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难挡:霸气小〕〔一代龙尊〕〔染芳华〕〔我为国家修文物〕〔陆铭〕〔无敌大佬要出世〕〔从枣子哥开始梦幻〕〔横扫晚清的无敌舰〕〔狩猎好莱坞〕〔豪门之战神赘婿〕〔大明卫道者〕〔垂钓之神〕〔入骨宠婚:误惹天〕〔怪物乐园〕〔我快亏成麻瓜了〕〔初婚有刺夏至桑旗〕〔桑旗夏至〕〔总裁难挡:霸气小〕〔十方武圣〕〔夜北收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八十七章 那就撕破脸吧(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什么!”

    吴三桂直是喊出了声。

    “洪经略不会再跟我开玩笑吧?”

    洪承畴是什么官职?

    那可是顺治皇帝亲封的五省经略。

    湖广总督胡全才就是洪承畴的得意门生,是洪承畴一手提拔起来的。

    湖广那可是天下粮仓啊,便是缺谁的粮也不可能缺洪承畴的粮。

    不然全天下的人不得戳着胡全才的脊梁骨骂他忘恩负义吗?

    哪有做学生的不给老师一口吃的道理?

    再说了,这个老师现在还是胡全才的上峰。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洪承畴都不可能缺粮食。

    只有一种可能,洪承畴是不想给他粮食。

    这吴三桂就有些不爽了。

    是他娘的你把老子叫来贵阳的,叫来贵阳倒好,不给老子吃喝,那老子去喝西北风吗?

    真当老子是叫花子,随便就能打发了啊。

    其实吴三桂不爽洪承畴很久了,只是碍于洪承畴的身份一直没有发作。

    可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做一回事。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也怪吴三桂自己没骨气,狠不下心来。

    “本经略怎么可能跟平西将军开玩笑呢。如今贵阳府的存粮真的不多了,还需要平西将军自行筹备大部分的粮草。”

    洪承畴确实没想到吴三桂会来省城,即便吴三桂来了,日常的消耗还是够用的。

    但要行军打仗,士兵们消耗的粮食就是日常的数倍,这个洪承畴就有些肉疼了。

    若是把这些粮食无条件的供给吴三桂,莫说赵良栋不乐意了,便是洪承畴自己都会觉得有些败家。

    他跟吴三桂终归不是一类人,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这种关系是不值得他用大量粮草来收买的。

    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一些,避免吴三桂还有一些歪心思。

    “既然如此,那我自然也没有理由在贵阳多待了。明日一早我便率部离开!”

    吴三桂却也是个暴脾气,他怎能受此侮辱?

    “平西将军要走?要去哪里?”

    “自然是去打云南!”

    吴三桂愤愤说道:“洪经略不给我粮食,我便自己想办法!”

    说罢拂袖而去。

    洪承畴见吴三桂走远,象征性的喊了两声便不再搭理。

    不过吴三桂口中那个他自己想办法是什么意思?

    洪承畴怎么觉得不那么踏实呢。

    ...

    ...

    “洪老匹夫真是气煞我也!”

    吴三桂回到大营,暴怒之下鞭笞了几个看着不顺眼的亲兵。

    饶是如此仍然难解他的心头之恨。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洪承畴羞辱他了,偏偏吴三桂拿他没什么办法。

    谁叫人家资历老呢。

    在明朝的时候洪承畴就比吴三桂的资历老,非但资历老年龄还长。

    这倒也罢了,偏偏人家投降清朝也早。

    这就有些尴尬了。

    虽然吴三桂有献出山海关的功劳,但在满清朝廷心目中,洪承畴才是那个真正值得信任的汉臣吧?

    从一开始,清廷就在防着他吴三桂,美其名曰等到拿下云南给他封地,实际就是想消耗他的实力。

    哪怕清廷最后真的把云南封给吴三桂,也没啥可肉疼的。

    毕竟云南是贫瘠之地,和江南两广那些富饶的地方比起实在是不值一提。

    时至今日,吴三桂已经彻底看透了。

    明廷和清廷都只是想把他当做棋子,既如此他便要跳出来做一回下棋的人。

    “传我将令,明日一早劫掠贵阳府沿线村寨,男人一概掳走充作壮丁。”

    吴三桂狠起来端是连他自己都害怕。

    一开始他还不想这么撕破脸皮,但现在看来必须要给姓洪的点颜色瞧瞧,不然这厮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吴三桂是好欺负的?

    哼,我便让你看看羞辱我的代价。

    当然,吴三桂到底还是有些底线的,他不会去抢贵阳府城,不然就跟谋反无异了。

    他只是想不再受制于清廷,可不希望变成清廷的死敌。

    双方各行其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就好。

    至于洪承畴打算怎么写奏疏弹劾他吴三桂,他已经无所谓了。

    反正洪承畴这个老阴比也不会说他的好话,爱咋样咋样吧。

    不管怎样吴三桂是一定要打云南的。

    洪承畴不给他粮食他便自己去抢,抢够大军出征的数目为止!

    ...

    ...

    “阿爸,我好怕。寨子里来了好多当兵的。”

    李狗剩惊恐的跑到父亲的屋子,一把扑到父亲怀里。

    他今年不过刚刚十三,身子骨十分瘦弱。

    他听说这些兵都是来抓壮丁的,不问青红皂白,见到男人就抓。

    家里有存粮的他们更是不会放过,一定要掳掠至最后一粒米才肯罢休。

    “阿仔不怕,阿爹保护你。”

    李长水拍了拍儿子的后背道:“一会你就躲到那口水缸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不要出来。”

    “那阿爸你呢?”

    李狗剩十分不安的问道。

    “阿爸没事,阿爸能应付的来。”

    父子二人正自说着,便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吵闹声。随即便是粗暴的叩门声。

    “开门,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要撞门了!”

    李长水连忙冲儿子道:“快藏进去。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一定不要出来!”

    说罢他起身朝外走去。

    “来了来了,几位军爷稍等。”

    李长水一路小跑走到大门处,小心翼翼的把门栓取下。

    打开大门,只见几个五大三粗的士兵手中拿着绳子像看肥肉一样看着他。

    “家里有粮食吗?”

    “军爷,今年收成不好,真没有粮食了。”

    李长水哭丧着一张脸道。

    “不老实?给老子搜!”

    那为首的一名士兵大手一挥,其余几人便冲进了院子。

    “唉,军爷您看看,这算什么啊。我真的没有骗您...”

    李长水倒不是怕这些**找到粮食,而是怕他们找到他的儿子李狗剩。

    见这些人翻箱倒柜的寻找,李长水的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不行,不能再让他们这么肆无忌惮的搜下去了!

    这样下去,儿子迟早能被他们发现。

    李长水心下一狠,狠狠朝那为首清兵撞去。

    “哎呦!”

    那清兵完全没有准备,被撞的一个趔趄,站稳后咒骂道:“狗东西,不想活了。来人啊,给我狠狠的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