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片荒芜,药石无〕〔随身空间:兵王的〕〔摘仙令〕〔农女福妃名动天下〕〔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总裁表示:夫人够〕〔从斗破开始当大佬〕〔掌柜的悠闲生活〕〔诸天普渡〕〔无双仙帝〕〔我的姐姐是扶弟魔〕〔杨辰秦惜〕〔超凡神尊斗苍穹〕〔不败战神杨辰〕〔国啤〕〔杨晨秦惜〕〔阴阳异闻录〕〔杨晨秦惜〕〔战王归来〕〔杨辰秦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 船渡汨罗江(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过了十五,正月便过了一半。

    按照天子的圣旨,剃了光头的王贺年收拾行囊正式启程前往长沙。

    和前往武昌前一样他准备了全套的度牒等伪造的身份信息。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清占区除了和尚和道士,一切男子必须要留那金钱鼠尾。

    王贺年觉得恶心,便只能在和尚和道士里选一个。

    其实他更想选道士。无奈道家典籍他一本也没有读过,便是想装也装不了。而因为父母信佛的缘故,王贺年从小耳濡目染,也是读过几本佛经的。

    真要是和旁人谈论起来,至少王贺年不会立刻露馅。

    他去长沙是为了刺探情报的,自然是要扎下根来待得时间越久越好。

    从武昌去长沙,最顺的路线是沿着长江先到巴陵,然后一路南下坐渡船经过汨罗江便到了长沙府的地界。

    巴陵所在的岳州府还是明军控制范围,汨罗江便是一道天然的分界线,将岳州府和长沙府清晰的分隔开。

    王贺年的行进速度不快也不慢,他用了十天到了汨罗江渡口,花钱包了一艘渡船乘船渡江。

    这里曾是三闾大夫屈原投江的地方,王贺年对于屈原是很推崇的,触景生情颇是想吟诗作赋。但顾及他现在出家人的身份只得作罢。

    楚怀王楚襄王两个昏君让屈原这样的忠臣义士郁郁不得志,在郢都被秦国大将白起攻破后屈原愤而投江。

    王贺年很能理解屈原那种郁郁不得志的感觉。

    早年间的王贺年和屈原一模一样,他和重庆商会的商人一样巴结清廷的四川巡抚,虽然知道是在静待时机可心里还是不是滋味。

    幸运的是王贺年等到了机会,等到了雄主永历皇帝攻打重庆。

    在那一刻王贺年便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是苟延残喘巴结东虏做一辈子奴才还是奋起反击为自己和后代争出一条出路?

    王贺年选择了后者。

    王贺年亲眼看到了天子的姿容,那种俾睨天下的气魄绝不是装出来的。

    后来果然天子一路东征收复湖广北部,攻破武昌安定人心。

    在那一刻王贺年很庆幸自己当初作出的选择。

    在他看来当今天子就是汉光武帝一样的雄主,一定能够中兴大明。

    “船家,这汨罗江畔以往也是这么萧条的吗?”

    王贺年见汨罗江两岸几乎没有什么人家,到处是生出的杂草遂开口问道。

    这船夫约莫六十来岁,已经在汨罗江上摆渡四十多年了。

    他叹了口气道:“不瞒这位法师,小老儿我打小便跟着父亲在这汨罗江上摆渡,那时候还是万历四十年。这汨罗江两岸全是村庄,还有打渔的渔夫、行商的脚商。虽然比不了长沙府的繁华,但在这乡里乡间也是一等一的存在啊。那时候好啊,光是像你这样传授佛法的大德就有许多。小老儿闲时也跟着小伙伴去听法师们讲经,听得累了在集市上买些绿豆糕吃。这日子,好嬲塞啊。”(注1)

    王贺年惊奇道:“这才过去四十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那船家叹气道:“看法师的年纪也就三十来岁吧?你可能没看到过万历年间的景象。那真是国泰民安啊。神宗皇帝如果晚死几年,恐怕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他虽然说的隐晦,王贺年还是听明白了。

    这里的百姓也有很多不满东虏的统治啊!

    只要人心可用就好!

    现在毕竟距离东虏入侵也就过去十几年,许多百姓还是念着大明的好的。

    虽然崇祯皇帝可能不太得人心,但是万历盛世还是留给许多百姓美好的回忆的。

    “但是到了崇祯朝一切都不一样了。小老儿我清晰的记得汨罗江两岸到处闹匪患。土匪山贼各处打劫,吓得商人们不敢再来此地行商。渐渐的集市就衰败了。”

    “官府难道不管吗?”

    王贺年还是感到有些惊讶的。

    “官府怎么管?土匪占着个山头便能立住。官兵来了他们往深山里那么一钻,等到官兵走了他们再大摇大摆的出来,该吃吃该喝喝。”

    船夫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再说了,当时真正想做事的官员也没几个。有剿匪的那个工夫还不如多捞点银子。那些个官员,基本没一个好东西。”

    船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王贺年咳嗽两声道:“然后汨罗江沿岸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也不是。再怎么样,崇祯朝也是比顺治朝强的。崇祯朝的时候这里还能看到人烟,可现在呢?不知道法师有没有注意到,这沿江到处都是坟头,孤魂野鬼那个多啊。小老儿有时候一个人在江上晃悠的时候都觉得瘆得慌!”

    “这里是不是基本已经没有百姓居住了?”

    “是啊,到处都是无主荒地。便是有人胆子大来了也得被吓走。”

    船夫梗着脖子道:“小老儿我活了六十多了,已经半截子入土了,也不怕说一句真话。鞑子再怎么样也是外人,他们就根本没把百姓们当人。我们和牲畜有什么区别?崇祯皇上虽然也有些问题,但至少是把我们当子民啊。鞑子来了以后汨罗江的百姓十室九空,这才成了如今的模样。”

    王贺年没想到这船夫这么敢说,直是骇了一跳。

    “船家,遇到旁人你也这么说吗?”

    “那也不是。祸从口出这句话小老儿还是晓得的。我是看法师你宅心仁厚,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应该是不会掺和这种世俗事情的。便跟你多念叨几句。”

    船夫咽了口吐沫道。

    “善哉善哉,上天有好生之德,汨罗江成了如今这个样子真是可悲。南无阿弥陀佛...”

    王贺年连忙双手合十道。

    船夫一边划桨一边道:“法师乘船过汨罗江,是要去长沙吧?”

    王贺年点了点头道:“想要去那边传授佛法。”

    船夫咽了口吐沫道:“有句话小老儿得提醒法师,听说北边被明军攻占了。故而长沙府最近的气氛很紧张,法师最好还是不要去了。”

    王贺年笑了笑道:“无妨,小僧乃是一云游僧人,走到哪里算哪里。”

    船夫见王贺年的态度如此坚决,便也不再劝说。

    ...

    ...

    注1嬲塞:长沙方言舒服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