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难挡:霸气小〕〔一代龙尊〕〔染芳华〕〔我为国家修文物〕〔陆铭〕〔无敌大佬要出世〕〔从枣子哥开始梦幻〕〔横扫晚清的无敌舰〕〔狩猎好莱坞〕〔豪门之战神赘婿〕〔大明卫道者〕〔垂钓之神〕〔入骨宠婚:误惹天〕〔怪物乐园〕〔我快亏成麻瓜了〕〔初婚有刺夏至桑旗〕〔桑旗夏至〕〔总裁难挡:霸气小〕〔十方武圣〕〔夜北收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 未来是你们的(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郑经听的心中一惊,不会这么恐怖吧。

    这些掌刑的人手中要是这么没有轻重,真该拖出去杖毙了。

    “父王,孩儿来为您上药吧。”

    郑成功点了点头,轻声道:“沧水兄,你们都先出去吧。”

    张煌言虽然有些不放心,但也知道如果他一直在这里郑成功会有些难为情,便悉心叮嘱郑经道:“世子,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喊我和郎中。”

    说罢他和郎中先后退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郑成功父子,饶是如此气氛还是有些尴尬。

    “父亲...”

    郑经刚刚一开口,郑成功便打断道:“别说了,开始吧。”

    郑经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掀开袍衫下摆,又将中裤缓缓褪下。

    “嘶!”

    这扯动触到了郑成功的伤口,他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好在血液还没完全干,不然裤子紧紧贴在伤口上,再想揭下就不可能了,必须用剪子剪掉避免二次损伤。

    现在的程度还在可控制范围内,只要稳准狠不会伤到郑成功。

    郑经将中裤全部褪下后直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郑成功的臀腿上满是血液,那么摊了一片看起来甚是骇人。

    郑经只得先用干净的帕子沾水清洗伤口。

    饶是他极为小心,郑成功还是痛的一阵抽搐。

    郑经只得停下来询问:“父王,可以继续吗?”

    郑成功咬着牙道:“继续吧。”

    郑经用帕子一点一点将血水清理干净,所幸的是这么看起来并没有太深太大的伤口,应该只是皮外伤。

    至于什么烂肉就更没有了。

    看来掌刑的人还是留了力的。

    打起来既有了郑成功想要的效果,又不会有内伤。

    估计歇上个几日,就能恢复如初了。

    “父王,我帮您上药忍着点啊。”

    清理完伤口后就该上药了,这也是最痛苦的过程。

    郑经担心父王忍不住,便将一块绢布递给他。

    郑成功却是摇了摇头:“不用这玩意,你开始吧。”

    郑经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启开膏药,均匀的涂抹在郑成功的伤口上。

    涂抹膏药的过程比清理伤口时要好的多,郑成功只发出了一两声闷哼。

    其实郑经多少还是有些上药的经验的。

    他小时候很顽皮,没少被郑成功家法教训。

    虽然没有打板子那么痛,但竹条还是能够把屁股抽肿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久病成医。

    郑经虽然没有病,但伤也没少受。

    这抹药的经验虽然比不了专业郎中,但也算可以出师了。

    “父王疼吗?”

    很快郑经便把药上完,关切的问道。

    “不怎么疼。”

    在儿子面前郑成功自然不能太矫情,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父王,郎中说了抹完药得这么晾着,不能盖东西。”

    “哦。”

    郑成功应了一声,脖颈瞬时通红。

    这也太羞人了吧!

    “好了经儿,你也退下吧。”

    郑经知道父zcguanghao.王是嫌这样相处尴尬,便轻声应道:“好,父王有什需要随时吩咐。儿告退了。”

    说罢郑经轻步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带上了门。

    “世子,延平郡王伤势怎么样?”

    张煌言一直在屋外等着,见郑经出来了,连忙迎上前去问道。

    “张本兵!”

    郑经见是张煌言,和声道:“父王的伤不算太严重,只是皮外伤。应该歇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就好。”

    &nbtkybgs.sp;  张煌言总算是长松了一口气。

    “大明可不能没有延平郡王啊。”

    其实张煌言也知道郑成功不可能被这点挫折打倒,不过这个过程确实挺难熬的。

    只希望郑成功可以快点从中走出来。

    “世子,你且随老夫来。”

    郑经虽然不知道张煌言叫他去做什么,还是欣然应允。

    行到一处偏室,张煌言推门而入,郑经跟着走了进去。

    “世子坐吧。”

    二人分别坐定,郑经主动问道:“张本兵唤小侄来所谓何事?”

    郑经的父亲郑成功和张煌言称兄道弟,郑经自称小侄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张煌言见他这么自称了,便随着改了称呼。

    “世侄啊,老夫有一句话一直想对你说,但没有机会。”

    “世伯请讲。”

    “你父亲是不世出的大英雄,是大明朝的股肱之臣。有他与晋王一东一西撑着,大明才不至于灭亡。老夫也和你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你是愿意听也好,不愿意听也罢。反正老夫得说。”

    稍顿了顿,张煌言接道:“大明虽然残败至此但也是正统所在。你的父亲为etongk.什么要拥护大明?那是因为唯有如此才名正言顺,手下的将士们才会跟着他干。”

    “世伯是怕我埋怨父王?”

    “你是个聪明孩子,应该知道老夫的意思。你父亲如今春秋鼎盛,但总有老去的那一天。到时是谁继承他的衣钵不用我多说了吧?”

    郑经沉默了片刻道:“我不会令父王失望的,不会让世伯失望!”

    “是不令陛下失望!”

    不知郑经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干脆直接点破。

    “大明是朱家的大明,这一点不会变。”

    张煌言沉声道:“这一点也是你父王的愿望,你明白吗。”

    郑经是个心气很高的孩子,但他并不傻。

    张煌言这么说就是告诉他拥明才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都会把他们引向末路。

    “侄儿明白了。”

    张煌言拍了拍郑经稚嫩的肩膀道:“世侄啊,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等我们这些家伙都老了便要靠你们撑起一片天,

    张煌言情之所至,慷慨吟道:

    长驱胡骑几曾经,草木江南半带腥。肝脑总拚涂旧阙,须眉谁复叹新亭!椎飞博浪沙皆走,弩注钱塘潮亦停。回首河山空血战,只留风雨响青萍。

    九边锁钥断胡烽,醪纩先朝费岁供;猾夏已无秦塞险,防秋岂复汉家封!黄河冻解应回马,碧海波扬欲起龙。寄语金微多旧戍,草枯蓬折为谁从?

    郑经口中默默念着:“好一句草木江南半带腥,好一句弩注钱塘潮亦停。”

    “世伯,侄儿明白了。”

    “好孩子,明白就好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