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景灏和林辛言目〕〔庞飞安瑶〕〔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农家丑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第九特区〕〔顶级高手〕〔苏厨〕〔鲜妻撩人:寒少放〕〔姜星楚容霆〕〔总裁爹地惹不起〕〔夺爱帝少请放手〕〔攻心为上老公诱妻〕〔衣角沾星斗〕〔林辛言宗景灏〕〔他的温柔〕〔张玄林清涵小说〕〔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我有一个如意棒〕〔刁蛮甜妻不好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厂公攻略手札 第三十三章 收服阿韦
    “是是是。”阿韦眼眶红红的点头。

    对于这些古代的宫女来说,主子自然就是她们的天。可能会有一些时候看不清自己真的应该要伺候的人到底是哪一位,可是如果就是这种明面上的主子说了这样的话,如阿韦这样很少自己主见的人,自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迟迟便开口问她,“那你还记得,那件丢了的里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阿韦不笨,迟迟这样暗示,她马上就明白了所有,只恐怕今天这位五公主殿下的一番敲打,全源自——那一件里衣。

    阿韦脑子转的很快,想的很多。

    里衣难不成是五公主给处理了?好端端的为何要处理掉一件没有穿过的里衣呢?却为什么也不能和阿如姐姐说呢?

    阿如姐姐不是五公主殿下的人,即便是她也看的清楚,包括锦阳宫里面,几乎没有几个五公主殿下的人。五公主殿下平日里最是谨小慎微,有没有她的人似乎都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这会儿,五公主殿下其实自己心里都有考量?她不知道。

    但她想着,殿下如今这样和她说,是把她提为心腹了?

    阿韦有点激动,她连忙便说,“是,是奴婢找错了,原是这一件,奴婢竟然没有发现。”她随意找了一件新的素白的里衣,上面没有花纹。

    迟迟便明白她已经是清楚了。

    她不敢再赌,如今相信一次阿韦,差不多就已经是铤而走险了,若还有下次,只怕她即将露馅。

    昨天晚上的事——迟迟是不后悔的,就算知道会给自己带来这样的麻烦,那曹汀愈她也是必然要救的。

    也不知道他眼下如何了——

    季霖一进屋子就闻见了浓郁的血腥味,他脸色一变,脚步丝毫没有停滞,扭身就把门给关上了。

    然后三两步的走到里间,“档头,这——”他抿了抿唇,又先去找了好的金创药,然后来给人上药。

    榻上倒着的正是曹汀愈,他脸色发白,肩膀处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出血,瞧着就是格外的严重。

    前天夜里曹汀愈漏夜而出,季霖知道他是去了护国寺,可是这一路该是太平的很才是,怎么会受了这样的重伤回来。如今正是纪佳不在的时候,只要曹汀愈不出差错,回来就定是可以升职了的,可眼下……

    季霖手脚利索,很快就给他重新将伤口包扎了,只是眼下天色尚早,他如果堂而皇之的煎药只怕更引人侧目,只能等到天黑才行。

    “档头,您可还好?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季霖跟在曹汀愈身边许久,算是唯一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了,曹汀愈咳了一声,“缀着大皇子的人被发现了踪迹,燃了救命烟,我就在附近自然是得前去的。”

    他扶了扶自己的肩膀,“却没想到大皇子人手带的太多,险些我都不能退出来。”

    一听是大皇子,季霖就是忍不住骂了一句,“又是这个疯狗。这些年就知道是逮着我们咬,有种的去到陛下面前说不愿叫东厂盯着了,只拿我们出气算什么东西!”

    曹汀愈闷哼一声,又笑笑,“你当是陛下不知道他的这个行径?我知道他还打上了护国寺,要方丈主持把人给他叫出来呢。”

    季霖惊讶,“他疯了?他怎么敢?”

    曹汀愈眼下神色冰冷,“他想着如今都督不在,东厂自是无人当家主事,就想着颇好拿捏,不过是个绣花枕头罢了,我中了他的着未免丢人,就也不必出去说了。”

    季霖连忙点头,“档头放心,奴才都晓得。”

    曹汀愈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既是打上了护国寺,想来也是能寻着点蛛丝马迹的,还得小心才是,这次折了两人,尽是我东厂的精英,却也不能就如此算了。”

    季霖看曹汀愈神色难看,知道这一次他许是真的动了怒的了,“那档头是想……”

    “陛下不是知道也当不知道么,如今就该叫陛下知道知道,若是东厂盯不住这疯狗,他会漏知道多少事。”

    季霖瞬间就明白了,他露出一个笑意来,“奴才明白了,档头还请好好休息,奴才自会前去安排。”

    曹汀愈交代了事儿之后,人就昏沉沉了起来。

    季霖看他床榻上还有一根血色的长帕,就想着去拿了毁了。

    曹汀愈却突然隔开他的手,“不必动,你下去吧。”

    季霖有点奇怪,却也是不敢多问什么,低了头就退了下去。

    曹汀愈手里捏着那季霖误以为的长帕,上面血色浓郁,可是他却能瞧见这上面的洁白,甚至能闻见昨天夜里,小姑娘靠的他那样近的时候,身上的味道。

    他之前对她缓了神色,不过是想感激她之前对他的宽慰之恩,可这一次,他却觉得,好像一切都变了一样。

    他不再仅仅那般了,不是只想,简简单单的报恩那么简单了。

    ——护国寺。

    阿如在护国寺里面仔仔细细的搜了一整轮,自然是什么都没有查到的。

    她碰了一鼻子灰,心里就忍不住埋怨起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讨这个嫌。

    回到了院子里之后,脸色就更是难看了起来,“左右不过都是些秃驴,哪敢真的偷盗公主的东西,这又是这样私密的东西,若不是你记错了,那就定是我们这院子里头出了的内贼。”

    迟迟看了她一眼,语气好笑,“阿如,你是觉得,屋子里头的内贼真的放着皇后娘娘赏我的那些个珠宝首饰不偷,偏偏是偷那么件里衣?”

    阿如便说,“殿下如何知道现在的人心险恶,如今说是偷里衣,想着的未必不是要污蔑殿下的清白。殿下可是天家贵女,若是真的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撞上来,到时候可是如何都说不清楚的了。”

    迟迟了然的点头,“原是这样,那不如你把我带来的人也细细的盘问一下?”

    阿如愣了一下,她也没想到迟迟会这样好说话。

    可是迟迟好说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都是陈嬷嬷安排的人,带着上来的除了一个阿韦,那就都是她们自己的人。

    如果要查,可不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

    原本可以把所有的锅都让阿韦去背,可偏偏她是发现里衣不见的人,若真是她,自然就是不必提出来,那想来谁也不知道的。

    所以不能朝着她去泼水,可如今这么一来,她弄得大张旗鼓的,查了护国寺又查了殿下自己院子里的人,若是还是没有个所以然来的话,那只怕——这五公主对她也就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

    若是借此机会彻底厌了她,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把柄,而陈嬷嬷远在京中,也是鞭长莫及的,她要怎么办?

    她能怎么办才好?

    她能想到的事,迟迟自然也就想到了。原本还想着让阿韦出来说话,却没想到,阿如自己给自己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迟迟抿了抿唇,表情似乎是十分担心的样子,她招了招手,“阿韦,你去把我们带来的人全部都集合起来,就在前头的院子里等着。”

    她看向阿如,“原是你说的我都没有想到,幸亏是有你,不然之后若是我真的出了什么事儿,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呢。”

    阿如被架了起来,这会儿更是不知所措了,她脑子飞快的转着,像是要出个什么主意才好。

    可那边阿韦已经动作很快的把人都给集齐了过来,没时间了,她要怎么办——

    迟迟去拉了拉她,“阿如,这样的事我素来都是最最不擅长的,这一次还是一样,你去问问吧,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是想要这样害我,我想着我素来对大家都不薄,今天的事我着实寒心。”

    阿如勉强开口,“想来,想来或许是有误会——也是说不定?”

    迟迟奇怪了,“这护国寺都搜了,左右是一点都查不到的,可这里衣也不会凭空消失的,总要给个结果吧。”她皱眉看阿如,“是不是你累了?那或者我让阿韦去盘问?这小丫鬟虽然不太聪明,可是还是很老实的。”

    “不行!”那更不行了,就算是要损兵折将的,也是该她自己来选才是,由那个阿韦来,算是怎么回事。

    她勉强的笑了笑,“殿下不要担心,奴婢不累,定是会查出究竟是谁这样的不长眼,竟然……”她抿了抿唇,试图找补,“但,但若是真的就查不出……”

    “怎么会?”迟迟笑了笑,一顶重担就这样压了下来,“不是阿如你自己说的吗?既然是护国寺里查不到,那么定是我们这里出了内贼的。不会有其它,难道这会儿你又要推翻自己说的话了吗?”

    阿如不吭声了。

    迟迟心里冷笑,这底下的人太多了,能损一个是一个罢了,虽然没什么效用,但是能给她出气也就好了。

    迟迟想到这里,就觉得少有的神清气爽了,她站起来,去拉了拉阿如,“走吧,人想来是都等在前头了,咱们一同去看看,到底内贼是哪一个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