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王者再战〕〔大秦之我是子婴〕〔超越狂暴升级〕〔极品花都医仙〕〔最强上门狂婿〕〔撒娇小甜妻,总裁〕〔都市无双战帝〕〔诸天演道〕〔提前登陆武侠世界〕〔甜妻还小,总裁需〕〔最强狂婿归来〕〔最强上门女婿〕〔极品上门狂婿〕〔夫人娇宠手册〕〔妃要出位〕〔不灭霸体诀〕〔全能大佬又被拆马〕〔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楚扬苏芷洛〕〔童话里真不是骗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章 誓与昆明共存亡
    无意间朱由榔瞥到御案上的那方玉玺,一时心痒。

    他心道既然来了不妨盖盖这玉玺过一把皇帝瘾。

    思定之后朱由榔走至御案近前,双手攥紧玉玺重重的向一张白纸上盖去。

    谁知便在这时玉玺四周散发出刺眼的白光,朱由榔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良久他才重新睁开眼睛,而眼前的一幕直是让他惊呆了。

    他身处一间陈列室中,屋子里摆满了无数的老物件,都是普鲁士王国时期的枪炮火器。

    这个地方他再熟悉不过,明明就是他创立的私人普鲁士军械博物馆!

    每一件老古董都是他用心收来的。

    他顺手拾起一枚老古董手榴弹,在手心婆娑着。

    作为博物馆馆长他对其中每一件东西都如数家珍!

    只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说是因为那个玉玺?

    朱由榔又想起了那刺眼的白光,心中笃定一定是这个原因。

    嘶!

    朱由榔不仅倒抽了一口凉气。

    看来这个玉玺应该是一个媒介,能够让他进入到博物馆的空间之中。

    为了印证这一猜想,朱由榔再次盖下了玉玺。

    就在此时熟悉的白光再次出现,朱由榔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随后是一阵颤麻的感觉,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在寝宫中了。

    他的猜测没有错,这个玉玺真的是一个联通博物馆和永历时空的媒介!

    朱由榔欣喜若狂,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那枚他摸过的手榴弹竟然跟他一起出现在了寝宫中!

    朱由榔仔细观察了一番,不由得惊的深吸了一口气,这手榴弹怎么会变得如此光亮,简直就跟刚造出来一般。

    这还是他熟悉的老古董吗?

    莫非...

    朱由榔心中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曾经看过一部科幻小说,其中讲到了时空扭曲,同样的一个物件经过时空穿梭新旧程度会发生变化。

    莫非这些老物件经过时空穿梭变成新的了?

    若在以往朱由榔肯定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但已经发生了穿越这种难以解释的事情,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按照这个理论,这些原先博物馆中陈设的老物件都变成了可以直接使用的枪炮!

    这简直是老天爷赐给他的礼物!

    如果朱由榔没猜错的话,凡是他摸过的老古董都会在他加盖玉玺后随着他来到永历年间,这么说的话他岂不是多了一仓库的枪炮?

    这简直是大杀器!

    有了这些枪炮,要想守住昆明绝非什么难事!

    朱由榔本就觉得一味跑路不是什么办法,现在更加不想走了。

    大明仅剩下滇、川,已经到了寸土必争的地步!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朱由榔在大朝会上宣布决定留守昆明,不再迁移驻跸之地。

    一时间举朝哗然。

    经过一夜密谋,马吉翔好不容易想出劝说天子移驾滇西的说辞,圣上竟然突然决定留守昆明,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一向沉稳的李定国也有些慌乱。

    “请陛下三思,如今贵州已破,昆明实非久留之地。”

    李定国是一个十分自傲的人,连他都认为昆明守不住了,那难度自然是可想而知。

    不过朱由榔却是信心十足的说道:“晋王恐怕不知朕一年前派人买到一批泰西火器吧?这些火器朕一直没有舍得拿来用,如今却是到了使用的时候了。”

    李定国听得一愣。陛下派人去买了一批泰西火器?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当然这种疑问李定国是不可能在朝堂之上问出来的,那样岂不是置君父的威严于无物?

    “既然陛下早有准备,臣誓死追随。”

    思忖片刻,李定国沉声表态。

    永历帝是他效忠的对象,他与皇帝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既然皇帝决定留守昆明,他自然不可能弃皇帝而去。

    甚至他的内心中还有一些欣喜。一向胆小懦弱的天子这次终于表现出了一国之君应有的勇气。

    “陛下不可!”

    马吉翔见天子失了心智,实在忍不住了。他向外走了一步泣声道:“陛下千金之体,岂可置于险境。如今滇都实不可留!”

    朱由榔脸色瞬时阴沉了下来。

    他可不是原先那个软弱无能不辨忠奸的糊涂皇帝,马吉翔可是上了佞臣传的有名奸臣。可怜永历帝还一直信任他,先是委任他做锦衣卫指挥使,后来甚至直接拔擢他为内阁首辅。

    看起来马吉翔是为了永历好,实则是自己贪生怕死不敢一战。

    “朕意已决,马爱卿是想抗旨吗?”

    马吉翔霎时间面色惨白,他实在理解不了昔日那个懦弱不堪的庸主怎么突然变得乾纲独断起来,甚至隐隐有着二祖的遗风。

    “既如此,诸位爱卿便不用再准备迁蜀事宜了。朕意已决,誓与昆明城共存亡!”

    朱由榔说这话时豪情万丈,让本已心灰意冷的群臣复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或许,这次他们真的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

    ...

    退朝之后,被皇帝呛得灰头土脸的锦衣卫指挥使文安侯马吉翔召集其弟马雄飞、女婿杨在商议对策。

    马吉翔哀叹道:“不知陛下听信了什么谗言,竟然决定留守昆明,这简直是自寻死路啊。”

    马雄飞附和道:“大哥你已经尽了人臣的本份,如今皇帝要把大家往死路上引,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啊。”

    马吉翔闻言摇了摇头道:“我能怎么办?晋王的意思你也看到了,他是站在天子那边的。我虽然是锦衣卫指挥使,手中掌握天子亲军,难道还能抗旨不成?”

    杨在冷冷一笑道:“这天下又不是只有一个皇帝。如今残明只剩一隅之地,倾覆是早晚的事情。老泰山何不早作谋划?”

    马吉翔闻言面色一变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在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挑明道:“大清皇帝乃是天命所归,我听说凡是降清的臣子皆能保住爵位。老泰山看那孙可望不就被清廷封了王爵吗?老泰山若是降了过去,至少能够混得一个侯爵啊。趁着昆明城还未破老泰山不妨主动联系清军大将,届时清军攻城时老泰山打开一方城门迎清军入城,岂不是大功一件?”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