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错为帝王妻〕〔白泽兰〕〔灵魂订造师〕〔哈利波特之炼金术〕〔我可以点化诸天〕〔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重生霸婿霍不凡〕〔霍不凡宁雪晴〕〔纵意人生秦浩〕〔最佳良婿秦浩〕〔重生之网络争霸〕〔冠冕唐皇〕〔一号狂婿〕〔重生投资大佬〕〔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明尊〕〔都市猎人〕〔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道祖,我来自地球〕〔看守魔女们的典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六十六章 人尽其才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很快,明军便控制了重庆城的各个要冲。

    负隅顽抗的清军被尽数斩杀,首级挂在了城墙之上。

    朱由榔以天子之尊乘船进入城中,放眼望去城中满目疮痍,不由得慨叹在乱世百姓才是最苦的存在。

    尽管明军已经最大程度的约束军纪,但要做到完全不打扰百姓的生活是不可能的。

    李定国得知天子进城立刻赶来迎驾,朱由榔亲切的慰问了李定国和一干破城有功的将士。

    李定国却没有居功自傲,而是在第一时间将王贺年推了出来。

    “启禀陛下,此次大军之所以能这么轻易的攻破重庆,这位壮士居功至伟。”

    王贺年连忙冲朱由榔叩首道:“草民参见陛下。”

    朱由榔遂细细观察起王贺年。

    此人明显刚刚剪了辫子,却是个光头的形象。不过其双目炯炯有神,一身的英气。

    这个应该就是文安之口中的暗桩王贺年了吧?

    文安之此刻就在身边,朱由榔朝他投过询问的目光。

    “陛下,此人便是王贺年。”

    文安之点了点头以做回应。

    “文督师果然没有看错人!”

    朱由榔赞许道:“如此义士,朕若多得一些何愁不能扭转乾坤。”

    “陛下谬赞了,草民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

    “你的这点绵薄之力,省却成百上千将士的伤亡啊。”

    朱由榔笑道:“功就是功,过就是过。朕又不是昏君,这点都分不出来吗?”

    “王贺年,朕若是命你来锦衣卫中做事,你愿意吗?”

    天子突然发问让王贺年愣了一愣。

    陛下叫他去锦衣卫中做事?

    天呐,他没有听错吧?

    朱由榔当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事实上这是他一直以来就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沐天波现在虽是锦衣卫指挥使,但一些细节的东西是无法亲自去做的。

    加之其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对做一些暗中的事情也有些抗拒抵触。

    这就需要挖掘出一些年轻人。

    朱由榔虽然有意挖掘人才,但身边皆是行伍军士,很少有适合做锦衣卫这种情报搜集工作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当初崇祯帝裁撤锦衣卫,使得锦衣卫只剩下一个仪仗的功能。自那时起,锦衣卫的人才便断档了。

    再至甲申国变,神州陆沉,南明的朝廷走马灯似的来回更换,朝廷能够凑齐一干文武百官就已经很不错了,又哪里去寻找合适的人来做锦衣卫呢?

    是以即便是朱由榔的锦衣亲军,也多是能打敢打之辈,却不是擅长搜集情报之流。

    而今日王贺年令朱由榔眼前一亮。

    “陛下问你话呢。”

    文安之见王贺年愣住了,连忙提醒道。

    “啊!草民愿为陛下肝脑涂地。”

    王贺年只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

    在之前他只不过是一介商贾,虽然帮助明军破城,但想着最多得到一些封赏。

    谁曾想天子竟然直接要将他吸纳进锦衣卫中!

    锦衣卫是什么,那可是天子亲军啊。

    能够在天子身边替天子做事,这简直是莫大的荣耀!

    老王家这是时来运转了啊!

    王贺年压抑住心中的狂喜,冲朱由榔叩首行礼。

    朱由榔点了点头。

    此子虽然年纪轻轻但很有城府,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在满清眼皮子底下完成此等壮举的。

    “你是文督师用的人,朕信得过。到锦衣卫后便好好做事吧,朕不会亏待你的。”

    此刻王贺年简直幸福的要晕过去了。

    天子这番话简直比任何封赏还有用。有这句话在,他便是简在帝心了啊!

    ...

    ...

    却说朱由榔摆驾巡抚衙门,一干武将随侍在旁。

    由于不久前这里刚刚爆发了一场激战,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不过朱由榔却并不太在意,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

    “启禀陛下,伪清巡抚高民瞻已经被射杀,巡抚衙门里的人皆被拿下。”

    李定国十分耐心的说道:“这些人如何处置,听候陛下发落。”

    “皆处死吧。这些人都是高民瞻的心腹,留下来他们也不会替朕做事的。”

    朱由榔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的处事原则。

    两军对垒,总会有胜利方和失败方。

    那么获胜方就要面临如何处置俘虏的问题。

    这些俘虏中有的可留,有的必须杀。

    比如敌方将领的亲兵、家丁这些,是必杀无疑的。

    若留下来,则会是个祸患,他们随时可能作乱。

    若是同情心泛滥一味求仁,不但是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将士们不负责。

    “臣遵旨!”

    李定国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总算放下了。

    起初他还担心天子生出宋襄公之仁,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多了。

    “对了,王明德追到了没有?”

    朱由榔忽然想起城中清军还有一支突围,遂追问道。

    李定国面色一红,有些尴尬道:“回陛下的话,此贼跑的甚快,臣已经派人去追了。如今铜锣关在我军手中,他跑不了的。”

    李定国这话说的十分在理。

    这时候铜锣关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若是当初明军没有选择从水路攻打重庆而是绕过铜锣关走陆路,现在王明德部清军就可以轻松的经由嘉陵江逃走。

    但现在铜锣关在明军手中,王明德便是插翅也难逃。

    捉住此獠只是时间问题。

    “这便好。”

    朱由榔点了点头:“此战新军发挥的如何?”

    这一战可谓是新军招募以来的第一战,朱由榔很在意新军的发挥遂主动问道。

    “回陛下,新军表现的很老成,完全不像是第一次作战。”

    这倒不是李定国刻意美化。

    因为明军自始至终打的都是顺风仗,新军又多是使用火器的枪炮兵,打起顺风仗来不要太舒服。

    “这便好。”

    朱由榔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新军士兵们没有来得及与清军展开肉搏战,但也算见到了血练出了些胆气。

    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慢慢来吧。

    “相信不久消息就会传到贵州了。不知洪承畴会作何打算。”

    如今重庆虽然打下来了,朱由榔却没有设想中那么喜悦。

    毕竟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洪承畴不会善罢甘休,等待明军的将是又一场****。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