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主神餐厅〕〔如意事〕〔高龄巨星〕〔教父的荣耀〕〔逆袭〕〔万族之劫〕〔我的白富美老婆〕〔最强狂婿(又名:〕〔南景战北庭最新章〕〔婿势遮天〕〔崇原启示录之晴空〕〔白晚舟南宫丞〕〔林北林楠〕〔秦羽夏晓薇〕〔高考零分的我成了〕〔狂婿之死神归来〕〔狂人归来〕〔爱你成瘾:偏执霸〕〔许若晴厉霆晟龙凤〕〔都市之重回五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七十章 以战养战(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军心已乱,则很难重新聚起。

    莽尔多尼也只是在尽力做出一些尝试罢了。

    他现在已经清楚的认识到双方战力之间的差距。

    就明军先锋展现出来的那种强大冲击力,便是莽尔多尼派出三五倍的精锐前去阻击,也未必能够拦得住。

    何况就现在清军涣散的军心,根本无人恋战。

    好在他通过擂鼓已经聚集起了一些溃兵,现在撤退跑路也不算太亏。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传我将令撤军!”

    ...

    ...

    控制襄阳后,明军返回夷陵继续沿长江前进。

    朱由榔现在信心越来越足,已经迫不及待要赶赴江陵夺下这座重镇了。

    说起江陵就不能不提张居正。

    此人应该算是有明一代名气最大的江陵人了。

    其掌权之后推行的一条鞭法、万历新政在某种程度上出现了中兴的迹象。

    可惜张居正早逝,万历皇帝没了束缚彻底放飞自我,一系列举措把张居正打下的基础挥霍的一干二净。

    这种情况下大明理所当然的开始走下坡路。后世说明之亡亡于万历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万历皇帝的问题就在于什么都要管,但又是个长不大的孩子,需要臣子哄着。

    这就造成了一种畸形的模式,皇帝与内阁相看两厌,索性万历皇帝玩起了罢工,二十几年不上朝。

    万历后期党争四起,和他不过问朝政有很大关系。

    这点嘉靖皇帝还是做的很好的,虽然人家也不上朝,但朝局也没乱啊。

    哪像万历朝,浙党、楚党、东林党,整个朝堂都乱成一锅粥了。

    可以说天启、崇祯都是在给万历擦屁股,当然个人能力欠缺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毕竟崇祯当了十几年的实权皇帝,临了全甩锅给臣子也是没道理的。

    其实朱由榔有时在想,上位者的一两个决定就会影响整个历史的走势。

    就拿永历朝来说,有太多机会反扑了。可惜都是胎死腹中。

    朱由榔现在要做的便是给之前的永历擦屁股。

    希望不算太晚吧。

    “陛下,臣听说江陵城十分坚固。这一次还要用棺材炸城吗?”

    李定国上一次亲眼目睹了棺材炸城的效果。

    虽然不算太理想,但也至少起到了作用。

    当时天子总说是气密性的问题,要李定国一定要采买一些专业的棺材。

    李定国当然不明白气密性不够是什么意思,但他也不敢问他也不敢说,只能巴巴的遵命照做。

    如今几十口棺材放在船上,颇是有些晦气。

    李定国还是很在意这些的,但见天子一脸的无所谓,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嗯,朕还想再试一试。上一次确实是临时做的棺材缝隙太大,气密性不够。这一次买来专业的棺材,效果肯定会好上不少。”

    “陛下,那热气球...”

    “热气球的话暂时先不要用了。朕另有用处。”

    朱由榔顿了顿道:“晋王,朕有一事一直想对你说。”

    “陛下请讲!”

    李定国诚惶诚恐道。

    “世子年纪不小了吧?晋王何不多带他领兵打仗,传授一二。”

    据朱由榔所知,李定国是一直把李嗣兴带在身边的。

    在历史上李嗣兴并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迹,这就是李定国的问题了。

    身为父亲怎么能不为自己儿子想想呢。

    就连朱由榔都开始有意的培养训练太子了啊。

    振兴大明不是一代人的事情,不是驱逐鞑虏就是振兴,不是光复失地就是振兴。

    这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朱由榔希望看到的是后辈们能够接过衣钵,能够顶的起来。

    不然等到他们这辈人老了怎么办?

    大明岂不是又要走进破败的老路?

    李定国面色一红,露出羞愧的神色。

    “是臣疏忽了。”

    他顿了顿道:“臣会带那臭小子多历练历练的。”

    “这便好。”

    朱由榔满意的点了点头。

    几十年后便是朱慈煊、李嗣兴、郑经的舞台,届时大明能走多远便看他们的了。

    ...

    ...

    江陵城内,府衙之中知府廖霖愁眉紧锁。

    明军一路势如破竹,连克郧阳、襄阳、夷陵,眼瞅着就要打到江陵来了。

    他本以为自己捞到的是个肥差,可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个倒霉之地啊。

    现在可怎么办?

    若是他弃城逃跑肯定难逃一死。

    而且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如果他坚守城池,也肯定守不住。

    连襄阳都守不住,他凭什么守得住?就凭这万把人?

    “东翁,某有一计,或许可助东翁躲过此劫。”

    见幕僚吴莨主动献策,廖霖喜声道:“快说来听听。”

    “东翁,这明军所图是什么?”

    “自然是城池、钱粮也。”

    “非也!”

    吴莨摇了摇头道:“若明军所图仅仅是城池、钱粮为何打下襄阳等地还不够,火急火燎的又来江陵了呢?”

    “这...”

    廖霖不禁陷入了沉思。

    所图不是钱财就只能是名了。

    “莫非明军所图是名?”

    “然也!”

    吴莨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心道自己这位东翁还是很聪明的,一点就透。

    “可是一直攻城掠地能够带来什么名气呢?”

    “东翁你想啊,明军这些年来一直缩在西南的山疙瘩里,中原的百姓都快忘了他们的存在了。憋了这么久他们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山了,还不得好好刷一波存在感?”

    吴莨循循善诱道:“换一个说法,明军是要让百姓们记起他们啊。不但记起他们还记起他们的好!”

    廖霖恍然大悟道:“似乎是这么个道理。”

    他顿了顿道:“你的意思是说明军只有一直打,一直攻城拔寨才能在百姓心中留下威武无敌的印象,才能争取到民心?”

    “然也!”

    吴莨摇头晃脑道:“所谓民心其实就是一种随大流。别人怎样我便怎样。而一般怎么随大流呢,自然谁强就跟谁。明军此次出山就是要告诉湖广百姓,他们是有实力争夺天下的。所以明军根本不会停下来,而是会一直打下去,甚至以战养战。”

    以战养战...

    廖霖仔细琢磨着这四个字,觉得很有道理,一拍大腿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