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强者帝天钧韩〕〔农门悍妻忙种田〕〔修罗神帝〕〔长生五千年〕〔龙神战王帝天钧〕〔非洲酋长〕〔总裁大人请克制〕〔穿越之花落彼岸〕〔洛诗涵和战寒爵听〕〔快穿吾之商铺〕〔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夏夕绾和陆寒霆〕〔替嫁新娘:亿万老〕〔最强药王〕〔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沐暖暖慕霆枭〕〔种种田唠唠嗑〕〔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百二十八章 郑经大摆鸿门宴(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镇江,守备府。

    世子郑经和大将甘辉及家将郑奎齐聚一堂。

    郑经清了清嗓子道:“据线人回报,前锋镇提调余新有反心,其暗中结交叛贼施琅,欲献城投虏,其心当诛!”

    甘辉闻言直是皱眉道:“这厮是国姓爷一手提拔起来的,怎么如此狼心狗肺!”

    郑奎冷冷道:“有道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有的人就是蛇蝎心肠,你便是待他再好他也会反过来咬你一口!”

    “世子殿下,消息来源可靠吗?”

    郑经微微颔首道:“是直属我的暗探奏报,确切无疑。”

    “嘶!”

    甘辉闻言倒抽了一口凉气。

    “枉我跟他兄弟一场,不曾想这厮竟然阴险如斯。真是人心难测啊!世子殿下,您决定怎么处理这厮?”

    郑经做了个划脖子的动作,甘辉心领神会。

    有一句话说的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时候狠辣是对自己和军队的负责。

    况且国姓爷也给了世子一定自主权,准许他在紧急时候当机立断。

    虽然余新是前锋镇提调,但世子依然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像这种忘恩负义的狗贼斩了便斩了,不但没有损失反而大有益处。其军队还能打散整编,战力不降反升。

    “只是余新毕竟是前锋镇提调,手里攥有重兵,要想制服他并不容易。最好还是不要火并,不然死的都是自家兄弟。”

    郑奎的建议还是很有道理的。

    毕竟现在镇江守军都是郑家军一脉,自相残杀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我决定诱骗余新前来赴宴,然后趁机一举将其拿下。”

    郑经虽然很年轻,但是已经显露出十足的魄力,这一点和乃父郑成功十分相似。

    郑成功也是从一个国子监监生迅速蜕变成了一个统兵大将。

    郑经现在的环境肯定是比郑成功当年要好的,至少他不用担心募兵筹粮的事情。

    如今明军兵多将广,粮草充足。

    可谓是要地盘有地盘,要军队有军多。

    郑成功又给了郑经极大的自主权,就是希望郑经能够展现出一些不同寻常的能力。

    镇守镇江便是郑成功考验郑经的一次大考,如果郑经表现的出色,郑成功会给郑经更多任务。

    所以余新的人头便是郑经向郑成功证明自己能力的最好东西。

    “余新会来吗?”

    甘辉却是有些担忧。

    从余新的表现来看,此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阳奉阴违诡计多端。

    这种人一般警觉性都很高,轻易不会相信别人,尤其是在如此敏感的时间点上。

    “便说本世子很欣赏他,想要宴请他。他肯定以为我是有意拉拢自己的班底,会放松警惕。”

    郑经的这个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

    如今郑经即将成年,急需要组建一套自己的班底,余新手握重兵被盯上也很自然。

    这套说辞只要余新不是太狡猾应该不会猜到。而且余心现在肯定不想暴露自己,如果借口不来那就太明显了。

    “那就试一试吧,我提前在守备府里埋伏重兵,只要他一到我们就将其拿下!”

    甘辉攥紧拳头道。

    “有劳甘将军和郑将军了。”

    郑经其实内心是很紧张的,不过他没有丝毫表露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独自面对挑战,父亲不在身边他能靠的只有这两名忠臣的将领。

    能否诛杀余新,整肃军队就看这一遭了。

    ...

    ...

    余新府邸,郑经派来的人刚走,余新便召集心腹商议。

    “世子这个时候邀我前去赴宴,不知是何用意啊。”

    余新一边捋着胡子一边悠悠说道。

    “将军,别管世子是什么用意,您借口不去就是了。这种时候还是要小心谨慎为妙,以免发生不测啊。”

    发声的是余新的部将柴武。作为最早就跟着余新混的人,柴武牢牢的绑在余新的利益链上。

    不管余新作出什么决定,柴武都会跟着他。

    余新降清,柴武自然也会降清。

    余新觉得有些道理,点了点头道:“只是本将以什么理由不去呢?称病?可刚刚来的信使已经都看到了,本将不像是得了病啊。这个理由怕是蒙混不过去。”

    柴武眼珠子转了转道:“就说您忽然染了一种怪病,会传染。世子肯定也不想被传染吧?”

    就在这时,余新的军师郝文摇了摇头道:“非也。这个理由实在是太夸张了,定会被人一眼识破。眼下余将军绝对不能引起世子的怀疑,不然前功尽弃矣。”

    论绝对实力,余新所部肯定不及郑经。区区一个前锋镇,要是和郑经、甘辉统领的中军火并基本没有胜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施琅大军攻打镇江之前,余新都必须有所收敛,夹起尾巴做人,绝对不能让郑经怀疑他的忠心。

    这下余新有些犹豫了。照理说他不想去赴宴。但军师说的也不无道理。

    现在顺着郑经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万一让郑经有了警觉,岂不是全完了。

    “只是万一世子已经怀疑我了,那该怎么办?”

    “那将军就更应该去赴宴了,在宴会上极尽谄媚奉承之事,拍的世子飘飘欲仙,让他不再怀疑将军。”

    在郝文看来,郑经最多只是对余新有所怀疑,并不能断定余新有反心。

    这种情况下,余新是不用太担心的。

    余新背负双手在屋子里踱起步来。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郝文和柴武说的都很有道理,但到底如何选还要他自己定。

    思来想去,余新还是决定前去赴宴。不过他要做好一应准备。

    “本将去赴宴的时候,统兵权就交给柴武你了。如果一有异动,你立刻前去包围守备府!”

    “末将得令!”

    柴武直是大喜。

    余将军这是对他充分信任啊,这种时候把统兵权临时交给了他!他一定要报效余将军的知遇之恩!

    “罢了,便是一场鸿门宴,本将军也得去。”

    余新叹了一声道:“不然若是真拼起来,胜算不是很大。区区一个小娃儿,不会有那么多的坏水吧?”

    再说刘邦赴鸿门宴不也是没有什么事吗?有惊无险,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