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强者帝天钧韩〕〔农门悍妻忙种田〕〔修罗神帝〕〔长生五千年〕〔龙神战王帝天钧〕〔非洲酋长〕〔总裁大人请克制〕〔穿越之花落彼岸〕〔洛诗涵和战寒爵听〕〔快穿吾之商铺〕〔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夏夕绾和陆寒霆〕〔替嫁新娘:亿万老〕〔最强药王〕〔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沐暖暖慕霆枭〕〔种种田唠唠嗑〕〔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四十七章 各怀鬼胎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贵州,吴三桂行辕。

    一身便服的清廷平西将军愁眉紧锁,心绪十分烦躁。

    这些时日来他一直托病不去经略府和洪承畴商议剿明之事,可洪承畴似乎盯着他不放,三番五次的派郎中来替他诊病。

    明面上洪承畴是关心他,实际则是在敲打他。

    别跟老子耍什么滑头,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

    嗯,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吴三桂又不傻,如何看不出?

    虽然这些郎中都被吴三桂赶走了,但若再演下去,怕是洪承畴是要翻脸了。

    其实吴三桂和洪承畴之间早有嫌隙。

    崇祯十四年,大明在关外只剩下八城,分别为锦州、宁远、松山、杏山、塔山、中前、中后、前屯。

    当时锦州被皇太极包围,为解锦州之围,当时的蓟辽总督洪承畴率领十三万大军,自宁远北上驰援锦州。皇太极知道后大喜,利用围城打援的策略将洪承畴困于松山一代。

    久困之际,洪承畴决定突围。

    可尴尬的是,就在这个命令下达后不久,吴三桂和大同总兵王朴一道跑路了!

    他二人率部一跑,明军立时阵脚大乱,逃跑兵卒无数。

    清军遂趁机追杀扩大战果。最终松山一战,明军全军覆没,元气大伤。

    至此松山、塔山、杏山、锦州四城尽失,宁锦防线土崩瓦解,洪承畴被俘。

    而这一切都是从吴三桂跑路开始的。

    身为主帅,洪承畴当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他心中对吴三桂势必是十分厌恶的。毕竟他是吴三桂的恩主,吴三桂却是完全置他的死活于不顾。

    权衡利弊之后洪承畴降清,以图再起。

    巧合的是后来吴三桂也降了清,二人再次同朝为官。

    只是那时洪承畴和吴三桂并没有太多接触的机会,是以避免了不少尴尬。

    但到了顺治年间,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洪承畴被委任为五省经略,吴三桂也被拜为平西大将军,受洪承畴节制。

    这就有些尴尬了...

    洪承畴是吴三桂的恩主,上峰。吴三桂是洪承畴的学生,下属。

    乍一看来这个组合很完美,但问题是吴三桂背叛过洪承畴啊。

    如此惨痛的记忆自然不会被轻易的抹去。

    洪承畴虽然嘴上不说,但实际行动中处处体现出对吴三桂的不信任。

    吴三桂之前打了胜仗还好,洪承畴不会做的太过。

    现在吴三桂昆明大败,灰头土脸的跑回贵州,洪承畴便克扣粮草,还逼着吴三桂出兵去剿灭水西土司。

    洪承畴存的是什么心思吴三桂怎会不知道?

    这是想借水西土司之手消耗吴三桂的实力啊!

    水西土司向来桀骜不逊,麾下族人又骁勇善战。

    眼下水西反叛,公然支持永历皇帝,洪承畴自然是要出兵镇压的。

    只是有那么多将领可以选择,他偏偏选了吴三桂,这不是报复是什么?

    吴三桂的本家兵是他在乱世立足之本。

    他之所以在明、顺、清之间来回斡旋,立于不败之地,就是因为他有这支精锐军队啊。

    若是本家兵打没了,清廷完全可以一脚把吴三桂踢开。

    别说是承诺的封地封王不会再有,恐怕平西将军的称号也得被剥夺。

    眼瞅着老尚、老耿家都有了封地,吴三桂心里那个嫉妒啊。

    照理说他是三人中出身最好,资历最老的,现在却混成这个模样,他不甘心呐!

    洪老匹夫,欺人太甚!

    吴三桂只觉得一口浓痰涌了上来,卡在了嗓子眼,又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花了很久时间,吴三桂才把心情平复了下来。

    眼下置气动怒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必须想好怎么回复洪承畴。

    吴三桂是肯定不会率兵剿灭水西土司的,那么便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吴三桂背负双手在屋内踱着步子,过了良久计上心来。

    哼,老匹夫,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

    ......

    “洪经略,吴三桂那厮竟然公然拒绝您的命令。说什么他的部属水土不服,出现大量上吐下泻的情况,无法行军打仗。这简直就是谎话连篇,哄小孩子的嘛!”

    赵良栋快步走进洪承畴的书房,气鼓鼓的说道。

    “擎之啊,不要急慢慢说。”

    正在临帖的洪承畴放下手中狼毫,和声说道。

    “洪经略,吴三桂这厮找的理由着实不怎么样。若是他刚来贵州也就罢了。他都到了一个月了,现在扯什么兵卒水土不服。早不服,晚不服,偏偏赶上要打仗不服了。依末将看,他是不服您呐!”

    洪承畴见赵良栋一副一点就着的小炮仗的样子,摇了摇头道:“擎之啊,要沉住气。”

    不得不说,如今的赵良栋很像是当年的洪承畴。

    年轻人嘛血气方刚,有火气是很正常的。

    只是该冷静的时候还是要冷静,不然怎么做出正确的决断?

    吴三桂的这个反应自然在洪承畴的意料之中。

    换做洪承畴是吴三桂,也未必会出兵应战。

    “如今这个局面吴三桂已经是公然违抗军令了,洪经略完全可以斩了他!”

    赵良栋说的自然是气话。

    别说是斩首吴三桂了,便是把他推出去打几十军棍,吴三桂都会立刻跟洪承畴翻脸。

    眼下的吴三桂很有实力,说是听封不听调也丝毫不为过。

    “他的兵卒不是水土不服生了病吗,本督便派郎中去诊病。他吴三桂可以自己拒绝看病,总不能不顾麾下将士们的死活吧。”

    赵良栋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

    不得不说,洪承畴这个计谋十分针对,甚至可以说是阳谋,明着来了。

    吴三桂是不可能拒绝的,毕竟洪经略为的是全体将士的身体着想。

    吴三桂若是拒绝,那就坐实了他之前在说谎。毕竟一个人生病可以抗,几万人生病是不可能抗的。

    “擎之啊,本督忘记跟你说了。朝廷昨日刚刚来了钦使。”

    洪承畴顿了顿道:“皇上对西南战事十分关切,得知昆明大败后龙颜大怒。如今朝中贵人都在责怪我们,皇上虽然出面力保,但也只能保住我们一时。”

    “啊!”

    赵良栋吃了一惊。

    “所以今年必须灭亡残明。”

    洪承畴攥紧拳头,毫不犹豫的说道:“老夫老了,没有几年活头了。但擎之你还年轻,要抓住这次机会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