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错为帝王妻〕〔白泽兰〕〔灵魂订造师〕〔哈利波特之炼金术〕〔我可以点化诸天〕〔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重生霸婿霍不凡〕〔霍不凡宁雪晴〕〔纵意人生秦浩〕〔最佳良婿秦浩〕〔重生之网络争霸〕〔冠冕唐皇〕〔一号狂婿〕〔重生投资大佬〕〔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明尊〕〔都市猎人〕〔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道祖,我来自地球〕〔看守魔女们的典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争夺长江控制权(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南京所在的应天府与安庆府并不直接接壤。

    两者之间隔着一个太平府。

    长江经过九江进入安庆府,再一路向东绕过铜陵进入太平府,过和州进入应天府境内。

    只是由于太平府过于小,不宜驻军。所以清将莽尔多尼才会选择在安庆府驻扎。

    在得到南京失陷的消息后,莽尔多尼第一时间便把所有兵力集中到怀宁,随时准备作战。

    只是由于事态未定,莽尔多尼并没有选择激进的前往源子港,而是决定以固守为主。

    毕竟应天府北面的凤阳,东边的扬州也有不少军队。

    这些清军将领都在观望,莽尔多尼没有理由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抢攻。

    而且他得到消息,两江总督郎廷佐随时可能发兵反攻。他想等一等再说。

    莽尔多尼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喝酒。

    一喝就是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这日他睡到日上三竿才睁眼,刚刚起床洗漱,亲兵便匆忙赶来急报。

    “什么?郑贼已经进入太平府,抵达了三山?”

    莽尔多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三山已经算是太平府的西境了,再往西走就是安庆府的地界。

    郑成功这是得了失心疯吧?刚刚打下南京就要来打安庆?

    莽尔多尼这下坐不住了,他在屋里来回踱步思忖着对策。

    作为一名老八旗,他十分清楚手下的战斗力会在水战中大打折扣。

    真要想守住安庆府,肯定不能固守怀宁,而需要封锁入江面。

    不然等到明军兵临城下形成围攻之势,莽尔多尼将会陷入绝对的劣势局面。

    莽尔多尼是一个老八旗,自然是不可能投降的。所以便只剩下死战一条路。

    要想控制住局面,便需要主动出击。

    思前想后,莽尔多尼还是决定发兵源子港,阻止明军沿江而入!

    ...

    ...

    自打和张煌言意见不一致,吵了一架后郑成功便负气之下率部离开南京,朝安庆府进发。

    留下张煌言独自领着三万军队驻守南京。

    这一路行来可谓是顺风顺水。行过太平府时,沿江城池望风而降。

    郑成功颇是体会到了一番无人可敌的快感。

    郑成功是一个嗅觉极为敏锐的人,他十分清楚长江水道的重要性。

    所以在拿下南京后他没有想着去打凤阳,去打淮安、扬州,而是第一时间要取安庆。

    只有拿下安庆,彻彻底底的控制了长江水道,南京才会彻底安全。

    不然他就觉得头顶时刻悬挂着一柄利剑,随时可能坠落。

    “殿下,前面就是荻港了,过了荻港便正式进入安庆府的地界了。”

    亲兵在一旁十分兴奋的说道。

    他们都是从国姓爷福建起事时就跟在身边的老人了,看着郑成功一步步走到现今的地步,心中自然是很高兴的。

    谁不希望地盘越来越大呢?

    所以国姓爷要打安庆府,他们无条件的支持。

    “过了荻港,会有一小段的路程江面很窄,等绕过铜陵应该就好了。叫大伙儿们打起精神来。”

    郑成功还是很谨慎的,虽然他只是借道池州府,但万一被人伏击还是不美的。

    至少在短时间内,他对池州府还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只要池州府的清军不来招惹他,他不会主动进攻。

    “呜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响起,随即旗舰上打起了旗语。

    按照旗语水师队形随之发生变化,整体队形收窄以适应变窄的江面。

    这一段水域也是较为危险的,如果遭到伏击明军水师的队形根本展不开,数量优势也发挥不出来。

    所以郑成功希望尽快渡过这一区域。

    “前面有个急湾,控制好方向!”

    ...

    ...

    莽尔多尼提兵到源子港后立即下令征集当地的民夫充作夫子。

    夫子就是最底层的劳力,是可以随意驱驰的对象。

    他们既可以日常劈柴做饭,也可以在战时充作炮灰。

    被抓到的壮丁自然是哭爹喊娘,他们十分清楚被抓来后就是九死一生了。

    即便侥幸没死,也一定会累的半死,还可能落下一身的伤。

    他们被抓来后就在不停的干活儿,有人停下来休息了一会,负责看守的清兵便毫不犹豫的挥动手中的鞭子朝他们抽去。

    那些百姓被抽得浑身都是血痕,除了哀嚎几句也没有什么可做的。

    他们若是反抗就不是挨几鞭子那么简单了,很可能就会被砍了脑袋。

    要想活命只能奴颜婢膝,尽力按照清兵说的去做。

    至于能否活下来恐怕只有老天爷知道。

    “阿方哥,咱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好不容易看守的清兵去吃午饭了,一个身材低矮,皮肤黝黑的青年人低声抱怨道。

    “小六啊,不行咱找个机会逃吧。在这待下去迟早得被折磨死。”

    被唤作阿方哥的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他的身材比小六高大许多,皮肤也要白一些。

    “逃?这怎么逃?往哪里逃?”

    小六摇了摇头道:“我听说被抓回来的人会被鞑子点天灯,甚至还会掏心挖肺。”

    “不被抓住不就行了。你知道鞑子为啥突然要来源子港吗?因为国姓爷要打来了啊。国姓爷不是光复南京了嘛,不少附近府县都选择投降。唯独这个安庆府啊一点表示都没有。国姓爷那是大怒啊。有道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国姓爷一怒之下便发兵来攻打安庆了。”

    “乖乖,我说鞑子为啥突然来到这儿了,原来是怕国姓爷打来啊。他们在江岸上布置重重,就是为了这一战吧。”

    二人聊得起兴,不少百姓都围了过来。

    “乡亲们,依我看阿方哥说的有道理。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我们趁着夜色逃跑,如果能够跑到国姓爷那里就有救了。”

    小六的建议立刻得到了众人一致的赞同。

    他们本就是一个村子的,彼此之间知根知底,也没啥可藏掖的。

    “真要跑的话大伙儿可得定好时间,决不能误了大事。”

    阿方哥沉声道:“而且必须是夜半之时,鞑子都睡熟了,这样我们跑了他们发现不了。等到鞑子睡醒了,我们也跑远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