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九章 残忍的真相加更 2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雪儿,师姐,你们接受最后传承的时候,真的很危险吗?”江辰问道。

    千仞雪和胡列娜点了点头。

    “真的,特别是那针对七情的考核,我差点就迷失在里面,走不出来。”千仞雪心有余悸道。

    胡列娜连连点头,俏脸有些害怕,“特别是情欲的那关,那感觉太过真实了,差点让我无法自拔。”

    说着,她红着脸白了江辰一眼,“都怪你平时那么坏,不然我就不会陷在那一关那么久了。”

    千仞雪也红着脸,用力掐了江辰一下,“对,都怪他。”

    很显然,千仞雪也在那一关上吃了苦头。

    江辰哈哈大笑,“假的就是假的,我可比幻境中厉害一百倍哦。”

    千仞雪和胡列娜齐齐动手,誓要把江辰掐到怀疑人生。

    就在这时,江辰的大笑声戛然而止,目光不敢相信的看着那罗刹神的雕像。

    千仞雪和胡列娜也好奇的看了过去。

    在那雕像的中央,比比东进入光门后,那雕像裂缝散发出来的光芒并没有消散,光门慢慢的变换成了一面光幕。

    光幕上呈现的正是比比东进入雕像空间后的场景。

    江辰嘴巴微张,说不出话来,脑袋一下子就懵了。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如果比比东真的再里面再幻想和他来一次,那千仞雪和胡列娜估计会崩溃,而他们美好幸福的家庭将会破碎。

    “希望罗刹神千万不要也整那什么肉欲试炼。”江辰心中祈祷着。

    比比东和胡列娜则脸色一喜,道:“想不到罗刹神的传承还能让我们观摩。”

    她们两个体会过考核时的那种凶险,因此,能看见比比东的考核场景,对她们来说,能让她们心安一些。

    她们却没有看见江辰那如丧考妣的神色。

    雕像空间中,比比东出现在一块直径五米左右的圆台上,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

    正在她疑惑时,身穿烟衣的罗刹神神念飘了出来,道:“这最后的考核为七情考核,只要你能通过,便能成为新的罗刹神。”

    比比东疑惑道:“前辈,何为七情?”

    罗刹神解释:“七情为:喜、怒、哀、惧、爱、恶、欲。”

    比比东俏脸上露出明显的担忧之色,这七情听起来就是她之前修炼时体验过的各种欲望。

    她本以为这最后的考核会很轻松,不用再面对和自己弟子深入交流的情况了。

    但现在看来,她还要再经历一次。

    看见比比东担忧的模样,罗刹神笑道:“你放心,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大部分神祇最后的考核都是这些内容。无论你考核结果如何,我都会让你通过的。”

    如果是其他神敢这么做,肯定会违反规则,但罗刹神却不怕。

    比比东这二十多年来,其实可以说是完全接受了罗刹神的传承了,只差罗刹神把神位交出来而已。

    这最后的考核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比比东点头,道:“来吧。”

    ……

    外界,那罗刹神的话落在江辰耳中,让他差点就要暴走。

    既然是走走过场,那还整这些七情考核,待会儿真的到那一幕,让他情何以堪?

    “小辰,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千仞雪关心问道。

    胡列娜也关心的看了过来。

    “没事,我就是有些担心老师而已。”江辰挤出笑容。

    他总不能把千仞雪和胡列娜绑走吧,那样恐怕会让两女产生怀疑。

    就在这时,比比东的第一项考核开始了。

    七情中的第一种情绪为喜,延伸开来就是让比比东快乐的事情。

    雕像空间中的场景一变,罗刹神的身影已经消失,比比东出现在一个厨房之中,与江辰在忙活着做菜,然后胡列娜回来,师徒三人快乐的吃着饭。

    还有当初江辰获得魂师大赛总冠军的场景、比比东第一次见到小雪凝时的情景……

    这些都是让比比东无比快乐的事情,一一出现在她的幻境中,让她重新经历一遍。

    一个小时后,这一关通过。

    胡列娜露出了疑惑之色,道:“这考核也太容易了吧,我当初在这一关快乐到不能自拔,差点分不清幻境与现实了。”

    千仞雪笑道:“刚才罗刹神前辈不是说了么,这次考核只是走走过场而已,罗刹神前辈肯定放水了。”

    就在这时,比比东进入了第二种情绪考核中。

    第二种情绪为怒,出现的情景正是前段时间江辰被海神几人追杀,比比东心中愤怒却无能为力的一幕。

    按理说,这出现的场景是反映出比比东心中最愤怒的一幕。

    江辰有些疑惑,比比东最愤怒的事情,不是她当初被辱的事情么?

    千仞雪和胡列娜倒是没有想太多,她们看着那光幕中江辰被追杀的情景,也都暴怒无比。

    “欺人太甚!”千仞雪寒声道。

    “这唐三必须死!”胡列娜怒道。

    这一关以江辰回到天斗城圣殿后结束,比比东也从那幻境中脱离出来,但马上又进入了第三关。

    第三关的情绪为哀,会表现出比比东一生中最痛苦哀伤的一幕。

    幽暗的密室内,比比东一丝不挂的从一张桌子上醒来,她浑身剧痛,神色震惊而茫然。

    一个面容英俊,身形高大的男子坐在比比东身旁,正是当时的教皇千寻疾。

    外面的千仞雪浑身一震,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她认出了那是自己的父亲,她小时候经常看着父亲的画像。

    千寻疾冷声道:“比比东,哪怕是最龌龊的方法,我也要把你留在武魂殿。现在,你的身体已经不再干净,你还有什么脸面和那废物玉小刚在一起?你如果不离开他,我会立即杀了他。”

    比比东无比痛苦,脸上满是泪水,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千寻疾,你这个禽兽,你不得好死!”

    雕像外面,千仞雪和胡列娜已经惊呆了,比比东竟然遭遇过这样的事情。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千仞雪连连摇着头。

    虽然这样说,但她心中却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的母亲竟然遭遇父亲的凌辱,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小时候会遭到比比东的冷落。

    身为女人,她很清楚那种被人玷污的痛苦,并且比比东那时候还拥有爱人,那绝不是一个女人能承受的。

    此时的千仞雪已经泪流满面,身体就要软倒下来,被江辰抱在怀里。

    她为比比东的遭遇而痛心。

    一旁的胡列娜,也已经泪流满面。

    画面结束,比比东脱离了幻境,她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痕,伤疤再次被揭开,她短时间难以从那种悲痛中恢复过来。

    这时,罗刹神的身影出现,道:“比比东,刚才你觉得痛苦吗?”

    比比东微微点头。

    罗刹神道:“我很抱歉,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痛苦。”

    比比东愣住了,茫然的看着罗刹神,她被千寻疾侵犯和罗刹神有什么关系?

    罗刹神道:“刚才发生的一幕都是假的,其实你并没有被千寻疾侮辱。”

    说着,她手一挥,一个画面出现在比比东面前。

    同样是那个密室中,千寻疾双眼发红,正在疯狂的侮辱着一个女子,只不过那女子并不是比比东。

    千寻疾口中不停的喊着比比东的名字,似乎把面前的女子当作了比比东。

    “那不是当年侍奉我的一个侍女么,后来突然失踪了,怎么会……”比比东喃喃着。

    罗刹神道:“千寻疾早就对你有了歹念,当年他欲对你下毒手,我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传承者被人侮辱呢,于是略施小计用你的侍女替代了你,他陷入了我制造的幻境中,还以为侵犯的是你。”

    比比东连连摇头,“这不可能,那我的记忆是怎么回事?雪儿也是我生下的,我绝对不会记错的。”

    罗刹神露出了笑容,“这个简单,我把那个侍女的记忆,从被侵犯开始,一直到生下千仞雪的记忆剥离出来,植入了你的脑海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比比东跌坐在地,痛苦的捂着脑袋。

    这一刻,她的精神几乎崩溃。

    承受了那么多年的痛苦,现在居然有人告诉她,那一切都是假的。

    她这么多年所承受的痛苦白白承受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要这么狠毒?”比比东怨毒的盯着罗刹神。

    罗刹神叹息道:“罗刹神的传承几乎可以算是所有传承中最诡异、最难以继承的,继承者必须要心怀极大的怨恨,才能踏上继承罗刹神的道路,这种怨恨可以让你在接受传承的过程中减少许多危险,也可以加快你的修炼速度。”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宁愿不要这狗屁的罗刹神传承。”比比东失魂落魄的喃喃着。

    罗刹神面色微变,道:“你现在知道了真相,得知自己还是清白之身,这不是一件好事么?”

    “好事?呵呵……我承受的痛苦又有谁能明白。”比比东站了起来。

    知道了真相的她,心里确实有些欣喜,但更多的是悲哀。

    “那名侍女现在在哪里?”她问道。

    “死了。”罗刹神回答,“难产死了,尸体还在当初的那间密室之中。”

    比比东没有再说话,沉默下来。

    她在思考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千仞雪,让千仞雪去找回自己真正的母亲。

    雕像外面,江辰三人全都惊呆了。

    他们全都没想到事情会出现大转折,比比东不但没有受侮辱,而且也不是千仞雪的母亲。

    千仞雪心里突然有些慌,用力抓住了江辰的手,六神无主的问道:“小辰,罗刹神说的都是真的吗?”

    江辰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

    堂堂罗刹神,怎么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呢。

    千仞雪银牙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江辰道:“你们可以维持母女关系的,这些年来她把你当作亲生女儿,你也把她当作母亲。”

    他开导了一下。

    幸好罗刹神没有提比比东杀死千寻疾的事情,不然这两个女人恐怕会彻底闹掰了。

    千仞雪的心很乱,很想立即去找自己亲生母亲的尸骨,但又想留下来看比比东接受完传承。

    最后,她下定决心,先等比比东接受完传承。

    她对比比东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没就没呢,江辰说得对,她依然可以把比比东当成自己母亲。

    三人再次看向光幕上。

    罗刹神等待了片刻,继续道:“现在,开始下一项考核吧。”

    她的话音落下,比比东再次进入了幻境中,幻境发生的一切都是当初真实发生的事情。

    这一次,她要经历“惧”的幻境,幻境中出现了江辰江辰渡劫时的情景。

    比比东心里非常恐惧,害怕江辰会被天劫劈死。

    这样的情景重复了几次,是比比东陪伴江辰渡劫的那几次。

    随后,出现了江辰被海神追杀的情景,当时的比比东同样感到了巨大的恐惧。

    这一关很快结束,比比东从幻境中脱离出来,内心仍然被恐惧充斥着,一时间难以平复下来。

    过了片刻,比比东稍微平复后,罗刹神道:“下一关为爱。”

    比比东神色恍惚,然后进入了幻境中。

    在幻境里面,除了她之外,还出现了玉小刚,两人在武魂殿中度过了一段甜蜜时光。

    只不过玉小刚虽然对她心有爱慕,但却自卑懦弱,连她的手都没有拉过。

    过了片刻,画面如镜子般破碎,另一幕场景上演。

    在渡劫的那座小山上,比比东抱着江辰,痛哭流涕。

    还有江辰被海神追杀后,比比东无比紧张的抱着江辰。

    在外界中,江辰无比尴尬。

    胡列娜有些嫉妒,道:“想不到在我们三个之中,最受老师宠爱的竟然是你。”

    千仞雪也有些意外的看着江辰。

    江辰挠头一笑,道:“谁让我是老师最杰出的弟子呢”

    他有些心虚,后面那几幅场景,比比东应该对他产生了男女之间的爱,幸好胡列娜和千仞雪没有看出来。

    这一关结束,下一关“恶”开始。

    比比东带领着几千名魂师,攻打昊天宗。

    她冷漠无情,无论是男女老少,在她手中都成为了一具尸体。

    她的目的是要斩尽杀绝。

    除了昊天宗外,她还下令灭了好几个宗门,几乎都是无人生还。

    “老师当初竟然这么狠辣。”连胡列娜都感到了无比心惊。

    这一关也很快结束,最后一关“欲”开始了。

    比比东进入了一个新的幻境中。

    她俏脸绯红的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人正是玉小刚。

    但两人刚要亲热,比比东一把推开了玉小刚,喊道:“不,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玉小刚的身影破碎,一个年轻的身影从那破碎之中走了出来。

    他身材颀长,体魄强悍,流线型的肌肉,身上每一个部位的比例都恰到好处,让人挪不开眼睛。

    “小辰。”比比东双眼迷离,朝着江辰扑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