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强者帝天钧韩〕〔农门悍妻忙种田〕〔修罗神帝〕〔长生五千年〕〔龙神战王帝天钧〕〔非洲酋长〕〔总裁大人请克制〕〔穿越之花落彼岸〕〔洛诗涵和战寒爵听〕〔快穿吾之商铺〕〔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夏夕绾和陆寒霆〕〔替嫁新娘:亿万老〕〔最强药王〕〔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沐暖暖慕霆枭〕〔种种田唠唠嗑〕〔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再遇王贺年(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却说周培公仓皇逃回武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总督胡全才哭诉。

    “总督大人,周某无能辜负了总督大人厚爱,还请总督大人降罪。”

    要说周培公也真够惨的。带出去一万精兵,带回来时只有几百人。

    其狼狈的样子让人看了十分尴尬。

    胡全才肚子里自然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可他却不能冲着周培公撒。

    道理很简单,周培公是他的左膀右臂。

    平日里光是替胡全才起草奏疏一点,就攥着不少胡全才的把柄。

    若是真把周培公惹急了,弄得他狗急跳墙把东西都抖出来,胡全才就身败名裂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胡全才也是不想跟周培公翻脸的。

    但在这件事上,周培公确实太令他失望了。

    巴陵这么一座重镇都守不住,明军究竟是有什么独特的本领?

    难道真如士兵们传言的那样会妖法不成?

    “起来说,先起来!”

    胡全才把周培公扶起,递过去一方帕子道:“擦擦脸吧,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

    “多谢总督大人!”

    周培公接过帕子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叹声道:“明贼实在是狡猾,他们装作挖掘地道,实则是去烧毁粮仓。粮仓被焚毁后军心大乱,他们又趁机炸毁了城墙。”

    周培公哽咽道:“卑职率部死战,无奈寡不敌众。卑职本想殉国,但念及总督大人还需要卑职,便咬牙率部突围,想着戴罪立功!”

    胡全才疑惑道:“粮仓是在城中的,明贼怎么可能烧的到。”

    胡全才不问还好,他这一问周培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总督大人,明贼会飞,会飞啊。”

    这下胡全才彻底傻了。

    明军会飞,这简直是比明军会妖法还夸张。

    “这怎么可能?明贼若是会飞,不早就飞到武昌来了吗?还至于费这么大工夫?”

    “呃,怪卑职没有说清楚。明贼是搭乘一种类似于孔明灯的东西飞的。只是这玩意比孔明灯大的多,上面可以坐人。”

    “嘶!”

    胡全才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也太可怕了吧。”

    孔明灯本身就够神奇了,放大数倍的孔明灯?

    “炸毁城墙呢?怎么说?”

    胡全才追问道:“可是明贼放炮炸的?”

    “不是。是从地下炸的。”

    周培公努力回忆道:“似乎是明贼挖掘了一小段地道,然后城墙就被炸塌了。”

    胡全才听罢一脸的狐疑。

    这也太诡异了吧。

    “总督大人,卑职所言句句属实,绝无隐瞒!卑职可以对天发誓。”

    见胡全才不怎么相信,周培公就要举起手发誓。

    “唉,不必起誓了。本督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你吗?”

    胡全才捋着胡须道:“只是得搞清楚明贼的这些伎俩。可一可二不可三,绝不能让明贼在攻打武昌的时候用到这些。”

    “总督大人所言极是!”

    周培公连忙道:“卑职愿意戴罪立功。”

    胡全才咳嗽了一声道:“你有这份心是极好的。不过这一次本督决定亲自主持大局。”

    周培公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但很快就堆满笑容道:“卑职愿为总督大人鞍前马后!”

    &nbs

    -->>

    p; ...

    ...

    明军水师离开巴陵沿长江继续前行,朱由榔在旗舰之上负手远望,见江岸种种美景心情极为舒畅。

    “晋王,照这个速度还有多久能到武昌?”

    李定国闻言连忙抱拳道:“回禀陛下,照这个速度行进最快三日就能到武昌府。”

    “这么快啊。”

    朱由榔怅然一叹。

    遥想当初刚刚东征时,军中上下质疑声不断,朱由榔顶着巨大的压力也要出兵攻打湖广。

    这是因为他有着全知全觉的视角,知道湖广是必取的。继续耗下去便是慢性死亡。

    只有打下来湖广才有一线生机。

    这一路打来,清军的战力比朱由榔想象中要差不少。也许精锐兵力都驻扎在武昌府吧,亦或是精锐都被抽调去了贵州?

    总之这对明军来说是个好事情。

    “希望能够毕其功于一役。”

    即便拿下武昌,明军也只是控制了半个湖广,但长江沿线的控制权便算是攥在手里了。

    如今郑成功控制了南京。

    如果朱由榔拿下了武昌,甚至可以考虑继续向东进军和郑成功连成一线。

    届时,云南明军在和夔东十三家汇合后又将和郑成功、张煌言部汇合。

    一直被分隔的几大明军势力终于可以互相照应了!

    这一点才是至关重要的!

    其实永历初年的时候,战局远比现在要好。

    那时候大明手中有足足七省之地。

    虽然无法做到划江而治,但还是养的起几十万大军的。

    可惜永历朝廷内部党争不断,内讧起来直接逼走了忠贞营,也白白丢掉了湖广。

    一晃就是十年啊,这十年早已是物是人非。

    不变的就是这山川大地。

    “陛下,王贺年来了!”

    内侍韩淼凑到朱由榔身边小声禀报道。

    “哦?快宣!”

    朱由榔曾经专门派王贺年前往湖广做内应,算算时间应该过去了一个月。

    应该是王贺年有所得,急忙赶回来禀报吧?

    对此朱由榔还是有些期待的。

    “陛下,要不臣回避一下...”

    李定国知道王贺年是锦衣卫暗卫的身份,是天子钦点的心腹。

    这种时候他不太适合站在一旁。

    谁料朱由榔却摇了摇头:“无妨,晋王也一起听听。”

    这下李定国不好再拒绝了,拱手领命道:“臣遵旨。”

    很快王贺年便被带到,他剃了个光头,看起来十分奇怪。

    “咳咳,爱卿怎么这副打扮?”

    “陛下,臣嫌那金钱鼠尾实在太丑,便索性剃了个光头扮成和尚混入城中。”

    王贺年和声解释道。

    “这倒也是个法子。”

    朱由榔点了点头:“爱卿此次前往武昌可有所得?”

    “陛下,东虏在武昌府囤积了重兵,足足有四五万人!”

    王贺年也不废话,径直将探听到的情报说了出来。

    这下永历君臣皆是大吃一惊。

    四五万人,这可比之前他们的预估多的多,看来这注定是一场硬仗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