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最佳女婿〕〔我真的会炼丹〕〔长生1000000年〕〔快穿大佬她总被男〕〔明朝狠人〕〔傅少我把你给甩了〕〔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农门追妻令:娘子〕〔小阁老〕〔快穿:反派BOSS是〕〔飞越泡沫时代〕〔重生后我成了权臣〕〔钢铁蒸汽与火焰〕〔太虚化龙篇〕〔重生女首富:娇养〕〔逍遥战神〕〔最强上门狂婿〕〔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团宠妹妹又被拆马〕〔最强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子之威(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不管郑奎内心愿不愿意,他还是接受前往明军军中谈判的要求。

    但让他感到有些屈辱的是,他是坐在一个篮子里缒下城去的。

    不是只有猪狗鸡鸭才会这样的吗?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

    眼下清军已经被围困在城中,明军随时可能攻城。

    这种时候怎么可能主动打开城门。

    指望明军有着宋襄公之仁吗?

    只能让郑奎有些屈辱的坐在篮子里缒下城去了。

    不过等到郑奎来到城墙下时他才发现明军如今虽然围城,但并没有进攻的意思。

    他咽了口吐沫鼓足勇气朝明军大营走去。

    到时见了明军该说什么?

    若是明军不由分说朝他一通攒射怎么办?

    如果他出师未捷身先死...

    呸!

    好不容易干一票大的,怎么就想这些东西。

    郑奎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至少不能在明军面前露怯!

    对!

    他代表的是襄阳清军!

    只是这段路着实有点远啊。

    郑奎花了很久才走到明军大营前,扯着嗓子喊道:“我是来谈判的使者。”

    他生怕说的慢了被明军乱箭穿心射成刺猬。

    “使者?”

    明军的哨兵见到郑奎后十分警惕的发问。

    “你是从襄阳城中出来的?”

    “正是,郑某乃是襄阳总兵韩大人派来和贵军和谈的信使。”

    “你在这里等着,不要乱动!我去通报一下!”

    说罢哨兵便转身离去。

    郑奎内心很是纠结,但现在已经这样了他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没有反悔的机会。

    ...

    ...

    “禀报陛下、晋王殿下,辕门外有一个人自称是襄阳虏军的使者,请求召见。”

    朱由榔正在帅账里和李定国商讨作战计划,一名明军士兵双手抱拳跪倒禀报道。

    “哦?这么快就派使者来了?”

    朱由榔显然感到有些惊讶。

    原本他还以为这襄阳守将至少还要象征性的挣扎纠结一下,不曾想对方这么直接就派出了使者。

    朱由榔还是高估了这些清将的节操啊。

    细细一想也是,这些清将原先都是明军将领,清军南下后他们迅速的变节。翻脸比翻书还快。

    那个时候他们内心可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现在的情况和当年何其的相似。

    一样是大军压境,一样是面临强敌。

    只不过明军和清军的身份换了一下,这些清将做出求和的决定也就不足为怪了。

    “把他带进来吧。”

    朱由榔沉声道。

    “陛下!”

    李定国显然有些担心,面容上满是愁绪。

    “晋王不必担心,朕心里有数。”

    “臣是担心这信使是东虏派来的刺客。”

    见天子会错了意,李定国连忙解释道。

    “那就更不必担心了。”

    朱由榔笑声道:“这帅账中有无数亲兵侍卫,若还能让一个刺客得逞,那这东征也不用征了。”

    虽然是一句玩笑话,可李定国听了还是面色一红。

    是啊,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不自信了?

    这种畏手畏脚的样子怎么打仗?

    还是因为陛下身份过于尊贵了,他有些放心不下吧。

    过了片刻郑奎被带到,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帐中的人,确定身披金甲的就是永历皇帝,遂拱手行礼道:“使者郑奎拜见明主。”

    郑奎的话激怒了李定国。

    “什么叫明主,你应该称呼陛下!还有,你为何面见天子不下跪!”

    郑奎早有计划,故意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倨傲道:“我是总兵大人的使者,永历不过是残明国主,我这么称呼有什么问题?儒礼有云,大丈夫只跪天地君亲师。永历又不是这任意一种,我为什么要下跪。”

    “口出狂言的宵小之辈,来人呐把他拖出去斩了!”

    李定国一声令下,立刻便有两名甲士站了出来。

    他们走到郑奎身后将其拿下连拖带拽的便往外走去。

    见明人来真格的,郑奎吓得面色如土,连忙道:“饶命啊,小人说话闪到了舌头,还请大明天子恕罪。”

    “慢!”

    朱由榔亲自发声,甲士自然停了下来。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该进的臣礼尽到了。”

    朱由榔不怒自威,吓得那郑奎是抖若筛糠。

    他好不容易才把吓丢的魂找回来,跪倒在地冲朱由榔叩首道:“使臣郑奎拜见大明天子。”

    朱由榔心道这还差不多。

    “你一定觉得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朕不会拿你怎么样。可惜你忘了东虏乃是窃国大盗,根本不配称之为国。所以你若是不守臣礼,朕是定会斩你的!”

    “小人明白!”

    郑奎已经完全被朱由榔的气势压制,声音里隐隐带着哭腔。

    李定国心道真是痛快,陛下只三言两语就镇住了这厮,也许这就是天家的威严吧。

    “说说吧,你此来所为何事?”

    郑奎已经被吓破了胆,自然不敢再造次,乖乖的说道:“我家总兵想要跟陛下谈判...啊不,是求和。”

    “求和?怎么个求和法?”

    “这个...这个...”

    郑奎一时怔住了。倒不是他有意这样,而是出发之前姐夫确实没有给他明确的指示。

    姐夫只叫他见机行事,这可难倒他了。

    “你连怎么求和都不知道就来见朕莫不是拿朕开涮的吧?”

    面对天子的质问,郑奎吓得垂下了头,都不敢正眼瞧天子。

    “小人只是个传话的,小人...”

    朱由榔冷冷道:“那朕换一个问法吧。你们底线是什么。”

    朱由榔可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过多的时间,开门见山的问道。

    “啊,这个我家总兵倒是说了。”

    郑奎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家总兵说,只要陛下您能退兵他可以赔偿银钱、粮食。只要您不进城就行。”

    朱由榔听罢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

    如果他只是为了银钱、粮食为什么要折向北面打襄阳,直接顺江而下打江陵他不香吗?

    朱由榔之所以打襄阳,就是要绝对控制襄阳,保证明军对汉水流域的控制权。

    唯有如此明军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放心的深入湖广腹地,进攻江陵乃至武昌。

    所以,在这一点上朱由榔不会退让半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