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狐妖大掠夺 第323章 辗转泥泞!
    纳兰嫣然站在原地焦急不已,师傅已经将最好的位置霸占,她还能去哪?

    看着她郁郁不得的急迫模样,顾少宇不由稍感安慰,能坑一个算一个,云韵的做法,不正是最好的报复方式么,哈哈,他倒要看看,这丫头能怎么办,云韵的修为可比其高多了,要想强行霸占位置,也得瞅瞅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

    正当顾少宇想静静欣赏纳兰嫣然焦躁不安的模样时,这小妞居然把目光看向了他,那眸中闪烁的几抹精光,使其不含而立,难道这丫头想要......

    很快,纳兰嫣然便印证了他的想法,顾少宇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感到深深的窒息感,而上面的人还在疯狂的扭动身躯,使得他愈发不能呼吸。

    这要是个普通人,能见此三分钟就算很好的了,庆幸的是他顾少宇修为精湛,更是通晓龟息之法,即便十多天不呼吸也不会影响他的生命安全。

    但,呼吸可以不用,自己的尊严不能又该如何守护?

    顾少宇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下,面目全非,不是他不想反抗,只是不能,他不能那么做,反而要努力地帮助纳兰嫣然解决生理需求,否则,人死不能复生,若真到了那个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再次忍受双重摧残,顾少宇渐渐找到了令自己快速脱离苦海的办法,那就是迎合!只有这样,才能使云韵师徒得到解脱,自己也能得到解放,不再这么受人欺压。

    好在,他顾少宇也不是等闲之辈,这方面的经验算是充足,即便应对两个,也显得从容不迫,甚至隐隐出现反攻迹象。

    不得不说,小黄宝典的内容的确丰富多彩,即使身处此等境界,它也能自动找出相对于的方案,以便顾少宇更好的“发挥”!

    算算时间,云韵师徒的春香之毒已经爆发,他得更加卖力才能帮助她们脱离生命威胁,为此,他更加不能松懈才对。

    既然已经身处地狱之中,那还有是什么可顾虑的,现在的一切,不就是为了更好地解脱嘛,来日,来日他顾少宇一定要一雪前耻,将昨天今日的屈辱统统还给这俩师徒,不,得加倍奉还才是。

    若非解除春香之毒后云韵师徒会陷入虚弱期,他真想立即报复,骑在她们身上策马奔腾,一洗两日之苦。

    啵的一声,顾少宇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呼吸了,可还不待其松口气,又是一阵呼头抹脸的黑暗降临,另一处也没得到丝毫停歇,甚至去往之人更加凶猛非凡,比之云韵还要来的狂暴。

    到了此刻,顾少宇在不知道情况也难,没想到这两师徒还挺会玩,居然互换了位置,唉!这一样,不由得哭了自己了么。

    没有任何办法,眼下只能像牛一样任劳任怨,埋头苦干,不管遇到多大的艰难,也休想击溃他的意志。

    不再多想,顾少宇奋不顾身的倾尽全力,以求尽早脱离苦海,此等**精神的双重压迫,实在令人羞愧难当!

    一想到自己复仇不果反被骑,心中就会涌起一股滔天怨念,也正是这股怨念使其用了超绝动力,只要撑过今日,便可农民翻身把歌唱,他可不会白白出力,待云韵和纳兰嫣然好转,定要让她们个把月下不来床,只有这样,才能填补自己受创的心灵。

    吼!!!

    顾少宇心中狂吼不已,为自己加油打气,一时间,居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能,不单只按照小黄宝典里面的绝技施展,更是创造出一套独有的法门,能够同时勾动体内星河道力和云韵师徒的斗气互相运作,从而催发出更强的治疗效果。

    不待多时,已经让云韵和纳兰嫣然直呼受不了,想要停止治疗,但顾少宇知道不能停下,反而更加努力的帮助她们,以求早早结束这场灭绝人性的欺压。

    时间一点点过去,身在庭院之外的云山不时朝内张望,他没想到都过去好几个时辰了里面还没结束,同一时间,他也在忏悔自己可能下毒下得过重:“唉!也不知那小子能不能抗住,可千万别被那两个丫头弄嗝屁了才是,不然自己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

    低着头,云山独自运算了下春香之毒的剂量,但才刚刚开始他就停了下来,不是其算术不好,而是那玩意貌似已经超出了他能想象的范畴之内,被吓的不敢往下算。

    粗略估计,就算顾少宇是男人中的男人,也很难坚持的下去,这会儿云山真的有些后悔不该下那么重剂量的春香。

    可转念一想,云山又觉得自己都是被顾少宇逼的,要不是那小子急着离开,他也不至于得到消息后就慌了手脚,错施春香。

    突然,不远处传来阵阵吵闹之声,将云山从深思重惊醒,只是他并未惊慌,而是缓缓踱步赶去,嘴中念念有词:“该来的总算来了,躲不掉啊!”

    不一会儿,云山已经来到云岚宗门大殿之内,刚刚踏入其中,便见顾少宇的几个跟班在那大闹不已,斗气四溅,虽不强盛,但也令人烦恼。

    云山走上前拱手而言:“诸位还请息怒,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给老夫一个面子如何?”

    “哼,老家伙,我师父呢,你把他藏哪去了。”萧薰儿满脸担忧,师傅已经随其离开好几个钟头了,就算是天大的伤势,也该治好了吧。

    小医仙和青鳞也是满面愁云,不时打量云山,想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但可惜的是,并未有所成效。

    对于活了这么多年的云山来说,伪装自身情绪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单凭几位未成年少女,是不可能看出什么来的。

    云山腆着老脸微微一笑:“诸位姑娘不必担心,姑..顾少宇没事,但帮我疗伤时消耗过大,老夫便让其休息去了,放心,并无大碍。”

    萧薰儿面色微怒,刚欲开口说话,就被小医仙制止,趴在其耳畔小声说道:“熏儿莫急,这老宗主伤势依旧严重,想来也不能对少宇造成什么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