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靳封臣江瑟瑟〕〔霸道大帝〕〔都市巅峰高手〕〔诸天谍影〕〔宋北云〕〔西游之大道宝瓶〕〔玄幻:我一剑重回〕〔恰似白衣遇戎装〕〔都市帝君之王者之〕〔奥特之怪兽很疯狂〕〔重生狂妃:太子殿〕〔太子爷的鬼迷心窍〕〔反派天天想和离〕〔法武封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重生投资大佬〕〔蜜婚超甜:墨少家〕〔北宋小文豪〕〔隐世医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施琅的毒计(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张煌言摇了摇头道:“大木,你说的这些确实有道理。可宁波离舟山那么近,你就真的放心?甘将军确实忠心耿耿,但现在舟山一共也就万把人,如果施琅率部攻打,真的能够守住吗?如果将士们的亲眷都被东虏杀害,那么后果你有没有想过?”

    “这一点我当然清楚,可我觉得施琅根本没这个魄力攻打舟山!”

    郑成功十分坚定的说道:“沧水兄,如果我们瞻前顾后是干不成大事的。一根绳子你不可能两头都占,总得有所选择的啊。”

    “我就怕这个选择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张煌言顿了顿道:“要不大木你再仔细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我意已决,集中兵力率先攻打安庆。只有打下了安庆,我心才安。”

    郑成功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十分坚决,完全不给张煌言发表意见的机会。

    “沧水兄,我要去检阅军队了。明日一早即刻出发!”

    说罢,郑成功转身离去。

    “大木!”

    张煌言还要再劝,郑成功却已经走远,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

    ...

    浙江,宁波府衙。

    一众清廷高官齐聚一堂,气氛十分尴尬。

    两江总督郎廷佐官位最大,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便清了清嗓子道:“本督今日召集诸位来,便是想要商议出个对策来。如今郑贼虽然占据南京,但除了瓜州、镇江外其实并没有控制什么重镇。我们只要集结兵力攻打还是有机会夺回南京的。”

    江宁提督管效忠连忙接道:“总督大人说的不错,郑贼孤注一掷带兵拿下南京,正是骄傲自满的时候。此刻他们肯定疏于防备。安庆府的莽尔多尼将军手下有精兵三万,我们如果两路并进合击南京,必定能够击溃郑贼。”

    二人一唱一和,自然是说给宁波官员们听的。

    郎廷佐的意思是,调集绍兴、宁波、杭州、湖州等府的全部兵力,凑出一支十万人的大军大举向南京进发。

    唯有如此,才能堵住朝廷和皇上的嘴。

    不然就凭失陷南京这一条,皇上都有理由摘了他的脑袋。

    现如今是否能够迅速光复南京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表现出积极的态度。

    “总督大人,末将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就在这时,施琅突然发声。

    “施将军有何建议?”

    郎廷佐强压下心中的愤怒,他此刻是一点也不想听到不同的意见。

    “末将觉得这个时候攻打南京不是个好的选择。”

    此言一出,文武官员纷纷议论了起来。

    “说说看。”

    “如今郑贼的防御重心肯定集中在南京附近,我们这个时候攻打很难占到便宜。即便最终能够夺回南京也定会损失惨重。届时朝廷肯定还会怪罪总督大人的。要想取得大胜,必须得另想办法。常言道攻心为上,末将有一计可乱郑贼军心。”

    郎廷佐十分讨厌施琅这说一半留一半的套路,这不是吊人胃口吗?

    “在座的都是信得过的同僚,施将军便直说吧。”

    “遵命!”

    施琅顿了一顿,笑声道:“末将听说郑贼今年年初率部攻打南京的时候是把士兵家眷都带在身边的。但这一次明贼再攻南京时似乎没有看到这些士兵家眷。那么,这些士兵家眷去哪里了呢?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吧?”

    郎廷佐闻言眼前一亮,催促道:“继续说下去。”

    “据末将所知,郑贼是将这些士兵家眷安顿在了舟山。海贼说到底就是海贼,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郑贼啊是狗改不了吃屎,就这么点格局。”

    施琅停下来观察了一下郎廷佐的表情,见郎廷佐露出满意的神色,遂接道:“末将还是很了解郑贼的,郑贼从骨子里更亲近岛礁,觉得在岛上有安全感。加之年初那次攻打南京时带着家眷吃了大亏,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带着家眷。他觉得把家眷安顿在舟山便可以高枕无忧,但如果我们渡海攻之,舟山便唾手可得。”

    管效忠皱眉打断道:“区区一个舟山,怎可与南京相比。皇上若是知道我们丢掉南京后第一时间不是想着反攻而是去打舟山,一定会龙颜大怒的。”

    “管提督先别忙着否定末将啊,且听末将说完。”

    施琅皮笑肉不笑道:“其实呢攻打舟山的目的不在于控制这些岛礁,而在于控制那些士兵家眷。如果郑成功得知明贼的家眷都在我们手上,他会怎么想?他麾下的将士会怎么想?我看距离军心大乱也不远了吧。”

    郎廷佐听罢当即称赞叫好。

    这个施琅真是一个毒辣阴狠之人。他一开始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施琅的分析确实很有道理。

    人嘛都是有血有肉的,不可能真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这些明军士兵的家眷也都是人,自然有自己的情感。

    人最脆弱的部分往往不是自己,而是亲人家人。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时候自然敢拼敢冲,觉得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但是成家之后心中那最脆弱的部分便会时刻勾着他们。

    “到时郑贼听说了消息,便是想要弹压也弹压不住。我看啊离士兵哗变营啸也就不远了。”

    “这真是一出妙计啊。”

    管效忠此刻也回过味来,连声称赞道:“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尽早攻打舟山啊。对了施将军,你的水师怎么样了?可堪一战?”

    施琅笑着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末将虽然没有练兵千日那么久,但百日还是有的。如今末将手中的水师仅仅稍逊于郑贼主力,但要对付一些老弱残兵还是不难的。再者舟山本岛其实并不难攻打,明贼根本守不住!”

    “好!”

    郎廷佐听到施琅这么有信心,心里也是有了底气。

    “有施将军这句话在,本督便好下定决心了。郑成功啊郑成功,你不是要做天下人不敢做之事吗,本督便让你知道年少轻狂的代价!”

    郎廷佐扫视了一遍文官武将,沉声道:“传本督命令,即刻集结水师,明日一早出海攻打舟山!”

    施琅闻言大喜,连忙抱拳领命道:“末将遵命!”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