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王者再战〕〔大秦之我是子婴〕〔超越狂暴升级〕〔极品花都医仙〕〔最强上门狂婿〕〔撒娇小甜妻,总裁〕〔都市无双战帝〕〔诸天演道〕〔提前登陆武侠世界〕〔甜妻还小,总裁需〕〔最强狂婿归来〕〔最强上门女婿〕〔极品上门狂婿〕〔夫人娇宠手册〕〔妃要出位〕〔不灭霸体诀〕〔全能大佬又被拆马〕〔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楚扬苏芷洛〕〔童话里真不是骗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五十章 硕鼠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挖掘战壕本身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很快将士们便在朱由榔的指示下挖出了一条简易战壕。

    炮弹本就有限,朱由榔当然不会用火炮真的去轰。

    好在他仅仅就着战壕讲了一遍原理,文安之就恍然大悟。

    和其他不问战事的文臣不同,文安之对于行军打仗十分关心。

    也许这是和南明危若累卵的形势有关吧。

    将士们脸上也都露出欣喜的神色,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战场之上火炮的威力。

    往往一炮下去死伤几十上百人。

    没有任何遮挡的情况下,血肉之躯完全无法承受这种伤害!

    但有了战壕就不同了,将士们可以躲在战壕里躲过东虏的炮击,再利用放炮的间歇向前推进。

    毕竟红夷大炮每放一炮,都需要用冷水对炮管进行降温,等到温度降下来才能继续放炮。

    而且东虏的实心炮弹面对战壕毫无办法,完全无法造成杀伤。

    而明军的前装滑膛炮则没有那么多的要求,放炮间隔也较短。

    且榴弹炮炸裂的碎片有可能伤到战壕里的将士。

    可惜东虏没有这么犀利的大杀器啊。

    朱由榔本以为他要大费唇舌的解释一番,不曾想文安之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这么强。

    都说古人刻板死板,不能变通。现在看来,简直就是扯淡。

    毕竟谁也没跟古人真的相处对话过,都是从史料典籍的只言片语中进行推断。

    这样得出的结论怎么可能准确。

    朱由榔感到十分兴奋。

    既然文安之和将士们可以接受战壕,那棱堡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吧?

    作为一名常住欧洲的私人博物馆馆长,朱由榔对西式棱堡自然并不陌生。

    棱堡的实战作用十分巨大,在关键地带修筑一些棱堡,能够有效阻止敌军的推进,说是铜墙铁壁也不为过。

    当然这得等明军拿下重庆之后再做筹划。

    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拿下重庆。

    朱由榔当即回到宫中命内侍韩淼草拟了一封圣旨,令人誊抄数份分别送往夔东十三家。

    圣旨中明确了各家的职责以及合兵的具体时间。

    最理想的状态是朱由榔亲率大军和十三家部众一起抵达重庆城下。

    朱由榔并不喜欢搞什么分兵的计划,能够一举克敌便倾尽全力,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

    ...

    重庆城,巡抚衙门。

    清廷四川巡抚高民瞻召集诸将一起议事。

    花厅之中再无平日里的欢声笑语,高民瞻和一干将领皆是神情严肃。

    “本抚今日召诸位来,是为了明贼之事。”

    高民瞻扫了一眼诸将,沉声道:“本抚刚刚得到消息,伪明国主朱由榔已经抵达奉节,正在筹划进攻重庆。”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议论开来。

    “抚尊,伪明国主带来了多少人马?”

    说话的乃是总兵王明德。

    作为高民瞻的心腹,王明德自然是急高民瞻之急。

    上一次文安之纠集夔东十三家进攻重庆时,高巡抚就差点吓得弃城逃跑,得亏他死命劝说这才作罢。

    王明德生怕高巡抚这次沉不住气,又动了跑路的心思。

    虽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但也得看是什么情况啊。

    重庆乃是重镇,又是清军在四川的唯一据点,要是重庆有失,而且是不战而失那高民瞻就是有十个脑袋也得被清廷砍了。

    别说是高民瞻的后台李国英,便是五省经略洪承畴也保不住他。

    而作为高民瞻的心腹,王明德势必也会受到牵连。

    为了自己的前程计,他也得劝住高民瞻。

    “这本抚怎么可能知道确切的数字。不过几万人肯定是有的。”

    高民瞻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样的话倒是没什么可怕的。”

    王明德给高民瞻壮胆道:“我们可以守住一次就能守住第二次,明贼无外乎是三板斧罢了。”

    “可是这次有李定国统兵。”

    高民瞻叹声道。

    “嘶!”

    众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李定国这个名号可实在是太响亮了。

    两撅名王不说,昆明之战还把吴三桂打的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若不是吴三桂跑得快,恐怕就交代了。

    这样一位很能打的将领竟然也来奉节了?

    不过仔细一想也就不难理解了,连伪明皇帝都来了,身为伪晋王的李定国岂有不来之理?

    李定国来了,那就有些麻烦了...

    毕竟这个人名号太响了,士兵们听到李定国的名号便两腿打颤,这仗还没打就先怂了,那还打个屁?

    王明德可不认为凭他一番忽悠,就能让士兵们悍不畏死。

    除了他麾下的亲兵和家丁,其余士兵大多是只能打顺风仗的。

    面对李定国的精锐,让他们摇旗呐喊还行。

    指望他们冲锋陷阵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抚尊,这件事需不需要告知总督大人?”

    一直沉默的谭弘发声了。

    作为降将他本该少说多做,但现在事关自己的生死,谭弘实在忍不住了。

    “总督大人离得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高民瞻叹了一声道:“再说总督大人手中也没有太多兵。即便他想援助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李国英是高民瞻的恩主,高民瞻怎会没想到李国英?

    只是因为他太过清楚李国英的实力,才不把希望放在李国英的身上。

    “或许可以向洪经略求援。”

    这下发声的乃是王明德。

    既然左右都要求援,倒不如早一些。

    洪承畴手中攥着一支大军。

    如今这些大军都在贵州驻扎实在是太浪费了,赶来驰援重庆是再合适不过了。

    “洪经略?”

    高民瞻闻言蹙眉。

    “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本抚与洪经略素来并无交情啊。”

    王明德心中直骂高民瞻糊涂。

    “抚尊,都这种时候了,私谊根本就不重要,只要洪经略和抚尊没有深仇大恨,就一定会来驰援。”

    高民瞻点了点头道:“想来也是如此。这样吧,本抚亲自写一封书信向洪经略说明情况请求援助。”

    听到这里王明德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只要洪承畴的大军及时赶到则重庆安矣。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