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键盘有点萌〕〔凌天神帝〕〔穿到男频爽文里艰〕〔都市战神归来〕〔商海争锋〕〔上邪〕〔冥界追忆录〕〔大国重坦〕〔异世界道门〕〔重生八零甜妻美又〕〔重生之美利坚土豪〕〔幸孕宠妻战爷晚安〕〔萧天策高薇薇〕〔妻在上〕〔龙门赘婿〕〔总裁爹地霸气宠〕〔死亡作业〕〔玩家凶猛〕〔金色年代之我的19〕〔陆地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五十六章 明正典刑(第一更)
    翌日一早何醇全族近百口被绑缚至十字街处死。

    诛九族这种惩罚可以说是最严苛的了,只适用于谋逆、叛国等极重的罪行。

    偏偏何醇就是犯了叛国罪。

    如此罪大恶极之徒就不要怪国法无情了。

    万县的百姓有不少都赶来围观,有的对何醇破口大骂,甚至是吐唾沫。

    足以见得何醇平日里为富不仁不得人心。

    包括何醇在内的何家一家都身穿囚服被五花大绑跪倒在地,神情沮丧如行尸走肉一般。

    “时辰已到准备行刑!”

    监斩官正是晋王李定国。

    清楚天子真实想法的他恨不得立刻结果了何醇一族。

    刽子手都是明军将士们兼任,他们更是对何家人深恶痛绝。

    李定国下令后他们就把跪在第一排的何家人拖拽出一些,举起手中钢刀奋力挥下。

    但听噗噗的一声声闷响,一颗颗脑袋便滚落在地。鲜血如柱喷涌而出,无头尸体砰的倾倒在地。

    后排的何家人直是被吓傻了,个个吓得面色惨白牙齿打颤。

    有些甚至吓得大小便失禁。

    明军将士们厌恶的看了一眼黄白之物,像拖死狗一样把第二排何家人拖出。

    照样是手起刀落,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行刑的效率是很高的,没过多久何家近百口人就被全部处死。

    而何醇是这一切的见证者。

    天子特地下旨,命将何醇最后处死。

    便是要让这个叛国贼亲眼看看背叛大明的下场。

    对围观的百姓来说,之前只是开胃小菜,现在正菜终于来了。

    何醇现在已经是后悔不已,自己一个决定害得全族陪葬。何家也落得个亡族灭种的下场。

    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事到如今何醇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明军将士把他拖着绑到一根柱子上。

    行刑的将士虽然知道凌迟是杀千刀的意思,但并没有实际操作的经验。从何处下刀确实是个不小的问题。

    他拿着刀在何醇面前比划了半天最终在其胸口一划,算是开了头。

    本已经浑浑噩噩的何醇吃痛之下痛呼出声,真疼啊!

    他却不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等待他的还有数百上千刀…

    围观的百姓也被这场面刺激的纷纷高呼,让行刑人割的慢一些。

    “给我个痛快吧,求求你了。”

    第二刀,第三刀下去何醇已经快要崩溃,歇斯底里的哭喊着。

    “狗贼还想死的痛快,呸!”

    行刑的士卒呸了一声,随即挥刀又割了一刀。

    “狗贼,这就是叛国的下场。”

    …

    …

    也许是行刑之人经验不够丰富,手法不够纯熟,只用了三百余刀何醇便一命呜呼。

    行刑者只得将何醇的首级割下,和何家其他人的首级一起悬挂在万县城墙上示众。

    至于何家自然被抄家,家产全部充作军费。

    “陛下,何家族人已经尽数被处死!”

    李定国随即前往朱由榔处复命。

    朱由榔闻言点了点头:“希望可以警示后来之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从万县再向南去便是重庆府的地界了。

    朱由榔决定和李定国商议一番行进路线。

    却说君臣二人来到一张简易的地图前,朱由榔率先道:“要去重庆府城必过忠县。晋王觉得东虏会在忠县布防重兵吗?”

    李定国思忖片刻道:“启禀陛下,以臣对东虏的了解,他们应该不会守忠县。”

    李定国说的很自信。

    “东虏是很务实的。他们只拿那些他们拿的到的。拿不到的他们不会去够。”

    “晋王的意思是东虏根本不会去守忠县了?”

    朱由榔颇为惊讶的问道。

    “不出意外应该是如此。”

    李定国顿了顿:“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派出一支斥候队侦查一二,以防东虏使诈。”

    朱由榔点了点头。

    “这个却是自然。”

    “重庆方面的虏兵不会太多,这种情况下分兵的概率不高,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李定国侃侃而谈道:“如果一切顺利,这些沿途州县基本都不会抵抗,我们可以直接抵达重庆附近。当然,铜锣峡东虏是一定会守得。”

    铜锣峡可谓是重庆门户,清军便是放弃任何关隘也不会放弃这里。

    若是放在以前,要想攻下铜锣峡无异于痴人说梦。

    文安之都是把船停在江畔,命大军步行前往重庆城下攻城。

    这样做有一个致命的隐患,那就是明军水师随时暴露在铜锣峡清军的视野下。

    如果明军成功拿下重庆还好。如果攻打重庆失败明军想要撤退时,就会面临铜锣峡中清军的猛攻。

    几个月前文安之所部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当时二谭临阵反水,杀的袁宗第部大乱。

    溃败之下明军只能选择撤退,但这时铜锣峡中的清军突然杀出,将不少明军战船击沉。

    突遭变故,本就是溃败之军的明军阵脚大乱,士兵们都争抢着希望能够上船。

    但船只的数量是有限的,又损毁许多,最终不少明军将士没能上船,被清军追兵赶上惨死在江畔,连江水都被染红。

    更为可怕的是,因为地势的原因,铜锣峡中的清军可以看到明军,明军却看不到清军。

    所以最理想的情况下是一举拿下铜锣峡。

    这样不仅可以水路进攻也可以陆路进攻。

    即便攻城不利选择撤退,明军也可以站在一个主动的位置,不至于过于狼狈。

    当然,攻打铜锣峡势必是一场恶战。

    个中利弊还是应该要权衡一二。

    “陛下,文督师对进攻重庆经验丰富,这次还要多多倚重他老人家啊。”

    虽然和文安之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李定国深深的被这个老头子折服了。

    倔脾气、认死理,但是做事认真负责,丝毫不拖沓不甩锅。这和他印象中的明廷官员完全不同啊。

    若是大明的官员都像文安之一般,或许当初天下都不会大乱吧?

    “这个嘛…便是朕不说,文督师也要追着来啊。”

    朱由榔笑道:“有晋王与文督师一文一武在,此战必胜矣。”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