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女王每天都在〕〔满级大佬是个小可〕〔第一弃少〕〔牧龙师〕〔太虚化龙篇〕〔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大英公务员〕〔返回1998〕〔从斗罗开始打卡〕〔顾先生请原谅〕〔我有百亿属性点〕〔反派大佬把娇妻人〕〔家有萌徒养成中〕〔山有木兮〕〔上门狂婿〕〔乔七七顾时礼〕〔朕又不想当皇帝〕〔回到民国当导演〕〔斩月〕〔********:王爷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十九章 国士无双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川东,奉节。

    这些时日以来文安之一直茶饭不思。

    重庆惨败让他心中悲痛不已。

    眼瞅着就要拿下重庆,谭诣却临阵倒戈杀了谭文,随即率兵杀入袁宗第的大营。

    毫无防备的靖国公袁宗第一时炸了营,阵脚大乱下只能选择退兵。

    更为可悲的是,姗姗来迟的潭弘并不是来增援的,而是赶来截杀一众明军的。

    将士们经过一番死战这才逃出一些来,不少大明儿郎都死在了江畔,连具尸体都没能留下。

    他们死的冤枉,死不瞑目啊!

    比战事失利更不能让文安之接受的是潭弘、谭诣的背叛。这些所谓的明军嫡系竟然还不如原来大顺军余部来的忠心。

    文安之要在这个时间点攻打重庆,为的就是分散清军的注意力,缓解云南方面的压力。

    重庆乃是水陆要冲,地理位置十分关键。只要重庆有难,清军大军一定会回救的。

    谁曾想会出现临阵倒戈这种事情。

    “督师,朝廷那边来旨意了。”

    便在文安之哀叹之时,家丁恭敬的在一旁和声禀报道。

    “朝廷来旨意了?”

    文安之大为吃惊,连忙命家丁把钦使请进来。

    他虽是穿了一身常服,还是下意识的整了整袍衫。

    来传旨的是个十分年轻的小太监,文安之自然是没有见过。

    由于事情太过突然,文安之来不及命人排香案,只能冲着御驾所在的方向下跪领旨。

    “臣太子太保兼吏、兵二部尚书,总督川、湖军务文安之恭迎圣旨。”

    那小太监见状连忙道:“陛下特地嘱咐了,文督师年纪已大,可以不用跪着领旨。”

    文安之却是连连摇头。他虽然已经七十余岁高龄,可把礼节看的比什么都重。

    见文安之坚持如此,小太监只得清了清嗓子开始传旨。

    看来朝廷已经知道重庆之战惨败的消息了,文安之心道。

    这封旨意该是陛下特地责斥他的吧?

    作为臣子没能替君上分忧,文安之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便是降职处分,文安之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怨言。

    但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圣旨中并没有提及重庆之战,反而着重在说昆明守卫战。

    而且,在天子与晋王的率领下,众志成城的明军竟然获得了昆明守卫战的大捷,斩首清军无数!

    文安之一时激动的胡须都颤抖了起来。

    朝廷已经多久没有打过这么提气的仗了?

    一路连败下来怕是将士们的心都寒了吧?

    这场胜仗对于大明将士士气的提振实在是太关键了!

    当听到清军大将赵布泰被生生炸死时,文安之感叹道天佑大明!

    从结果来看,朝廷算是保住了。

    文安之在这个时间点组织十三勋围攻重庆,就是行围魏救赵之计,想给昆明朝廷解围。

    既然朝廷无恙,那么重庆之战的失利也就勉强可以接受了。

    文安之正自听得兴起,那传旨的小太监又说起太子来川东抚军的事情,以及命文安之回昆明朝廷听勘的决定。

    文安之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向钦使再三确认。

    在得到准确的答复后,文安之的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他感到欣喜。大明天子还是有担当的。

    太子乃是国储,是国本所在。

    太子抚军便能代表朝廷的态度。

    起初文安之刚来川东时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受到十三勋的尊重,归根到底是朝廷对这些原大顺军余部太不重视了。

    除了加封爵位外,朝廷没有给袁宗第、李来亨等人提供任何实质的钱粮支持。

    这种情况下十三勋还能够奉永历朝廷为正朔,替朝廷做事已是殊为不易了。

    文安之花了很久的时间来改变十三勋对朝廷的看法,消解他们心中对于朝廷的顾虑。

    文安之甚至主动向天子请旨,请天子以朝廷的名义向十三勋保证,不会追究他们过往的“逆罪”。

    人心都是肉长的。长久相处下来,十三勋发现文安之这个甘愿在前线与将士们一道同甘共苦的“老家伙”还挺不错的,渐渐的也改观了对朝廷的看法。

    但文安之毕竟只是一个督师,他能让十三勋稍稍安心,却不能让他们彻底放心。

    毕竟谁也不知道朝廷说话算不算数,万一等到将来大明光复山河,天子又翻脸不认账,要清算他们了呢?

    这种感觉就像头顶悬挂着一支宝剑,虽然没有掉下来,但随时可能掉下来的恐惧感是令人窒息的。

    陛下看来是终于想明白了,决定让太子来到奉节,安十三勋之心。

    不得不说陛下此举十分高明。

    任何一个高官、宗室都起不到当今太子抚军的效果。这代表了朝廷对于十三勋的绝对信任,不然怎会把国本派到前线来?

    对此,文安之自然是感到欣喜的,他的努力没有白费,朝廷还是有雄心在的。

    但另一方面他又感到有些忧心。

    奉节毕竟在川东前线,距离重庆并不算远。

    眼下清军尚且没有攻打奉节的计划,但万一将来有了呢?

    天知道洪承畴这个老狐狸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太子乃是千金之体,万一有了个闪失,那对天下军民怎么交代?

    文安之当然明白太子尚在幼冲之龄,来到奉节更多的是起到一个鼓舞人心的象征作用。

    但这种不安的感觉还是深深埋在心底的,毕竟这些年在奉节待下来文安之十分清楚,这片区域并非十分安稳。

    至于陛下命他回昆明听勘,文安之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文安之是天启年间的进士,初为南京司业,崇祯年间擢升祭酒。后遭奸人构陷罢官归乡。

    隆武帝时期,征召文安之为礼部尚书,文安之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赴任。

    永历帝刚刚继位时,经瞿式耜推荐征召文安之为东阁大学士,文安之同样婉拒了。

    但到了桂林城破,朝廷危若累卵时文安之却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他不是一个爱惜羽毛的人,之前之所以不赴任是觉得自己力有不逮,把机会留给年轻人。

    但到了家国天下生死存亡的关头,文安之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无愧于心。

    对于朝廷的命令他是绝对的服从的。他相信陛下调他回昆明一定有通盘考虑。他只需要做好自己能做的,为中兴大明略尽绵薄之力耳。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