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武挥鞭〕〔无上斗魂〕〔初升烈阳红似火〕〔乡村透视仙医〕〔宋星辰慕厉琛〕〔总裁是个宠妻狂〕〔慕霆萧宋星辰〕〔婚后相爱:总裁太〕〔扎针本妃是专业的〕〔巅峰狂婿〕〔妈咪抢手,爹地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重生名门娇妻:厉〕〔凤落西秦〕〔我不是兵王〕〔我有美丽系统〕〔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上门女婿的逆袭〕〔农门悍妻:带着萌〕〔万兽独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厂公攻略手札 第二十七章 阿韦的心思
    迟迟几乎是撑着阿韦在往上走,大半个人的重量是都落在了阿韦身上。

    阿韦虽然也没出过远门,但她身体还算强健,即便是这样的远途,倒也未见十分难受的样子。

    迟迟看在眼里,心里还是十分羡慕的。

    阿韦扶着迟迟,一边还安慰着她,“殿下,没多远了,就要到了。”

    迟迟勉强的喘了两口气,天色暗了下来,如果这会儿再不抓紧时间,只怕是天黑都上不了山了。

    迟迟屏了一口气,就打算一鼓作气的上山去。

    刚这一会儿,却见着山上竟是有一队的小和尚提着灯就下来了,那灯队远远瞧去就格外的耀眼,灯火随着山风飘摇,就像是落在心尖之上的烛光一样,叫人眼神一瞬不能移开的随着它们移动。

    那灯队停到了迟迟的面前,为首的那个小和尚给迟迟行了礼,“见过锦阳公主。”

    迟迟直了身子,语气颇有些奇怪,“你认识我?”

    小和尚说了句法号,“听闻锦阳公主今日就要到寺内的,可是如今见着时辰晚了,只怕是殿下遇着了什么情况,所以方丈特地让小僧等人下山来迎一迎殿下。”

    迟迟忙说,“方丈有心了。”

    小和尚笑了笑,“殿下请吧。”

    他们熟识山路,自然是最清楚怎样的路是好走的,又见着迟迟是十分疲惫的样子了,根本没有一点催促的意思,走的慢又稳,迟迟错在他们中间,倒是觉得自在的很。

    阿韦看迟迟的表情,见她已经不似之前那样难看了,才勉强松了口气。

    方丈那样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还等着迟迟到的,但竟然会有人提前来说一句她要到的事儿,还让方丈能够重视到派人下山迎接,迟迟就已经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了。

    毕竟她不是旁人,是最不受宠的锦阳公主,只怕这护国寺的方丈乃至这些小和尚,都是头一次听说她的名字,之前估计都不晓得原来皇宫里头还有这样一号人吧。

    迟迟终于上了山,天色已经整个压了下来,还好是护国寺之内是灯火通明,倒似白昼一般。

    迟迟去了后院休息,身边的宫女太监是忙前忙后的归置东西,迟迟这次出门,怕是要住个十天半个月了,她虽然意愿轻装上阵,可自皇后掌管锦阳宫之后,就要表现出她嫡母的风范来。

    这种出门的事儿,自然是不能叫旁人觉得她苛待了迟迟的。

    迟迟心里亮的和明镜儿似得,只是她却不便多说了。

    自然就是皇后怎么安排,她就怎么配合了。只是她也是尽可能的少带了人,其中就包括终于没有跟来的陈嬷嬷。

    阿韦给迟迟端来了洗脸水,“殿下,先擦擦脸擦擦手休息一下吧。”她语气多有抱怨,“即便是护国大寺了,可到底也是山上,条件难免就是艰苦些,少不得是要委屈殿下一段日子了。”

    迟迟听到这话差点就笑了出来,这还叫委屈呢?只怕这小丫鬟如果是知道了她之前的日子,真是哭都哭不完了,这要热水有热水,要热菜热饭都能有的生活,还能叫什么委屈?

    若不是迟迟心里还想着事儿,还想着静妃的事儿,那恐怕她都要觉得就这样生活下去就足够舒服了。

    阿如进来了,“殿下,外头的小和尚前来回话说,今儿时辰实在是晚了,明儿等天明了,再见过方丈也是不迟。”

    迟迟点头,“原本就是我们这么晚才到,要没有扰了方丈休息才是了。”

    阿如笑了笑,这再厉害的和尚,也不过是皇家的口舌而已,也就是这样没有见识的五公主,才会真的把他都当一回事,这会儿还这样毕恭毕敬的呢。

    不过她想起那方丈的样子,只怕是在五公主面前就更是可以惺惺作态了。

    阿如自然不会就这些事去提点迟迟什么,只是应了,又说,“山上条件难免艰苦些,今日殿下来的晚,只怕也是少热水沐浴了,不如就擦手擦脸,再洗个脚就睡觉吧?”

    这走了一天的,如果是没有热水洗澡,身上自然是不好过的,可是迟迟素来是有点习惯了这些,自然也就并没有非常的当回事儿,只是看阿韦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迟迟也没打算多说什么,只是躺了下去就几乎陷入了昏睡,太累了,坐了一天的马车,比之前坐一天的经济舱飞机还要累上许多。

    阿韦跟着阿如走到外头,声音小小的,显然是怕扰着了迟迟,“阿如姐姐,山上条件虽然艰苦,可是咱们也不能就叫殿下如此啊,到底也是皇女,怎么能忍得了这许多。”

    阿如有点不耐烦了,“别说是皇女了,就是陛下亲来,在这护国寺也是不得那般大张旗鼓的,更何况咱们殿下是主动前来祈福的,你以为是过来过什么好日子的?”

    “可……可……”阿韦还是有点不乐意。

    阿如又说,“再说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殿下都尚且没说什么,你一个小宫女倒是有这么多的计较?怎么,难道你觉得这山上清苦,你不愿伺候殿下了?”

    “怎么可能!奴婢是担心殿下而已!再多的苦奴婢也是吃得的,只是担心殿下而已!”

    阿如笑了笑,“那殿下都没说什么,你就不用担心了,若是殿下真的觉得不合适不舒服什么的,自然会开口的,难不成你还觉得殿下会委屈自己不成?”

    阿韦不说话了,她觉得殿下素来谨小慎微,做什么事都是小心翼翼的,就算是真的觉得有什么事儿是委屈了自己,只怕也是不会开口的,她虽然是不知道陈嬷嬷和阿如姐姐在锦阳宫里算是个什么身份。

    可是到底也是知道,即便是殿下对着她们也是多有礼让的,她又如何敢再多说什么。

    如今听阿如张口闭口就是皇帝皇后的,更知道她的身份只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可殿下都不敢多言的事儿,她一个小宫女能如何。

    如今就是想着,只要——只要她可以保护殿下,不管如何,她是殿下救下的,若是没有殿下,她说不定早就被那些个太监给打死了。是殿下救她回来,给了她安生立命之所。

    她这条命都是殿下的,就算是真的为了殿下死了,也根本是在所不惜的。

    阿如自然是没看阿韦的这么多个反应,只是打了个哈欠,“好了,没什么事儿了,我们也就各自去休息去吧,今天赶了一天的路也是累了。”

    阿如松了松自己的肩膀,“虽然说山上条件是苦些,可是胜在自由随意,到了山上,你也可以好好的松快松快了。”

    阿韦勉强笑笑,“姐姐去休息吧,奴婢去给殿下守夜。”

    阿韦看了她一眼,轻嗤了一声,“好吧,你去吧,都随你。”

    那边迟迟已经睡了过去,她虽是觉得自己已经睡了过去,可是脑子却好似非常的清醒,她甚至是觉得自己是在思考,在护国寺她应该要做的事儿。

    现在她就像是案板上的鱼一样,任人宰割。但是她知道她要的一定不是这个,但是如果她有想要的,就不能放松一秒,必须要时刻警惕,处处谋划。

    如今到了这护国寺,似乎就是她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若是……若是这护国寺的方丈会为她说一句话,那么日后在皇宫里头她就会更加轻松才是,即便是得不来这样重要的内容,也得要为日后回宫做一些准备。

    陈嬷嬷不在,是一个机会。

    京城下了一场大雨,但到底是夏天了,也不过就是雷雨一阵,看着来势汹汹,但很快也就都是歇下了。

    季霖是雨停了之后才往曹汀愈的屋子去的,档头事儿急,他连自己的屋子都没回,衣服都没换就寻了过来。

    果然是见着曹汀愈正坐在灯下喝茶,看着是喝茶,但其实就是在等他。

    季霖莫名的觉得有点紧张,给曹汀愈行了个礼,“叫档头等了。”

    “没事。”曹汀愈将手里的茶杯放下了,语气轻飘飘的,但却似千斤一般的落了下来,“雨大。”

    季霖屏息,觉得甚至是不敢大声呼吸了。

    纪佳领了皇帝的命出京有两日了,这两日东厂的事宜有一半都是送到了曹汀愈的手上,可见都督对自己的这位“儿子”可是十分的看重的。

    东厂的人眼睛都和明镜儿似得,虽是看不上曹汀愈,觉得他涨势未免过快,可是却也是没有一个敢得罪他的。

    他如今得了纪佳的好,而眼下纪佳不再,正是山中无老虎的时候。

    可曹汀愈行为处事,也不知是学的纪佳还是如何,竟是更加狠烈毒辣,隐隐是有超过纪佳当年的姿态。

    可他做事从不犹豫,杀伐决断,根本不像是处掌事务的样子,这一次等纪佳回来,只怕他的位子就可以往上调了调了,毕竟一个小档头,自然是无法做的上都督的“儿子”的。

    季霖回话,“护国寺那边是奴才亲自跑的一趟,也和方丈有所交代了,他说,之前和档头的那局手谈尚未见分晓,若是档头得空,还请前去再赐教一番。”

    曹汀愈笑了笑。

    季霖立刻就说,“奴才说了,都督近日离京,只怕档头事忙难以抽开身子,但……但既是五公主殿下在此,档头说不定会前来请安,到时候自然就有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