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女婿〕〔庶女绝色,鬼帝大〕〔张玄林清菡入赘神〕〔穿成八零首富福妻〕〔萧茗穿越的叫大渝〕〔星际大头条〕〔平行时空的巨星〕〔替嫁新娘:亿万老〕〔我老姐实在太有钱〕〔盛安安陆行厉〕〔陆少独宠重生妻〕〔云桑〕〔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真就是个键盘侠〕〔宇宙乾坤塔〕〔我真不是创世主〕〔九爷夫人是大佬〕〔至尊人生陈歌〕〔绝品战王之王〕〔云桑夜靖寒最新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巫山刘体纯(第一更,求推荐票!)
    在文安之开小灶突击培训下,王贺年的湖广话水平直线上升。

    按照文安之的判断,一般人已经听不出王贺年的口音问题了。

    在对文安之一番感谢后,王贺年入宫陛见。

    他十分清楚潜伏在湖广是长期任务。

    这就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他不能再见到天子。

    这次陛见意义重大。

    让王贺年颇为感动的是,天子对他勉励有加,还对他关怀了几句。

    一国之君能如此放下身段关怀一个臣民,让王贺年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距离感。

    他更加坚定信念,一定要扎根在湖广,刺探到对朝廷对陛下有用的情报。

    最后陛下还赐给他一份手书,算是他通行夔东十三家的凭证。

    见手书如见天子。至少在夔东沿江王贺年不必担心通行问题了。

    至于离开夔东这一明军控制范围,进入清占区后就看王贺年自己的了。

    ...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肤维自古帝王,抚御裹区,义安中外,凡属血气之伦,咸被生成之德,即有愚迷顽梗,亦扩忍绝其自新之路,弃于化外。

    肤荷天命,绩承大宝,教宁率土,嘉与维新。流贼余草刘二虎、都尧奇、姚黄等绒梁,窜伏那襄山中,接壤数省,盘踞有年。

    并其部下伪官、将士人等,或原属贼党,归正无由;或被贼迫胁,不能自拔。念其乡里远违,坟墓捐弃,亲戚睽绝,骨肉批离,揍诸人情,能无动念?

    只因陷溺既深,虐焰久锢,自揣罪重,即归正抒诚,恐难邀宽典,踌躇观望,势所必然。肤洞鉴隐衷,深为悯侧,兹特开一面,赦其既往之辜,予以功名之径。

    刘二虎等果能悔罪投诚,真心向化,即口其前罪,优加升赏。倘仍执迷不悟,梗化仍前,其部下伪官将士人等,有能将为首贼果生擒来献,或斩首来降,必破格论功,不吝高爵厚赏;如不能擒斩贼果,或扮其妻子,或各率伪官兵丁来投,亦分别议叙升赏。

    肤奉天子民,布大信于天下,招携怀远,决不食言;而等亦宜尽释疑畏,乘时建功,毋得坐失事机,自贻后悔。湖广、陕西、四川、贵州总赞巡抚,郑阳抚治提镇口等官,速行布告,咸使闻知。

    当刘体纯看到这封招降的诏书时,直是气得嘴都歪了。

    刘二虎是他的别称,是一众原大顺军弟兄们才能叫的,虏酋顺治竟然敢用这个称呼!

    “妈了个巴子的,以为老子是软骨头吗,派人送来这种书信。老子生是汉人,www.8813962.死是汉鬼,便是全家暴毙也不会降虏!”

    刘体纯暴跳如雷,当即挥手下令将送信的信使推出去斩了。

    这也算是一种明确的表态。至少刘体纯绝不会降清,叫顺治皇帝死了这条心。

    “父亲,据我所知,虏酋至少派人送了十几封劝降信前往夔东沿线。大昌、房县、巴东、兴山应该都收到了类似的劝降信...不知道诸位叔叔们可否有别的想法。”

    说话的是刘体纯的儿子刘兴明。

    这些年来父亲一直将他带在身边南征北战,他也算长了些见识。

    夔东十三家中,刘体纯驻扎的巫山算是比较靠西边的了,相较而言袁宗第驻扎的大昌、大宁靠北,李来亨驻扎的巴东、兴山靠东。至于郝摇旗驻扎的房县就更是远了,属于郧阳府的地界。

    故而刘兴明推断,既然位于巫山的他们都收到了信,更靠外围的其余诸家应该也收到了。

    “放屁!”

    谁料刘体纯却是暴怒,起手就是给儿子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他使出全力,刘兴明完全没有准备,被扇的七荤八素一个趔趄险些倒地。

    刘兴明是刘体纯老来得子,现如今也不过刚刚十八岁。

    平日里刘体纯待刘兴明极好,捧在手心里生怕他磕了碰了。

    今日就因为他说错了一句话,竟然对他大打出手!

    刘兴明百思不得其解!

    “狗一样的东西,这种话休要在说,不然老子扒了你的皮!你那些叔叔都跟老子过命的交情。他们是什么人,老子能不清楚吗?别说虏酋下了一道这样的狗屁不通的书信,便是他把刀架到咱们的脖子上,咱也不会向他求饶!老子是大明天子亲封的皖国公,不是他虏廷的走狗!”

    刘体纯的暴怒令刘兴明始料未及,他渐渐的明白了父亲愤怒的点,将脑袋垂下去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沉默了良久,刘体纯才再度发声道:“当今天子英明神武,前不久刚刚收复重庆,之后又在宜宾击败虏将赵良栋。大明形势一片向好,你可不要在关键的时候犯错误,害了我们全家!”

    在刘体纯看来,最艰难的时候他们都支撑下来了,现在没理由反水。而且这种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也不是他能做出来的。

    “父亲说的话,儿子记下来了。”

    刘兴明虽然心中有些不服气,但却是不敢表露出分毫。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子,当爹的自然最清楚。

    刘体纯见状只得摇头叹气。

    “文督师写信来,说过段时间有个锦衣卫的义士要借道经过巫山,是陛下钦点www.gstreetcap.之人。届时你给老子好好表现,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这种简在帝心的人物都是能在天子面前说上话的。到时他替你美言几句,说不准陛下就会重用于你。老子年纪大了,护不了你一辈子。将来的路,终归要你自己去探自己去走。”

    文安之虽然现在晋升为内阁首辅,但刘体纯还是喜欢称之为督师。毕竟二人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那种感情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刘体纯苦口婆心的说了一通,谁知刘兴明却是抻着脖子道:“儿子不要出去闯,儿子要跟在爹身边。”

    “你个不知上进的东西!”

    刘体纯作势要打,刘兴明机敏的往后跳了几步,将将闪开。

    这行为彻底激怒了刘体纯。

    &nxdwyw.bsp;在他看来老子打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刘兴明不知上进,他这个做父亲的教训教训他有什么问题,竟然敢躲...

    见老爹一副饿虎扑食之事,刘兴明拔腿便跑,谁知一出门就撞的一头包。

    “哎呦!”

    刘兴明只觉得撞在一块木板之上,抬头仔细一瞧,站在他面前的不正是靖国公袁宗第吗?

    ...

    ...

    ps:那封圣旨是历史上顺治真的写过的,既然是招降通篇用的却是贼的字眼,这种措辞刘体纯不暴怒才奇怪。第一更送到,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