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强者帝天钧韩〕〔农门悍妻忙种田〕〔修罗神帝〕〔长生五千年〕〔龙神战王帝天钧〕〔非洲酋长〕〔总裁大人请克制〕〔穿越之花落彼岸〕〔洛诗涵和战寒爵听〕〔快穿吾之商铺〕〔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夏夕绾和陆寒霆〕〔替嫁新娘:亿万老〕〔最强药王〕〔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沐暖暖慕霆枭〕〔种种田唠唠嗑〕〔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五十四章 万县(第一更)
    从奉节乘船沿大江(注1)一路西行,便至万县。

    万县虽然属于夔州府管辖,但因为距离重庆府很近,也可以算作是重庆门户。

    如今整个重庆府尚在清军治下,万县这个要冲之地也跟着摇摆不定。

    前一阵子还姓清,过一阵子便改姓明。

    城头变幻大王旗,这在乱世再正常不过。

    这不,明军大军还没抵达万县,城中豪族便准备了吃食酒水,迎接王师的到来。

    朱由榔知道,这是朝廷威信丧失的缘故。

    要是在万历朝,哪怕是崇祯初年,这些当地豪族也不敢如此挑战朝廷的权威。

    朱由榔扫了一眼,发现跪在最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拔步走至近前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陛下,草民乃是何家族长何醇,得见陛下天颜三生有幸。”

    这个何醇抬头瞧了一眼朱由榔便迅速把头埋了下去,如同鸵鸟一般。

    “如今城中是你管事?”

    朱由榔追问道。

    “草民不敢,草民惶恐...”

    何醇连声道。

    “陛下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哪里那么多的废话。”

    近侍韩淼有些气恨的说道。

    这些土包子也太没有规矩了,连在御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弄不清楚。

    “啊,草民晓得,草民晓得。”

    何醇吓得冷汗直流,连连叩头请罪。

    朱由榔见他如此姿态,心中不免生出几分厌恶之感。

    可眼前之人貌似是如今城中的话事人,朱由榔还有用得到他的地方。

    “朕且问你,这万县如今有多少兵,多少民?”

    “啊,回陛下的话,城中除了五百名团练兵外再没有兵了,至于百姓嘛一共有三千余人。”

    何醇如数家珍般的说道。

    “只有三千人吗?”

    在朱由榔的印象中,万县是一等一的大县,竟然只有三千人?

    “陛下,近年来万县战事不断,不少人都举家迁走了。留下来的要么是家中产业太大舍不得搬走,要么就是老弱妇孺走不动路的。能有三千人已经不错了。”

    朱由榔听得直皱眉。

    好好的一座大县被搞成了今日的模样,真不知道是谁的锅。

    “陛下,草民已经备好了吃食,如果陛下不嫌弃,不妨进用一些。奥,行宫也已经收拾妥当,陛下您看...”

    何醇见朱由榔一行行色匆匆,定是急于行军便顺势说道。

    还别说,朱由榔真的有些饿了。

    如今天色渐暗,正好可以在万县落脚,明日一早再启程行军。

    “传朕旨意在万县驻扎一日。”

    “陛下英明。”

    何醇大喜,连忙送上一记马屁。

    朱由榔却对他的恭维不太在意,一甩袍袖径自朝城中走去。

    文安之、李定国等人紧随其后。

    却说朱由榔进入城中时,惊讶的发现城门皆已有不同程度的损毁。这样一座城池要想守住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难怪没有什么像样的兵卒愿意驻扎在此。

    毕竟即便在此驻防,敌军若是来犯大概率还是守不住的。

    与其把兵力浪费于此,还不如夺取一些外围戍堡来的实在。

    万县并不大,只有横竖两条主街道。这两条街道共同构成一条十字。

    所谓行宫不过是何醇临时腾出来的私宅。

    虽然远无法和真正的行宫相比,但三进的宅子多少还是可以撑一撑场面的。

    朱由榔也不想过于苛求条件,毕竟行军打仗在外,没有住帐篷已经很不错了。

    却说一干锦衣卫亲军将何家宅子里里外外搜了个遍,确认其中没有藏有刺客,这才敢向朱由榔禀报。

    朱由榔也有些乏了,命人打了热水准备泡个桶浴解解乏。

    很快热水便打好,朱由榔屏退左右宽衣解带,试了试水温便跳进桶里。

    “嘶!”

    这水真烫啊。

    朱由榔被烫的直咧嘴,花了好长时间才适应了温度。

    他闭上双眼仰躺在木桶上,难得的享受一回。

    由于朱由榔常年养尊处优,身子骨十分娇贵,急行军下来整个身子都快散架了。

    泡一泡热水澡有助于缓解疲劳,却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只可惜朱由榔还没享受多久,便听到韩淼在屋外禀报道:“陛下,晋王求见。”

    朱由榔直想翻白眼,这晋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真是太尴尬了。

    “咳咳,叫晋王等等,朕这便更衣。”

    尽管拥有了朱由榔的全部记忆,他还是不太习惯让别人替自己洗澡穿衣服。

    哪怕这些服侍他的人都是宫女、内侍。

    朱由榔跳出木桶来,熟练的擦干净了身子,然后换上一套崭新的中衣。

    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万恶的封建主义啊。

    一想到一些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却要一辈子在宫中伺候一个陌生男人,朱由榔就在心痛啊。

    关键这些姑娘可能一辈子都得不到君王的宠幸,投入和回报完全就不成正比!

    很快朱由榔便换了一身便袍,推门走了出来。

    “陛下,晋王已经在外等候。”

    “嗯。”

    朱由榔应了一声,调整了一番仪态便吩咐道:“宣晋王觐见吧。”

    韩淼连忙连忙一路小跑到月门处,笑声道:“晋王殿下,陛下宣您觐见呢。”

    李定国冲韩淼抱了抱拳道:“多谢韩公公。”

    他迈开方步走入院内,见天子就在槐树旁,遂快步走到跟前行礼道:“臣李定国参见陛下。”

    他只瞥了一眼,就发现天子的发髻上甚至还带着水珠,这显然是刚刚沐浴过的啊。

    他是不是来的有些不巧?

    不过事关重大,他是一刻也耽搁不得的。

    相信陛下应该是能够理解的吧?

    “晋王深夜陛见,所为何事啊?”

    朱由榔十分和气的问道。

    “启禀陛下,是那贼人何醇,他明面上恭迎陛下入城,暗地里却派人给重庆方面送信。如今信使已经被臣截获!”

    李定国带来的这个消息可谓是劲爆,朱由榔都不由得吃了一惊。

    那何醇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不曾想却是个两面三刀之辈。

    若不是李定国警觉,还真让他给混过去了。

    ...

    ...

    注1:就是这个名字,不是我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