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王者再战〕〔大秦之我是子婴〕〔超越狂暴升级〕〔极品花都医仙〕〔最强上门狂婿〕〔撒娇小甜妻,总裁〕〔都市无双战帝〕〔诸天演道〕〔提前登陆武侠世界〕〔甜妻还小,总裁需〕〔最强狂婿归来〕〔最强上门女婿〕〔极品上门狂婿〕〔夫人娇宠手册〕〔妃要出位〕〔不灭霸体诀〕〔全能大佬又被拆马〕〔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楚扬苏芷洛〕〔童话里真不是骗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十三章 摧枯拉朽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吴三桂是在睡梦之中被惊醒的。

    他甚至来不及披挂甲胄,就在亲兵的催促下出了营帐。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溃逃的士兵,吴三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帅,是敌袭!”

    亲兵赶忙跟吴三桂解释道。

    “便是敌袭,也不该乱成这个样子!”

    吴三桂气的直吹胡子。

    诚然清军刚刚大败,但在野战中明军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眼下清兵们真是成了惊弓之鸟。

    绿营兵和吴三桂的本家兵是分开扎营的。绿营兵在外围,本家兵在内里。

    眼下溃兵大都是从西边来的,说明明军的主力在西边。

    吴三桂匆匆扫了一眼,发现本家兵的军纪还算严明,至少没有像绿营兵那样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念及此,他生出了整顿兵马与明军一战的念头。

    “传我将令,整兵列队备战应敌。”

    “大帅万万不可啊,明军这次袭营派出的乃是象兵。”

    亲兵见吴三桂想要迎战,连忙劝阻道。

    吴三桂闻言不由得一愣。

    象兵?

    明军竟然使出了这个杀手锏。

    遍观历史,象兵大概是和火牛阵一样恐怖的存在。

    不,象兵比火牛阵还要恐怖!

    光是看着一队象兵冲过来士兵就连胆子都被吓破了,哪里还有勇气整队应战?

    那和飞蛾扑火,螳臂当车有什么区别?

    此刻吴三桂的心寒了!

    列队应战无疑是死路一条,在象兵面前一切都是蝼蚁,马匹甚至会本能的逃走。

    “大帅,快跑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亲兵见吴三桂还在犹豫,连忙提醒道。

    吴三桂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明白跑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有道是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吴三桂怎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事实上他从来都是一个极致的利己主义者,从见势不妙献出山海关放清军入关时便是如此。

    如今自然也不会变。

    昆明惨败对吴三桂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很快他就找出了抽身事外之法。

    此法无他,推卸责任尔。

    吴三桂决定把责任全部推到赵布泰身上。

    反正赵布泰已经被明军乱炮轰死,死人是不会替自己辩解的。

    即便清廷方面心里清楚吴三桂也有责任,但也只能接受吴三桂奏疏上的说辞,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原因便是清廷忌惮吴三桂手中的这支大军,换言之吴三桂有着足够的自保实力。

    这便是吴三桂的底牌,便是清廷也不敢轻易的掀桌子。

    另一个原因便是清廷如今已经是无人可用。

    这也是为何洪承畴、吴三桂这些汉人愈发受到重用。

    以汉制汉是这些年来清廷的国策之一,短期内肯定不会改变。

    所以只要吴三桂逃走,把责任推到死人赵布泰身上,他便可以安然无恙。

    既然如此他为何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去主动迎战?

    诚然一开始吴三桂是抱着毕其功于一役的态度灭亡明廷的,但事态有变如今养寇自重也不失为一良策。

    历史上狡兔死,走狗烹的例子还少吗?

    留着个残明朝廷,吴三桂的作用便会凸显出来。

    残明朝廷能够翻盘?

    这吴三桂是绝对不信的。

    若是当初弘光朝廷尚且拥有一些可能,毕竟那时明廷还有半壁江山。整个最富庶的江南之地也都在明廷治下。

    可现在残明只有滇、川两省之地,便是让他们翻出花来还能够逆天不成?

    清廷便是靠耗都能把残明生生耗死!

    朱明的气运早在李定国攻打肇庆失败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既如此,便让残明朝廷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吧。

    很快,吴三桂便决定跑路。

    在亲兵的服侍下他迅速的翻身上马,狠狠一抽马鞭率先逃去。

    主帅跑路,嫡系本家兵们自然没有理由留下应敌。他们第一时间的追随吴三桂跑路,生怕跑的慢了被明军追上。

    至于赵布泰留下的八旗残部,也很快反应了过来纷纷上马逃命。

    剩下的大多是绿营兵。

    他们都是步卒,跑路是跑不了的,落在明军手中也是一死,索性心下一狠准备做殊死一搏。

    ...

    ...

    这自然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且不说明军象兵的优势。

    光是新式火铳(德莱塞步枪)带来的威慑力便让人头皮发麻。

    事实上明军一共也没有放几枪,但此铳射击的远距离和准确性让绿营兵完全没有抵抗的欲望。

    他们纷纷丢掉手中的兵刃投降。

    虽然知道投降的下场很惨,但能多活一刻便是一刻,求生本能在这一刻占据了绝对上峰。

    很快投降的绿营兵便被明军士兵五花大绑了起来。

    把命运交到别人手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他们只能如此。

    被俘的清兵有几万人之多。

    明军总不能全都杀了吧?

    同样的难题抛到了朱由榔面前。

    当李定国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他的时候,朱由榔感到无比震惊。

    “俘虏这么多人?”

    朱由榔踱着步子,思忖了片刻还是决定跟李定国商量一下。

    他发现自己对待这个时代的很多规则并不清楚,还有许多学习的空间。

    “依晋王之见,这些俘虏该如何处置?”

    李定国自然料到天子会发问,早有准备的他当即答道:“回禀陛下,一般会将把总以上的军官全部处死,其余俘虏打散分入各营充作夫子苦役。”

    李定国所说的正是这个时代处置俘虏最普遍的方式。杀掉军官剩下的普通士兵即便有心抵抗也没了主心骨。

    “只杀军官吗?”

    朱由榔却是皱眉道。

    李定国闻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听陛下这口气,莫不是想要把这几万清兵全部处死?

    杀这么多人用刀是肯定不行的,耗费气力且不说,刀都得砍豁口了。

    一般这种情况下就是坑杀,那是暴秦才能做出的事情啊。

    “陛下请三思,若是坑杀俘虏以后怕是再难遇到敌军投降的情况了。”

    朱由榔见李定国会错了意,便摆手解释道:“朕不是这个意思。朕是觉得不仅绿营军官该死,那些降虏已久作恶多端的老兵也该死。他们手中沾满了大明百姓、将士们的鲜血,罪恶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些绿营军官和东虏八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