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私人医生〕〔墨少夫人又出走了〕〔家有萌妻宠上天〕〔穆霆深〕〔温言穆霆琛最新〕〔烂柯棋缘〕〔他从地狱里来〕〔魔帝归来〕〔她惊艳了时光〕〔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我是大佬爸爸们最〕〔五个孽徒都想争夺〕〔原来我已经满级了〕〔被贬下凡后,成了〕〔叱咤风云陈苍生〕〔都市战帝〕〔秦未央林意晚〕〔都市无双战帝〕〔雄兵归来〕〔都市绝品战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九十六章 皇太子拜师(第二更,求推荐票啊!)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似乎看出朱由榔在想什么,文安之和声道:“陛下,老臣也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多做一些事情。老臣年迈不能披甲上阵执剑杀敌,但教书育人这种事情还是能做的。太子殿下是大明的未来,老臣愿意倾囊相授,还望陛下准许。”

    文安之这番话说的极为真诚,朱由榔听了直是十分感动。

    这种忠直赤诚的臣子,大明还是太缺了啊。

    “文阁老,朕准了。”

    朱由榔微微颔首,转向韩淼吩咐道:“去把太子叫来。”

    “遵旨!”

    韩淼躬身领命退出殿去。

    过了约莫半炷香的工夫,皇太子朱慈煊便被带到殿外。

    经过至奉节抚军一事的历练,他的眼界与胆识已经有了不少的提升,再不是那个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金丝雀了。

    在内侍的唱诵下,朱慈煊躬身进殿,冲朱由榔跪倒行礼道:“儿臣参见父皇。”

    朱由榔清了清嗓子道:“朕唤太子来是为了拜师一事。文阁老躬忠体国,才学满腹。朕欲让你拜文阁老为师。”

    朱慈煊来的时候就听韩淼提醒,心中早已有了准备。

    “儿臣谢父皇恩典。”

    说罢他转身冲文安之拜道:“请文先生收孤为学生。”

    文安之满受此礼后起身将皇太子朱慈煊扶起,感慨道:“太子殿下言重了,臣必定竭尽所能倾囊相授。”

    朱由榔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十分欣慰。

    有明一代尊师重道的礼节还是执行的很到位的。即便是皇家也不例外。

    除了拜师时皇太子需要向恩师行跪拜大礼外,臣子给皇太子授课时,皇太子是要站着听课的,以此表示对先生的尊重。

    而在清朝,这却是彻底反了过来。

    臣子给皇子讲课要下跪,没错要下跪!

    这简直颠覆了华夏几千年尊师重道的传统。

    纪晓岚就因为一次给皇子讲课时没有跪着,被乾隆严厉斥责,认为他不守规矩。

    这简直是本末倒置,贻笑大方。

    当然,明代太子在听先生讲课时先生虽然不用下跪但也要站着。

    能够享受皇太子叩拜的机会只有一次,那就是在拜师礼上。

    礼毕,朱慈煊便算是正式成为了文安之的学生。

    朱由榔还是感到有些欣慰的。

    常言道能者多劳。既然文安之自己执意要做太子的老师,朱由榔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只希望朱慈煊能够跟着文安之多学些治国之术,他百年之后可以继承皇明大统成为一代圣君。

    ...

    ...

    南京龙江关,废弃多年的龙江船厂重新启用。

    在施琅的建议下,龙江船厂优先赶制大型海船。

    在嘉靖朝之前,整个大明八成以上的大型海船都是龙江船厂造出来的。

    譬如郑和下西洋所用的宝船,就是出自这里。

    极盛之时,光是这里的工匠便有四百余户,吃住都在船厂里。

    造出的船只据记载船长四十四丈四尺,阔一十八丈;中船长三十七丈,阔一十五丈。

    后来因为海禁政策龙江船厂废弃。

    反倒是隆庆开海后,福建等地造船业飞速发展,福船成为了主流船型。

    施琅被清廷派来江南是要对付占据舟山的郑成功、张煌言部明军的。

    思来想去若在浙江沿海造船,一来容易被明军发觉提前做好准备。二来还需要征调工匠十分繁琐。

    但若是重新启用龙江船厂,则事情变得简单许多。

    南京城中有现成的工匠,现成的船坞,甚至连河道水闸都是现成的。

    只要疏通疏通,修修棚子就好了。

    施琅现在缺的是时间,要的是效率。

    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出一批能够与郑成功水师抗衡的海船来。仅仅靠郎廷佐、管效忠、梁化凤之流手中的海船,就贸然跟郑成功开战就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没有人比施琅更清楚郑氏水师的强大,只有做到至少五五开他才会主动出战。

    不然若是届时清军战败,他在清廷和顺治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

    施琅自打降清后在京师赋闲多年,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机会,他自然不能轻易错过。

    好在郎廷佐此人不是专权贪功之辈,对施琅的建议悉数采纳。

    照这个节奏下去,用不了多久施琅就能拉起一票海船。

    火炮问题也是亟待解决的。在大规模海战中,双方除了拼谁的船大船多,再就是拼谁的炮多。

    清军的火器配置中,火炮是远远重要于火铳的。

    施琅已经跟郎廷佐打过招呼,届时要把江南清军中一半以上的火炮尽数装在水师海船之上。

    这一点郎廷佐不难办到。毕竟他是堂堂两江总督,总揽江南军政大权。这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只有列装到这个程度,施琅才有信心和明军开战。

    虽说舟山易守难攻,但也要看双方的战力对比。

    清军就曾多次攻占舟山,打的张煌言仓惶逃亡海上。

    其实施琅对郑成功能坚持到现在是有些惊讶的。

    当初郑芝龙降清,郑成功愤然出走独自拉起一支人马可谓是白手起家。

    那时候怎么看郑成功都是死路一条。

    殊不知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的郑氏水师比之郑芝龙当年的那支无敌之师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真的就是信念的力量吗?

    施琅对此嗤之以鼻。人还是要认清现实的,便是如此也不过是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罢了。

    最终所有人都要臣服于大清的统治,那么为何不早早归降占个好位置呢?

    ...

    ...

    注1:《通典·开元礼类籑》记载:皇太子服青衿,至学宫门外,跪。执事者引立于学宫东阶,西面。博士降俟于学宫内东阶下。相者引皇太子入。执事者奉酒、修案以从。皇太子入门而左,诣西阶之南,东面,跪,拜;博士答。太子还避。遂进,授币;奉酒壶修案者从奠于博士前。皇太子拜。博士受币。执事者取酒壶修案以东。皇太子拜讫,相者引皇太子出。礼成。

    这里明确记载皇太子拜师是要行跪拜礼的,之后历朝基本都沿用。清朝反倒是先生拜皇子,真是令人咋舌。

    注2:关于龙江船厂的详细描写,可以看老坤的老书,这里不再赘述。

    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