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她来运转〕〔潇潇无情烟雨空〕〔致最初的温柔〕〔重生之御医〕〔娘子威武:丞相夫〕〔状元是我儿砸〕〔次元法典〕〔重生毒后,帝王不〕〔朕醉了〕〔重生青梅逆袭记〕〔智慧追寻者〕〔北不见南枝〕〔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农女殊色〕〔拐个王爷来生娃〕〔神魂丹帝〕〔霸道总裁追爱记〕〔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我的人生重置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师神医 第八百二十八章 消息
    消息

    消息

    他要是早知道那个女子跟王欢有关,他就不敢掺合这件事。

    王欢眼神冰冷的看着他,这让李飞更加心慌,脑门已经磕出血了,但是王欢越沉默,他心里就更加煎熬。

    “王前辈,这是飞镰教做的,与我无关,请前辈明察啊。”李飞哭天喊地。

    “我的朋友是在你的地盘上被人抓走,与你无关?”王欢冷笑,眼里杀意阵阵。

    李飞感觉自己遁入了冰窟,抖着身子说:“前辈,那是飞镰教干的,飞镰教让我帮他们找人,我惹不起他们呀。”

    “那么你惹得起我?”王欢冷哼。

    李飞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无论是飞镰教还是王欢,他都惹不起。

    包间里的人发愣,这个人谁呀?居然这么狂妄自大,敢把自己与飞镰教相提并论!

    “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带我去找飞镰教。”王欢道。

    李飞浑身一颤,找飞镰教?这不是让自己送死吗?可要是不答应王欢,他现在立刻就要死。

    心里权衡之后,还是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多谢前辈,我愿意将功赎罪。”

    王欢脸上的杀意这才消失。

    李飞道:“前辈,飞镰教在江北很神秘,一时间我也很难确定他们的位置,请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保证把飞镰教的住址查出来。”

    “好,一个小时后,要是得不到我想要的,什么后果,你知道的。”王欢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红酒,等着李飞的答案。

    李飞不敢怠慢,甚至还不敢动小动作。

    在王欢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他还没这个胆子。

    他拿出手机,开始给江北市各路朋友打电话,打听飞镰教的消息,过了十几分钟后,李飞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前辈…大事不好了。”李飞挂断电话,已经快哭出来了。

    “怎么,还没找到?”王欢脸色沉郁。

    李飞嘴皮子哆嗦了一下,担心道:“已经找到了,可是我这么大张旗鼓的找飞镰教的消息,恐怕已经传到了飞镰教的耳里,我担心他们会有所准备。”

    王欢才不管他们有没有准备,得知飞镰教的地址后,直接站起来:“准不准备,对我来说没有区别。既然已经知道他们的地址,那就出发吧。”

    李飞惊讶,小心翼翼的问:“前辈,你不慎重一下?飞镰教人数众多,高手如云…”

    “哼,区区一个飞镰教,还不值得我慎重。”王欢一脸不屑。

    现在除非是真神强者降临,就算遇见真仙转世,他也无惧。

    李飞脸颊下的冷汗一层层滴落,咬着牙说:“请前辈跟我来,我这就带前辈过去。”

    两人走出包间后,里面的人彻底炸了。

    “那人究竟是谁,竟然让李总这么害怕,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江北什么时候有这么牛逼的人了,口气大的吓死人,连飞镰教都不放在眼里。”

    “走,咱们跟上去。”

    “今晚,江北不平静,说不定要血流成河。”

    …

    飞镰教的地址并不在喧嚣的城市里面,这些从洞天福地出世的势力,依然热衷将宗门建立在偏僻之地。

    江北市的山少河多,飞镰教的总部便在一条江的江中心的一个小岛上。

    飞镰教总部。

    因为建立在江面中间,飞镰教的守卫并不是很森严,毕竟如果有人袭击,需要乘船过来,到时候造成的动静,让他们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此刻,飞镰教的大厅里。

    一个年轻女子浑身被困的严严实实,掉在半空中间,这人正是宁香甯。

    “贱人,你偷窃我飞镰教功法,罪不可赦!还不赶紧把功法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在宁香甯的下方,一个年轻男子满脸阴鹫,手里拿着一条鞭子,盯着被吊在半空的宁香甯怒道。

    宁香甯盯着下面的男人,苍白而又疲惫的脸上满是嘲讽。

    “你们还要不要脸,这功法是欢哥送给我的,与你们飞镰教有什么关系?”

    那男人冷笑道:“那就是你欢哥偷了飞镰教的功法,既然你不是的罪魁祸首,只要你交出功法,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呸!想要明抢,还找这么多借口?”

    “虚伪!”

    “你别在这里做梦了,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把欢哥给我的东西交给你们的。”

    宁香甯属于那种外柔内刚的女人,面对飞镰教的逼迫,更是露出深深的不屑。

    “啪!”

    男人一鞭子狠狠地抽在宁香甯的身上,那鞭子上还有倒勾,一鞭子下去,倒勾嵌入皮肤里面,随后一甩…

    顿时,被抽的地方就是一片血肉模糊。

    “贱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宁香甯咬着牙。

    “少帮主,这个女人的骨头很硬,咱们这样打,她是不会告诉我们的。”一个属下走上来,冷笑的说。

    邱江也有些头疼,这女人已经抓到手里几天了,各种逼问手段都使出来了,可是这个女人的嘴还

    是很硬。

    真要是下了狠手,万一这女人撑不过去,功法落空,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什么办法?”邱江看着属下问道。

    那属下脸上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打量着被吊在空中宁香甯道:“少教主,这个女人长的这么水灵的,这样打下去实在心疼,不如将她交给兄弟们,让兄弟们轮流照顾,看她说不说!”

    宁香甯听到这里,那里还不明白对方想要干什么!

    “畜牲,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畜牲!”宁香甯双眼喷火,用力的挣扎,摆动身体。

    邱江看他剧烈的挣扎,这可是前面从未有过的事情,当初无论他怎么严刑拷打,宁香甯都不吭声。

    现在看剧烈的反应,就知道这一招有效。

    他拍了拍那属下的肩膀,称赞道:“不错,不错,还是你脑子灵活,等会我让你排在前面。”

    “谢谢少教主。”这个属下贼眉鼠眼的笑了起来。

    邱江大笑一声,吩咐道:“把这个女人放下来,衣服全部脱光,在场的兄弟们人人有份,老子要看看她究竟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头牌经纪人:你老〕〔明朝败家子〕〔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