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炼气期〕〔妙手回春〕〔我有一尊炼妖壶〕〔农女有田有点闲〕〔婚不可挡:顾先生〕〔宫少你老婆又上头〕〔人生交换游戏〕〔绝品透视仙医〕〔医道仁心〕〔恐怖复苏〕〔沧元图〕〔宅在随身世界〕〔九州山河赋〕〔当个能进化的蚂蚁〕〔神盗之徒〕〔我的人生从花钱开〕〔科技世界里的术士〕〔最强无敌宗门〕〔尘隙〕〔异世界的物种图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厂公攻略手札 第十七章 迟迟醉酒
    曹汀愈远远的就瞧见了那水榭亭台上有个人。今天是宴会使臣的日子,照理来说,如这么偏僻的水榭不应该会有人才对,但他也没有细想,原本就想随意掠过也就罢了。

    但是遥见那人身影越发的觉得熟悉,曹汀愈总觉得是在哪里见过,他原本就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原本就想当做没见到走过。

    可突然那身子往前一扑,曹汀愈远远就看见了她的脸,他脸色一变,然后飞也似的到了这人的跟前,一把就拽住了这人的胳膊,把她往后一拉,才险险的没叫她坠入湖里。

    曹汀愈很快松手,“殿下……”

    “咦,是你。”曹汀愈的声音顿住,然后飞快抬头看了一眼,她今天非常不对劲。

    比起之前的瑟缩、胆小、小心翼翼或者是别的更多的情绪而言,她今天脸色潮红,眼底有晶莹的水光,却也有热烈的火光。

    曹汀愈皱了皱眉,迟迟已然开口了,“小,小曹子。”她歪了头,笑眯眯的看他,“小曹子,是不是?”

    这个称呼……从他升到档头之后就没有人敢这样称呼了,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他竟然也没觉得讨厌。

    她大抵是迷糊了,身上呼出来的酒气感觉方圆十里都可以闻到,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和曹汀愈说,她其实就喝了一杯,曹汀愈肯定是怎样也不信的。

    她周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曹汀愈忍不住就落了脸色。

    今天的宴会北阴使臣,宴上适龄公主就出现了一个五公主殿下的事,早就已经传的众人皆知了。

    他出来的时候,还听到边上的几个太监在说,“左不过就是寻一个好欺负没后台的公主给推了出去也就是了。你还真的以为陛下是为了交好才和北阴和亲啊,那如何也是真的轮不到这名不见经传的五公主殿下了啊。”

    他觉得烦躁,原本事情估计就是往这方面发展的,他之前在勤政殿救了她一次,可是竟也没能全然打消皇帝的念头,如今照样还是有这个样子,而且眼看着只怕是势在必行的。

    曹汀愈低头看她,见这个娇小可怜的五公主殿下趴在栏杆之上,眼底就水光要落不落,说不出的可怜,他心里又是酸又是软,只恨自己现在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能想要如何就如何。

    他声音放柔,“殿下,更深露重了,水榭湿气大,仔细冻着您。”

    迟迟笑了笑,又看向他,“你关心我吗?”

    曹汀愈一顿,见她神色已然是不太清明,可他素来小心谨慎,即便是对着迟迟也难免还会有一点防备,“殿下是主子……”

    “是,没人关心我的。”迟迟说着突然就落下泪来,她像是个被抛弃了的孩子,可这夜色寂静,她还保留了点残存的理智,甚至不敢放声大哭,只恐引来更多的人。

    她太累了,十余年的功夫,她骨子里都觉得自己已经七老八十一般,苦心孤诣多年,到头来也不过就还是会屈服了皇权之下,她没有办法,这样的封建社会,她已经尽全力的想要去保全自己了,可是还是没有办法。

    迟迟的眼泪倏倏的落下来,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曹汀愈拿了帕子蹲在她跟前,想要哄她,偏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奴才是关心殿下了,殿下莫哭了,仔细哭花了脸。”

    迟迟不吭声了,只一味的摇头。

    曹汀愈叹气,用帕子小心的在她脸上拂过,他语气如春风般和煦温柔,“殿下莫哭,想要什么,和奴才说说呢?”

    迟迟抬头看他,眼泪朦胧中,她看他真的俊美到难以形容,只觉得是比之前看过的所有男明星都要耀眼,可偏偏是个太监,她瘪了瘪嘴,心里一半迷糊一半清晰,她眨了眨眼,带了浓浓的哭腔问他。

    “我不想去北阴,我可以不去北阴吗?”

    我还有事要做,我、我起码要把静妃救出来才可以,虽然这里很不好,可北阴,可北阴……

    迟迟想着又要哭了,她觉得自己可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对这样一个小太监说这样的话。

    明知没用的,除非……除非是梦里的那个厂公,那个叫人气都不敢多喘一下的厂公,如果,如果是他……

    “好。”曹汀愈答应的很快,他把迟迟脸上的泪都擦干净,然后语气笃定,“殿下别怕,只要您不想去,奴才一定想办法,不会让您去的。”

    迟迟发愣,嘴比脑子更快,“你行吗?你怎么做?”

    曹汀愈把帕子收回自己的袖袋里头,表情没变,语气也一样的和缓,“只要殿下不再哭了,奴才就一定会有法子把公主留在陈国的。”

    他听见了有宫女匆匆的脚步声,又低头看了一眼迟迟,“殿下保重自己,奴才告退了。”

    他虽说是个太监,可也到底是东厂的人,又不是伺候迟迟身边的太监,在这样的夜里和公主单独待着,只怕也要惹人非议。

    回来的人正是阿如,她一看迟迟还安然的待着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看迟迟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又吓得半死,走到了迟迟身边,“殿下,阿韦呢?”

    迟迟看了她一眼,阿韦刚好就回来了,“殿下,奴婢,奴婢没找着您的玉佩。”

    阿如一看见她就忍不住骂出了声,“你这贱坯子,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就敢让殿下孤身一人在这水榭处,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你是有几条贱命可以去赔?”

    阿韦顿时就眼红了,她抿着唇说不出话来,迟迟吹了一会儿的冷风,稍微清醒了一点,“是我要阿韦去给我找玉佩的,怪不得她。”

    阿如还要说,“殿下,奴婢知道您素来最是和善仁慈的,可是这样的贱婢您可真的不能纵容,如今这样就会扔下您走,下一日只怕是真的有什么事儿也是头一次逃兵。”

    迟迟听了好笑,她这话义愤填膺,倒像是自己是会替迟迟卖命的一般。

    但迟迟也不会就这种话多说,只是含糊应了,“我头疼,快速速回宫吧。”

    阿如把披风给迟迟罩上,又恶狠狠的瞪了阿韦一眼,陈嬷嬷说了,如今可是最紧要的关头,容不得五公主殿下出一点差错的,不然的话只怕皇后娘娘都是要怪罪下来的。

    迟迟被两人扶回了锦阳宫,又净手净脸的倒了下去。

    这一夜她总觉得是自己遭遇了太多,以为就会昏沉的倒下去直接睡着无梦。

    却没想到,竟然又叫她开始做梦了,这次是密林深处,感觉皇宫里头好像是很少这样幽深的竹林的,但却叫迟迟觉得熟悉,似乎是来过许多次一样。

    她隐约听到了有姑娘的哭声,这姑娘的声音也是非常的耳熟,“可,可我就是倾慕于你,却也不知道为何父皇母后就是不肯,不肯叫我嫁给你……”

    有男人的声音响起来,“这样的事儿,总归都是要皇帝皇后做主,若是本王贸然求娶你,只怕更是生诸多事端,少不得还会事倍功半。”

    “那怎么办,那可怎么办?就叫那短命鬼锦阳嫁过去吗?你可不知道,她身子孱弱,一年有半年功夫是要缠绵病榻的,如何配得上你!”

    怎么还提到了自己?迟迟觉得惊奇。

    迟迟绕过了那片竹林,就看见面对的两人,竟然是——四公主嘉和还有今日才见过的北阴王子刘楚琛。

    这两人竟然是会有什么关系的吗?

    刘楚琛的手落在嘉和的脸上,“那你当如何,即便我们情投意合,也总归难以双全。我心里的王妃,到底也不过就是你一个……”

    迟迟猛地惊醒,外头天色大亮,她剧烈的喘息,然后又擦了额上两点汗,觉得自己背心全然湿透了,嘉和,嘉和和刘楚琛竟然是有——奸情的?

    不对,不会。起码现在是没有的。

    “是未来要发生的事吗?”

    那如果……嘉和是和刘楚琛之间真的有什么的话,那她不想去北阴……似乎就有了可能。

    迟迟又突然想起,昨天夜里迷迷糊糊的,似乎是有人用锦帕擦了她的脸,然后耐心哄她。

    该死的酒精,叫人断片,发生了什么却也是丝毫都记不起来了。

    迟迟揉了揉自己的头,还觉得有点晕乎乎的,下决心是下次再也不喝酒了。

    这会儿还觉得眼睛还有点肿胀,就像是狠狠哭过一样。

    这可不行,若是叫陈嬷嬷知道她哭了,又和昨天阿如看到的所有一对上,只怕要对她起疑。

    迟迟垂眼,又重新翻身倒下,不多时,她尖叫了一声,“不要,不要!”

    门很快就被撞开,陈嬷嬷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迟迟抱着被子出了满脸的汗,眼下还挂着晶莹的泪珠,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陈嬷嬷连忙安抚她,“殿下可是被梦魇着了?”

    她连声说,“不要害怕,不要害怕,都是假的。”

    迟迟的眼泪还没停,一串接一串的落下来,她语气里还有还有余惊未了,“嬷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