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至尊神婿叶昊〕〔最强仙尊混都市〕〔绝世赘婿叶昊郑漫〕〔我要嫁顾家〕〔一品农家妻夏盈〕〔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苏阳叶芷涵〕〔龙王殿苏阳〕〔终极龙王苏阳〕〔女权世界修仙记〕〔少年风水师〕〔吴峥林夏〕〔吴峥林夏〕〔1311吴峥〕〔乘风少年吴峥〕〔缘来爱情只为你〕〔农门婆婆她养崽有〕〔摊牌了我就是收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百零八章 郎施为奸(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钱塘繁华甲天下,自古无能出其右者,即便江南诸镇也是如此。

    在杭州的这些日子,朗廷佐心情很不错,甚至比在南京的时候还要舒服。

    皇上的旨意已经降下,只是对其呵斥了几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处罚。

    这其中固然有皇上命他戴罪立功的意思,但和朗廷佐突袭舟山,立下功劳将功补过也有很大关系。

    自救者天救之。

    朗廷佐一下子从失地的罪臣便成了收复舟山的功臣。

    虽然功过相抵,但总归是件好事情。

    当然这归功于施琅的建议。

    施琅一系列的举措堪称神来之笔,避过郑成功的主力,专攻薄弱环节,收效甚佳。

    为此朗廷佐特意找来施琅赴宴,算是当面致谢。

    他果然没有看错人,施琅真的是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人。

    却说施琅身着一件牙白色道袍赴宴。

    如果不看他黝黑的皮肤和脸上的疤痕或许朗廷佐会真的把他当做一个书生。

    “哈哈,郎总督别来无恙啊!”

    施琅眯着眼睛,一边拱手一边笑道。

    “施将军今日心情不错啊。”

    “那可不,郎总督设宴相请,鄙人自然要好好吃一顿了!”

    “哈哈,施将军快人快语,真是有意思。本督就喜欢和有意思的人打交道。”

    朗廷佐挥手道:“施将军入席吧。”

    由于是家宴,朗廷佐并没有命人摆的很豪奢,不过鸡鸭鱼肉该有的硬菜基本都有。

    “看总督大人心情这么好,可是朝廷的旨意下来了?”

    施琅可谓是人精中的人精,见朗廷佐主动示好,知道一定是有好事情。

    现在还有什么比获得朝廷的认可,坐稳位置保住顶戴花翎更让人高兴的呢?

    “正是。皇上圣明,命本督戴罪立功,本督自然不会令皇上失望!”

    朗廷佐冲北边拱了拱手作出一副忠臣孝子的模样。

    “有总督大人这样忠贞不二的臣子在,皇上自然可以放心了。”

    “来人呐,奏乐起舞!”

    朗廷佐马屁被拍的很舒服,眯着眼睛拍了拍手。

    立时便有身着薄纱的妙龄女子鱼贯而入,丝竹管弦雅乐四起,更有婀娜舞女扭动腰肢。

    “施将军,本督之前酷爱饮酒。但随着年纪大了,反倒喜欢饮茶。施将军可知道酒和茶的区别?”

    施琅悠悠说道:“酒喝了寒,茶饮了暖。”

    朗廷佐哈哈大笑道:“妙哉妙哉,施将军果真是一妙人尔。”

    “郎总督,末将这次来还带来一个好消息。”

    施琅酌了一口酒,淡淡说道。

    “哈哈,施将军真是本督的福星啊。”

    朗廷佐自然是没料到是什么好消息,眯着眼睛道:“本督洗耳恭听。”

    “郑贼军中有一虎将名曰余新,是施某旧日的好友。近日他写信给施某表示愿意投诚。”

    朗廷佐眼睛一亮道:“这余新现任何职?”

    “前锋镇提调。”

    施琅怕朗廷佐不知道这个官职是什么意思,便将郑成功军中职位等级做了个简要的叙述。

    如今清军阵中能将其如数家珍的除了施琅也就只有黄梧了。

    黄梧也是郑成功旧将,只是他降清的时间没有施琅早,名气也没有施琅大。

    稍顿了顿,施琅接道:“如今余新奉命镇守镇江,如果我军攻入他可以尝试配合打开城门。”

    朗廷佐很是敏锐,他当即听出了余新不是镇守镇江的主将。

    “这余新上面可还有人?”

    施琅点了点头道:“镇守镇江的乃是郑成功的长子郑经,辅佐他的是甘辉。”

    朗廷佐闻言不禁皱眉。

    “这么说来,这个余新最多算个老三。”

    施琅微微咳嗽了几下,有些尴尬道:“这话说的不错。不过有时也不能全看身份地位。余新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影响镇江的得失。”

    朗廷佐追问道:“他手下有多少人?”

    施琅举起三根手指道:“三千!”

    朗廷佐皱眉道:“三千人未免太少了吧。镇江至少有两三万守军。”

    施琅不疾不徐道:“郎总督,三千人已经不算少了。首先明贼自己不知道余新已经反正,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这种情况下,如果余新突然率部杀出是很容易控制一面城门的。”

    朗廷佐细细一想似乎是这么个道理。

    他们并不需要镇江的城门全部大开,只要打开一面城门清军就能迅速进入。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在巷战中清军完全不会吃亏,凭借人数的优势清军可以迅速的控制镇江,消灭所有城中的明军。

    不过有一点朗廷佐有些疑惑。

    那就是这个余新是真的归降还是诈降。

    “施将军,这个余新信得过吗?”

    朗廷佐毫不犹豫的问道。

    “哈哈,总督大人真是快言快语。”

    施琅和声道:“总督大人是怕余新是诈降吧?”

    其实朗廷佐有这个顾虑也很正常。

    毕竟这关乎到数万士兵的身家性命,也关乎到朗廷佐的项上人头。

    朝廷可以准许他一次失利,不可能接受连着两次惨败。

    如果朗廷佐攻打镇江失利,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会被逮拿进京问罪。

    很有可能朗廷佐会因此人头落地。

    所以对朗廷佐来说,攻打镇江必须有必胜的把握。如果没有把握朗廷佐宁可去攻打。

    “然也。”

    “这倒也简单,末将可以充作先锋。如果余新是诈降那么最多不过折损末将所部,总督大人可以拿末将来顶嘴。”

    施琅说的云淡风轻,朗廷佐听了却是尴尬无比。

    “咳咳,本督不是那个意思。”

    哪怕他心里真的是抱着这个想法也不好直接说出来。

    毕竟他还要和施琅共事,不能让施琅觉得他是一个冷酷无情随时可以抛弃属下的上峰。

    “总督大人即便是这个意思也没有关系。末将可以来担这个风险。”

    施琅气定神闲的说道:“因为末将相信余新不是诈降。”

    施琅之所以这么肯定完全是凭感觉。

    或者准确点说施琅认为余新跟他是一类人。

    长期和余新的共事,施琅对余新的性格了如指掌!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