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私人医生〕〔墨少夫人又出走了〕〔家有萌妻宠上天〕〔穆霆深〕〔温言穆霆琛最新〕〔烂柯棋缘〕〔他从地狱里来〕〔魔帝归来〕〔她惊艳了时光〕〔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我是大佬爸爸们最〕〔五个孽徒都想争夺〕〔原来我已经满级了〕〔被贬下凡后,成了〕〔叱咤风云陈苍生〕〔都市战帝〕〔秦未央林意晚〕〔都市无双战帝〕〔雄兵归来〕〔都市绝品战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七十六章 精忠报国(第一更!求推荐票,求追读啊~)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四明山是浙东第一高山,地势极为险要。

    也正因为此,清军几次围剿四明山都没有成功。

    只要清廷不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派大军一举剿灭四明山的抗清势力,就凭浙东绿营这些虾兵蟹将,何守义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便是给这些为虎作伥的败类一百年,也拿不下四明山一个山头!

    当然若是离了四明山,让何守义和清军绿营硬碰硬,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总体来说双方的战力半斤八两,清军绿营在财力上稍稍占优。

    却说何守义派士兵去山下张贴告示招募义士,谁料只过了几个时辰他们便折回了聚义厅。

    众多熟悉的面孔中夹杂着一张十分陌生的面庞。

    何守义挑了挑眉质问道:“这个人是?”

    “启禀总兵,此人自称是张本兵的信使,从舟山来。”

    一名小卒连忙答道。

    张本兵?

    本兵是兵部尚书的别称,永历朝加封的兵部尚书有很多(只是封号,正印堂官只有一个,南明喜欢玩这套),可姓张的兵部尚书只有一个,那就是张煌言。

    永历十二年,天子派使者到达福建,封郑成功为延平郡王、招讨大将军,张煌言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

    这些官职名头可谓响亮,一时间无人不知郑延平,张本兵。

    何守义自然也不例外。

    前不久郑、张联军攻打南京失败,不得已撤回海上。

    据说他们退到了舟山,重新整顿兵马。

    可是这只是传言,并没有人亲眼看到。

    这种时候突然冒出一个使者,确实有些可疑。

    作为四明山地区的抗清武装领导者,何守义必须对麾下的弟兄负责。

    是以他必须首先确认这个使者的身份。

    不然若是此人是东虏的奸细,混入四明山中那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你是张本兵的信使,可有证据?”

    “当然有!”

    那名张煌言的信使名叫张武,人如其名长得孔武有力,一身的腱子肉。

    他小心翼翼的从随身包裹中取出一封信来,十分郑重的递到了何守义的面前。

    “这是张本兵的亲笔信,还请何总兵过目。”

    何守义不由得面露尴尬。他虽然习得一身本领,可是并不识字。

    非但是他,整个四明山中实字的人也屈指可数。

    “崔秀才,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念?”

    周立和白了一眼一旁的崔秀才,替何守义解围道。

    崔秀才咳嗽一声道:“就在这里念?”

    “废话,这聚义厅里的都是咱过命的弟兄,你是信不过谁?”

    “周将军误会了,崔某不过是随口一说。”

    崔秀才自讨没趣,悻悻然的苦笑一声,接过信封抽出信纸展开来念。

    “四明山何总兵亲启...”

    崔秀才平日里跟一群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共处,根本没有地方施展才华。

    最多也就是替将士们写写家书。

    如今得了机会,他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

    他念的音调抑扬顿挫,甚至加了不少语气词,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何守义和周立和大眼瞪小眼,心道1读书人就是会整这些。

    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在书信里一写却是让人听都听不懂了。

    好在崔秀才念完之后又用大白话解释了一番,众人这才明白了大致的内容。

    “崔秀才,这信可是真的?”

    何守义也没啥可遮掩的,直接冲崔秀才问道。

    “这个信应该是真的。总兵大人且看,这印戳和沧水先生的一模一样。世间再无第二个张沧水啊。”

    崔秀才吞了一口吐沫,嘿然一笑道:“张本兵还在信后附了一首诗,总兵大人要不要听听?”

    何守义闻言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这个崔秀才不是明知故问吗?

    但他又不能不听,这样既是对张煌言的不尊重,也容易让信使看轻了自己。

    “念罢。”

    崔秀才见何守义吃瘪,心中直是升起一抹快感。

    你强任你强,老子秀才郎。

    平日里不是耀武扬威的吗?看把你给能的!

    现在还不是得求着老子给你念?

    “这首诗名为《满江红?怀岳忠武》。”

    崔秀才刻意顿了一顿,酝酿了一番情绪念道:

    屈指兴亡,恨南北、黄图消歇。便几个、孤忠大义,冰清玉烈。赵信城边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惨模糊、吹出玉关情,声凄切。

    汉宫露,梁园雪。双龙逝,一鸿灭。剩逋臣,怒击唾壶皆缺。豪杰气吞白凤髓,高怀眦饮黄羊血。试排云、待把捧日心,诉金阙!

    他念完之后洋洋得意的扫视了众人一番,见没有任何表情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这些个泥腿子丘八是真的不懂诗啊。

    见周立和瞪着他,崔秀才打了个寒颤,十分识趣的主动解释道:“呜呼哀哉,张本兵这首满江红真是作得极佳啊。借词怀古,极言国朝兴衰之事,但哪怕只剩下逋臣怒击,也要豪杰气吞白凤髓,高怀眦饮黄羊血。颇有岳武穆当年之气魄。”

    在场众人即便没读过书,也知道岳武穆是谁,也听说过满江红。

    张煌言这词不但是向岳武穆致敬,也是在表达自己的心声。

    那就是哪怕再艰难困苦,哪怕只剩下一兵一卒他也要跟东虏干到底。

    豪杰气吞白凤髓,高怀眦饮黄羊血,这不就是壮士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意思吗?

    试排云、待把捧日心,诉金阙!不就是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意思吗?

    虽然处处模仿,但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匠气。

    何守义顿时觉得热血沸腾,深吸了一口气道:“张本兵一心为国,说是本朝岳武穆也不为过。他亲自写信给本总兵,是希望本总兵也能像岳武穆那样精忠报国啊!”

    何守义这番话直是说到聚义厅诸将的心坎里了。

    他们能够聚在这一起,十分的不容易。

    不是为了匡扶大明,谁愿意冒着随时掉脑袋的风险跟东虏对抗?

    大伙儿之所以能够坚持下去,便是因为心中有那么个念想:

    有朝一日,王师北定中原日,他们能够成为中兴大明的英雄。

    ...

    ...

    ps:第一更送到求推荐票,求追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