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主神餐厅〕〔如意事〕〔高龄巨星〕〔教父的荣耀〕〔逆袭〕〔万族之劫〕〔我的白富美老婆〕〔最强狂婿(又名:〕〔南景战北庭最新章〕〔婿势遮天〕〔崇原启示录之晴空〕〔白晚舟南宫丞〕〔林北林楠〕〔秦羽夏晓薇〕〔高考零分的我成了〕〔狂婿之死神归来〕〔狂人归来〕〔爱你成瘾:偏执霸〕〔许若晴厉霆晟龙凤〕〔都市之重回五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九十章 搞得就是心态(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相较于湖广其他城池,武昌可以算是绝对的重镇。

    武昌的地形极为复杂,王贺年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算摸清楚。

    他掏出一张亲手绘制的地图,仔细给朱由榔以及李定国讲述武昌的地形地市。

    “陛下,由长江、汉水登陆上岸,进入巡司河之口名为鲶鱼套。城南自西向东分别为望泽门、保安门、中和门。城东自南向北分别为中和门、忠孝门。城北为草埠门,城西由北向南分别为汉阳门、平湖门。”

    稍顿了顿,王贺年接道:“中和门外的南市十分繁华,颇有杭州武林门外的景象。凡是大宗物品皆是由船运来由此停靠上岸。”

    朱由榔抓住重点问道:“也就是说,大军走水路进发,一定会来到南市?”

    “也不尽然。如果走西边可以从汉阳门攻入,这里江面相对开阔,城门正对着汉阳。”

    王贺年咽了一口吐沫道:“不过从南面攻城更方便,这样水师战船有码头可以停靠。陛下请看鲢鱼口渡便是当年屈原流放湘地时登州之地。常言道长江以北汉水以西为楚,长江以南汉水以东为鄂。这条江便是分界线。”

    朱由榔听的津津有味。

    “你这地图怎么画的是个套着的?”

    王贺年连忙解释道:“陛下请看,标着鄂州城的是旧武昌城,建于唐宋时期。标着武昌府的是新武昌城,建于洪武年间。简单来说蛇山以北是旧武昌城-鄂州城,蛇山以南为新武昌城-武昌府。”

    王贺年这么一说朱由榔便清楚了。

    原来两座城池建于不同的时期,时间有先有后。先有的鄂州城,再有的武昌府。

    到了明代这两座城池合二为一,现在看到的武昌城便是这么来的。

    这其实和京师很像。

    当时京师最早只有内城,到了嘉靖年间才修建的外城。

    这种合城的过程其实也是城池演化的过程。

    这么说的话确实打南城要好一些,毕竟这里是明初修建的新城,一应衙门皆在此。

    “王卿,这次辛苦你了。”

    朱由榔对王贺年此次的行动很满意。

    如果没有王贺年混入武昌城,手绘了这么一份地图,朱由榔还真是两眼一抹黑,不知从何打起。

    但现在思路便清晰多了。

    鲶鱼套,朱由榔已经记住了这个名字。

    “能为陛下效力,乃是臣之荣幸矣。”

    王贺年慨然道:“这一路行来臣颇有感慨,不少百姓还是心向大明的。”

    “这么说来,倒是民心可用了。”

    朱由榔心道明军丢掉湖广的时间并不长,连一代人的时间都没有,也就是不到十年。

    这些记忆虽然未必有多完美,但至少要比满清统治时要好。

    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朱由榔还是有信心争取到这部分的犹豫派的。

    “传朕旨意,火速朝武昌进发!”

    朱由榔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拿下武昌了。

    你强任你强,老子朱由榔。

    在朱由榔的字典里,没有认怂这两个字!

    ...

    ...

    杭州府。

    两江总督朗廷佐、江宁提督管效忠、水师提督施琅齐聚一堂。

    前不久他们刚刚拿下了舟山,血洗了舟山城。

    郑成功所部家眷被他们屠尽,端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你不是打我南京吗?我便夺你舟山!

    虽然一来一回朗廷佐是亏了一些,但郑成功付出的代价也很惨重。

    朗廷佐能够想到郑成功麾下将士那种愤懑、狂怒、心酸、无奈的情绪。

    朗廷佐现在也能够鼓起勇气给顺治皇帝上表报捷。

    他向来是报喜不报忧的,有了舟山大捷,顺治皇帝的怨气应该能消散一些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稳住局势,形成对南京的合围。

    朗廷佐已经从各处调兵,集合于淮安、扬州、凤阳各府。

    至于浙江方面也动作频频,杭州、湖州、宁波、绍兴各府绿营已经悉数集结,随时可以向南京进军。

    “这次进攻舟山多亏了施将军了,来这杯酒本督敬施将军,聊表谢意。”

    朗廷佐面上带笑,举起酒杯道。

    施琅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连忙举起酒杯迎合道:“总督大人言重了。这些都是末将分内之事。郑贼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只留下一万人守舟山,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末将还没用力,就把他们杀光了。”

    施琅言语中透露出一股得意,毕竟他才是这次攻打舟山的指挥人,朗廷佐、管效忠都是跟着摘葡萄的。

    “哈哈,有施将军相助,本督更有信心拿下南京了。”

    “总督大人,这郑贼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管效忠也凑上前来,拍起马屁道:“届时总督大人诛杀郑贼光复南京,又是立下大功一件。说不定还能加官进爵呢。”

    不得不说,人都是爱听好话的。

    虽然知道加官进爵的机会不大,朗廷佐还是捋须笑道:“本督不求这些,本督只希望能够替朝廷做些实事。”

    “对了郎总督,下一步您想怎么打?”

    施琅其实并不介意和郑成功硬碰硬,但如果有更好的方式他一定不会硬刚。

    “施将军怎么看?”

    朗廷佐却是把问题推了过来。

    “依末将看,把郑贼引出来杀最好不过。”

    施琅笑吟吟道:“郑贼不是最重感情吗?总督大人不妨把斩下的明贼家眷首级悬挂在杭州城墙上。人们口耳相传迟早能够传到南京去。届时郑成功听到了不知会作何感想。他如果被激怒赶来报仇,我们便可以好生埋伏让他喝一壶。如果他不敢来,那就是不念旧情,光是士兵们的吐沫都能把他淹死!”

    经由施琅这么一番分析,朗廷佐觉得十分有道理。

    激将法搞得就是心态。

    郑成功不管受不受激都会有损失,而清军则会是受益的一方。

    施琅真是个狠毒的人啊!

    “施将军真是给本督献出一个妙计。本督这便命人去办!”

    朗廷佐自然愿意看到郑成功主动杀出来。

    在有充足的准备情况下他不相信郑成功还能打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