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最佳女婿〕〔我真的会炼丹〕〔长生1000000年〕〔快穿大佬她总被男〕〔明朝狠人〕〔傅少我把你给甩了〕〔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农门追妻令:娘子〕〔小阁老〕〔快穿:反派BOSS是〕〔飞越泡沫时代〕〔重生后我成了权臣〕〔钢铁蒸汽与火焰〕〔太虚化龙篇〕〔重生女首富:娇养〕〔逍遥战神〕〔最强上门狂婿〕〔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团宠妹妹又被拆马〕〔最强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冲杀
    赵良栋的标营军法队构成一道难以逾越的防线。

    只是这防线防的不是明军,而是自己人!

    清军溃兵不断冲击着本方阵型,如果不加以遏制,照着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溃散之势就会蔓延全军,神仙难救!

    军法队的执法兵毫不犹豫的挥舞着刚刀,斩杀那些后退的溃兵。

    没多久钢刀便砍卷了刃,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赵良栋直皱眉头。

    他也不想弄成这个局面,怪只怪明军太狡诈,处心积虑的摆了他一道。

    这种时候一定不能心软,只要止住溃败之势重整旗鼓,赵良栋有信心击溃明军。

    毕竟在绝对兵力上他处于优势,虽然这优势正在不断被蚕食,但还是肉眼可见的。

    那些溃兵见军法队丝毫没有感情的挥刀砍杀,皆是被吓破了胆。

    与明军交战仍有一线生机,后退却是必死。

    明眼人都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决定。

    这些前一刻还在拼命狂奔的溃兵纷纷调转身子,朝明军冲杀而去。

    人就是如此的现实,总会作出利益最大化的决定。

    朱由榔见状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冷兵器时代的军队能够承受的伤亡率极为有限,如今已经近乎到了那个临界值。

    赵良栋不惜动用军法队杀人立威,就是知道清军快要崩溃了。

    这种时候朱由榔要做的只是再加上那么一把火!

    “继续投掷!”

    此番虎贲军中土手榴弹存量充足,朱由榔也没有丝毫藏掖的意思,尽数抛出一举克敌。

    “轰!”

    几十枚手榴弹同时扔出,在清军密集的人群中爆炸。

    由于此刻清军士兵全部挤在一起,手榴弹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到处都是断肢残臂,清军士兵的情绪彻底崩溃,哇哇的大叫哭嚷着。

    他们是血肉之躯,怎么能与会施展妖法的明军较量?

    这下不管军法队再怎么维持秩序,这些清兵们都不管了。

    他们再度朝赵良栋的本阵冲去!

    赵良栋见状嘴巴都要气歪了。

    这些怂人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赵良栋朝侧翼瞅了一眼,那是上三旗军队的位置。

    如此精锐自然是用来压阵的。

    可此时赵良栋却意外的发现上三旗的军队竟然在撤离!

    见势不妙的旗兵们可不想跟着这些绿营兵陪葬,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撤离!

    他娘的!

    赵良栋快气昏了过去。

    这就是鳌拜口中天下无敌的上三旗?

    我呸!

    被卖了的赵良栋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立即撤离。

    光靠标营的几千人是不足以压制数万溃兵的,届时他和他的心腹极有可能被乱军吞噬!

    虽然心中极不情愿,赵良栋也必须这么做。

    这次进攻宜宾已经毫无疑问的失败,撤回河对岸还有机会卷土重来。若是头铁在此死战,很可能全军覆没。

    此刻赵良栋要考虑的不再是军功爵位,而是性命!

    “撤军!”

    他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

    只见清军的帅旗迅速的向河岸移动,这些溃兵见状纷纷朝帅旗的方向逃命。

    虽然他们已经彻底崩溃,但本能的还是要想往人多的地方走。

    此刻有些清兵刚刚登上河北岸,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见同伴们朝自己涌来。

    一些反应慢的清兵被人群挤倒落入河中,连喝了几口河水才挣扎着站起来。

    也有那些不走运的又被连着踏上数脚,再也没能起来。

    上三旗的旗兵相对好一些,他们每个人都有马骑,可以从容不迫的撤离。

    望着在河水中互相推搡的明军士兵,他们神情极为冷漠。

    死道友不死贫道,有这些绿营兵去死,他们才能更阿全的撤离。

    ...

    ...

    到了这一步,朱由榔的计划已经全部实现。

    明军像驱赶牲畜一样驱赶清兵,直到数万清兵被驱赶到跑马河北岸。

    整个河岸上一片混乱,清兵们皆是争抢身位,希望能够快一些逃命。

    可越是如此,他们行动的便越是迟缓,彼此之间互相倾轧,很多都溺水而亡。

    事实上这一段的河水并没有多深,只是他们跌倒后就再难站起来。

    对朱由榔来说,这自然是一个绝好的消息。

    尽可能的在这一战消耗清军的有生力量,接下来的对抗中明军将占据绝对的主动。

    李定国麾下的骑兵皆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老兵,十分清楚这个时候该做什么。

    他们只需要在两翼缓缓压缩逃命清军的空间,然后看着这些溃兵互相踩踏而死。

    人在混乱中是十分盲目的。

    如今的清兵便在这一阶段。

    根本没有人抬起头去看远方,所有人只顾得脚下这几步。

    赵良栋知道已经无力回天,便迅速带着标营渡过跑马河,追赶上三旗的旗兵而去。

    至于这些绿营兵,能逃走多少算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

    ...

    朱由榔不记得这场追杀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

    总之,当一切结束的时候跑马河里到处都是清兵的尸体。

    由于朱由榔下了死命令,明军士兵们对这些求饶的清兵没有丝毫的怜悯,皆是一刀斩杀。

    粗略的算一算,此次斩杀的清兵至少有几万人。

    李定国作为指挥追击战全过程的将领,自然立有大功。但回想起来,他却是胆战心惊。

    若是当时清兵离陛下再近一些,或许就能有流矢伤到天子了。

    若陛下真有个好歹,便是杀了再多的清兵也没有意义。

    那李定国就无法对大明的文武百官,大明的千万百姓交代!

    以身诱敌的主意是陛下自己出的,但李定国作为臣子自然应该及时劝谏,不能让陛下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以后他便是死谏也不能让陛下再置身险境了。

    朱由榔却不知道此刻李定国在想什么,见他面色阴郁和声道:“晋王觉得,我军是否应该乘胜追击?”

    李定国愣了一愣,这才意识到天子在向他问话,连忙道:“穷寇莫追,再说敌军都是骑兵,应该也不太能追得上。”

    ...

    ...

    ps:更新送到,求票啊。老坤已然泪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