。踏上了仙途,你会失去人的情感,再没有人的喜乐,你,还是要跟我走么?”

    “如在你身边,便是值得的。”阿雀眼神坚毅,一眨不眨的望着柳长辞。

    “好,我现在便为你开灵根。”

    说着,柳长辞催动十枚玄黑纹络,送入了阿雀眉心。

    此前如说为凡人改造灵根,以柳长辞的修为来说,难如登天。但现在不同以往,鸿蒙与天威融合,虽这天威只是苍天术法中的一道,但为同源,柳长辞能够驾驭体内的天威,自然也能稍微驾驭外界的天威。

    玄黑纹络散发漆黑光芒,自阿雀的体内将仙家各经脉一气打通,并用五枚纹络幻化成灵根,深深的烙印在阿雀的体内。

    自此,阿雀经脉齐开,灵根聪慧,在修行路上,将远超常人。

    而余下的五枚玄黑纹络没有涌入阿雀识海罗织各种意志,而是落入了阿雀丹田,这样日后阿雀的修行将更加无阻。

    “长辞,你这么做,不怕有何隐患么?”寻道知晓柳长辞的所为,这属于将鸿蒙天道在阿雀的体内扎了根!这阿雀,都好比小了无数倍的柳长辞了!

    “无妨,日后我也会对听香与代沁这么做。她们有恩与我,如顾忌日后的因果而藏私,只怕非男儿本色了。”

    做完这些,柳长辞又在阿雀的眉心一点,一道兰芒涌入后,柳长辞柔声说道:“阿雀,我将兰若基本法决与修行方法授予你,日后你就按照功法所言,循序渐进,总有一日,我们会等到改天换地的那一朝。”

    “好。”

    柳长辞不见小白身影,问道:

    “对了,小白呢?”

    “哼!”阿雀一听小白二字,登时跺起脚来,气愤说道:“小白那个没良心的,我本以为你走后会有它陪伴我,等你回来,可没想到你走的第二天它就跑了!哼!没良心的白眼狼!”

    “哈哈,没事的,这小白我总觉得它并非此界生灵,应自有因果,愿它安好吧。

    阿雀,这下你走上了仙途,寿命大延,如无意外,我们再不会分开了。”

    “嗯!那我们一起在天上飞来飞去,好不快活!嘻嘻。”

    “你喜欢涣辰,应该也喜欢我啊!”寻道笑着对柳长辞怀中的阿雀玩笑说道。

    阿雀才有空回身细看寻道。

    只见这寻道仙气飘飘,一身道袍尽显修长,竖起的头发斜插一根玉簪,给人一种异常干净,不染人间烟火的感觉。

    “呀,你就是涣辰给我的那个小木头人!”阿雀惊奇的发现。

    “嗯,的确是我,可你当时为何没捏住木人默念寻道呢?”

    “哼!你可别提啦!我当时都念了一百多遍,可你就是没出现!”

    额

    “阿雀,只有寻道神魂离体时才会这样,哦,应该是这些人去寻你的时候正是寻道在我体内唤醒我的时候,好在没什么大碍。”

    “哼!有也晚了,不过话说,为啥你们两个一模一样呢?你还有个孪生弟弟不成?”阿雀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寻道,说道:“但是吧,你俩虽长相一样,可这气质差的有点大。

    这个寻道看着就禁欲,清冷。但你嘛,之前是个小邋遢,现在看着咋有点像小坏蛋呢?说实话,如果不是之前就见了你的邋遢模样,就算现在见你,我竟觉得心底有点发冷,你虽更加俊俏,但总好像在你身上,多了些别的吓人东西,你不会哪天突然把我吃掉吧?”阿雀假装害怕似的,抬眼望着柳长辞。

    “哈哈哈,”柳长辞与寻道笑出了声,“那可没准儿,就看你乖不乖了。”

    说着,柳长辞用力的一把揽住了阿雀,轻轻的闻起了阿雀身上的芳香(也可能是鱼味儿)。

    阿雀柔情似水,深深的依偎在柳长辞的怀里,柳长辞就这样紧紧抱着阿雀,云雾飘摇,望向那浩然长空。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