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人生陈歌〕〔农门辣妻:将军追〕〔韩三千苏迎夏最新〕〔龙归天下〕〔韩三千苏迎夏〕〔韩三千苏迎夏〕〔拥有无限点券是什〕〔群武天下〕〔张玄林清菡入赘神〕〔至尊人生陈歌〕〔入赘神婿张玄林清〕〔重生后,渣总追妻〕〔至尊人生陈歌〕〔陈风李佳佳柳碗〕〔霸婿崛起〕〔女主她一心想当状〕〔我的傻白甜老婆〕〔最强赘婿苏充〕〔医武苍龙〕〔不凡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诛杀叛贼(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余新身着软甲前来赴宴,既在郑经意料之外,但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

    看来余新还是对这场宴席有所防备,这才会做了相应准备。

    不过在郑经看来这无所谓,软甲能防得住弓箭,却防不住刀斧。

    他的这五百甲士可不是吃素的。

    一番乱砍之下不把余新这十来号人砍成肉泥都对不起自己。

    “把他们全部杀光!”

    一开始郑经是想要擒杀余新,明正典刑的。

    但现在看来余新早有防备拼死抵抗。

    这种情况下一味的要求擒杀难度太大。

    倒不如直接将余新斩杀来的痛快。

    反正之后也可以把余新的首级割下来示众,效果不会差太多。

    郑经一声令下,厅内的刀斧手步步紧逼。

    余新被团团围住却也不慌,他冷笑一声道:“郑经小儿,你以为有了马信反水便能拿死我?我不妨告诉你!只要一个时辰内我不能走出这守备府,我的人就会把守备府团团围住。你想要杀我立威,我便和你鱼死网破!”

    郑经摇了摇头道:“余贼,你以为本世子是被吓大的吗?且不说马信已经分走了你的部分兵力。便是你麾下满员要想跟本世子扳手腕也是不自量力。杀光!”

    余新见多说无益也抽出腰刀准备死战。

    他的十余名亲卫将余新围在中间。

    他们皆是身手矫健以一敌十之辈,此番自知九死一生,也要和郑经手下甲士死战到底,以报答余新知遇之恩。

    如此近距离的搏杀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就是最原始的方式。

    凭借本能的力量、兽性进行殊死一搏。

    面对挥砍来的刀斧他们拼尽气力,但事实证明是无济于事的。

    软甲防得住弓箭,却完全防不住刀斧。

    一斧子下去连人带甲被劈开一个巨大的豁口。鲜血从豁口里涌出,空气中瞬时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

    哪怕是再勇敢的汉子,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会露出惊恐的神色。

    余新的这些护卫也不例外。

    他们脸色苍白,口中喃喃念着什么。

    尽管奋力支撑但失血过多仍然让他们力有不逮坐倒在地上。

    “郑经小儿!我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余新见心腹一个个倒下,眼神中终于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他现在真的有些后悔没有听部下的建议,来参加了这个鸿门宴。

    原来郑经早就怀疑他了。

    他这一来等于是羊入虎口,送到了郑经面前啊!

    自知是必死,余新自然是要过一过嘴瘾。

    他破口大骂,污言秽语相继喷出,端是将老郑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你郑氏本是一海贼出身,却在这里装什么忠义臣子。你祖父郑芝龙不是亲手把隆武帝卖了降清的吗?我这么做和你祖父有什么区别,你凭什么这么对我!真实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余新这句话却是戳到了郑经的痛处。

    郑氏一族因为郑芝龙降清而四分五裂,这也是郑成功心中永远的痛。

    他起兵反清便是希望能够弥补郑芝龙犯下的过错。

    这样郑氏一族在百年之后青史之上还可以不至于那么难堪。

    这件事在郑家军中已经是禁忌一般的存在,根本不容许外人提起。

    &

    -->>

    nbsp; 而如今余新想疯狗一样不断揭短,郑经如何能不怒!

    “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们全部杀光!”

    这下郑家甲士们不会给余新再聒噪的机会了,他们一拥而上将余新乱刀砍死。

    余新到死都张着嘴想要逞一时口舌之快。

    “把余新的首级割下,去他军中宣告,余新已死,只究其心腹首恶,普通士兵不究。”

    “世子殿下英明!”

    甘辉由衷的说道。

    郑经的这一系列布置可谓是完美,临场处理也很果决毫不拖泥带水。

    甘辉自问换做是他也不可能做的更好了。

    “都是自己人,尽量还是不要再起冲突的好。”

    郑经叹了一声道:“把尸体拖出去这里处理干净吧。”

    ...

    ...

    “余将军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事了吧?”

    柴武见天色已经黑透,心里十分焦急。

    按照之前的约定,余将军应该已经回来了啊。

    “柴将军莫慌,或许是酒宴之上余将军起了兴致,贪杯了呢。”

    郝文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悠悠说道。

    柴武却是心里忐忑不已。

    余将军走后他的右眼便一直在跳,总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的简单。

    “柴将军尽管放宽心,不会有事的。”

    郝文端起一杯茶水有滋有味的酌了一口。

    便在这时屋外响起了一阵喊杀声。

    柴武大骇,破口大骂道:“你这狗军师劝余将军去赴这什么狗屁宴会,现在出事情了吧。”

    “唉,柴将军你怎么骂人呢。有话好好说啊!有道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郝文还在摇头晃脑的说着,柴武一把将其推开叱责道:“都火烧眉毛了还在这里说这些废话!我当初怎么没把你一刀捅死!给老子闪远一点!”

    柴武心道余将军肯定已经出事了。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把余将军的部众组织起来跟郑经拼上一枪。

    哪怕实力不济也不能坐以待毙做那砧板人的鱼肉任人宰割!

    他柴武绝不会引颈就戮!

    郝文被推得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实在搞不明白事情怎么就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郑经不过是十几岁的娃娃就有这般手段,这也太恐怖了吧。

    那他现在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郑经是个狠辣之人,那他留下来多半也是难逃一死,不如趁着柴武还在抵抗,他趁乱跑路吧。

    两军交战激战之时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开溜的人。

    说干就干!

    郝文这便赶忙去收拾包裹。

    作为余新的首席军师,郝文平日里没少得赏赐,钱财还是收敛到了一些的。

    他将金银细软一齐塞到包裹里,又在上面塞了一些衣物,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后这才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

    此刻大营乱作一团,到处都是互相砍杀的士兵,郝文吓得两腿发软只得暂且躲在一颗槐树后面,他刚打算把包裹放下,便觉得后心一凉。

    他扭头去看,只见柴武恶狠狠的盯着他,啐骂道:“狗军师还想跑!”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