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王殿夏天〕〔穿越明朝当皇帝〕〔我是神级御兽师〕〔贞观三百年〕〔我在大唐有后台〕〔史上最强炼气期〕〔儿子住我家隔壁〕〔夏天韩涯天王殿〕〔校草殿下太妖孽〕〔古代美食评论家〕〔万族之劫〕〔最强兵王归来〕〔洪荒历〕〔蔚蓝星途〕〔上门女婿叶辰〕〔商穿帝后A爆了〕〔老板对不起〕〔兰溪探案集〕〔无限进化系统〕〔华娱之重回2006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一百三十四章 长沙府内纷争多(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长沙知府高天爵近来心情很不好。

    因为湖广总督胡全才带着一干残兵败将来到了长沙驻扎。名曰督军,实则就是把长沙当成了临时的总督驻地。

    要说高天爵是不想掺和这趟浑水的,实则是被逼无奈。

    他是辽东铁岭人,隶属于汉军镶白旗,后改汉军镶黄旗。

    顺治十一年经洪承畴推荐高天爵做到了长沙知府。顺治十三年,高天爵因为父病假归。之后他于顺治十六年起复,做的却是江西建昌府知府。

    因为明军猛攻湖广,连克诸镇。胡全才无奈之下带领余部逃到了江西,忐忑之下等到了顺治皇帝命他戴罪立功的圣旨。

    胡全才大喜,这才经由江西一路辗转来到长沙府,准备大干一场。

    只是这时的长沙知府不是胡全才的嫡系,胡全才用着不顺手。他便向朝廷请旨,将高天爵重新调回长沙府听勘。

    高天爵心里苦啊,他在江西建昌干的好好的,却被胡全才调回了湖广这个火坑。

    虽说他和胡总督都是洪承畴的门生,但也不是这么个同气连枝法啊。

    胡全才一门心思北伐立功,高天爵只能顺着总督的意思。

    只要胡全才还是湖广总督一天,高天爵就只能尊令行事。

    头顶有这么一尊大佛压着,可实在是太难受了。

    由于长江的缘故,湖广兵力的重心明显倾向于北部。

    整个湖广南部的守军只有八万,其中长沙府占据了一半。

    胡全才抵达长沙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规模扩军。

    在他看来明军此番至少有十数万人,要想守住长沙乃至北伐,最少得有二十万的兵力。

    湖广最不缺的就是粮食。

    当初洪经略围剿永历,粮食基本都是湖广出的。

    胡全才要想养活二十万军队也并非不可能。

    但高天爵担心的是兵员素质问题。

    刚刚训练的新兵战斗力是没有保障的。拉着这么一支新军跟明军干?怕是得了失心疯吧?

    但有的话他又不能说的太直接,毕竟胡全才是他的顶头上司。

    是以高天爵命伶人精心策划创作了一场戏,邀请总督大人前来看戏,借着戏把道理讲给胡全才。

    时近黄昏,总督的轿子终于落在了知府衙门前。

    高天爵早早等候在外,见胡全才从轿子里出来,连忙上前迎去。

    “总督大人能够赏脸前来,下官真是荣幸之至啊。”

    他瞥了一眼胡全才身边的周培公,心中极为不屑。

    周培公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原本只是湖广武昌的一个小吏,因为抱上了胡全才的粗腿得到赏识,成为了胡全才最信任的幕僚。

    但高天爵觉得还是走科举路数是正途。

    虽说他自己只是个监生出身,但那也比小吏身份高。

    “听说高知府养了一个戏班子,这下本督可以见识见识。”

    虽说如今胡全才的压力极大,但也不能把自己逼得太紧。苦中作乐还是要的,是以他接受了高天爵的邀请前来听戏。

    “总督大人里面请!”

    高天爵单臂延展,态度十分恭敬。

    胡全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背负双手踱步进了衙门。

    唱戏自然是在后院,胡全才在周培公、高天爵的左右簇拥下一路穿庭过院来到后宅。

    受到江南的影响,长沙的整个园林构造十分精致。

    这长沙府衙的后宅就是一个十分精巧的园林,亭台水榭应有尽有。

    胡全才笑道:“高知府真会享受啊。本督在武昌的衙门也没你这么精致。”

    “总督大人说笑了,这都是前人之功。”

    高天爵一句话就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锅都让前任背了。

    他心道胡全才真是厚脸皮,刚刚把武昌丢了还有脸提武昌的总督衙门。

    “既如此,我们入席吧。”

    “总督大人请!”

    戏台和看戏的亭子正对着,隔着一片池塘。

    胡全才来到上首坐定,周培公和高天爵分别坐在了他下首的左右位置。

    众人皆已入席坐定,高天爵遂拍了拍手道:“开始吧。”

    一时间管弦丝竹之声响起,戏子伶人们纷纷甩着水袖登台。

    “好!”

    胡全才本人是非常爱看戏的,这个架势一摆出来他就知道这些戏子伶人有真功夫。

    高天爵心道希望你一会看完戏还能笑得出来。

    “总督大人,这绿蚁酒您尝尝,冬日里喝这酒最暖胃。”

    高天爵将一壶温好的酒给胡全才倒上,十分恭敬的说道。

    胡全才端起酒杯浅浅酌了一口,连声赞叹道:“好酒!”

    “这戏我怎么没有看过?”

    周培公眯着眼睛听戏,连着听了一段也没有听出什么所以然来。

    “周先生真是慧眼如炬啊。”

    高天爵咽了口吐沫道:“这戏是一曲新戏,周先生没见过就对了。”

    “哦?”

    周培公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那我可得好好瞧瞧。”

    三人身边都有暖炉,又熏着香别提有多惬意了。

    可周培公听着听着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扭过头去瞧胡全才,发现总督大人的脸也变得黑了。

    这个高天爵,这是在搞事情啊!

    “咳咳,高知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讥讽总督大人吗?”

    这个话胡全才不好开口,那么只能周培公来说了。

    高天爵却是丝毫没有惧意,总得有人来挑破这层窗户纸,既然没人敢做他高天爵来做!

    “周先生言重了。下官对总督大人可是十分敬重的,怎么会讥讽总督大人?”

    “还说没有?那这出新戏是怎么回事?应该是高知府命他们编排出来的吧?”

    周培公阴阳怪气的问道。

    “这戏是下官命他们编的,目的自然是劝谏总督大人莫要冲动!”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高天爵也不想藏掖了。

    他朗声道:“总督大人想招募新军来对抗明贼,这自然是极好的。但训练军队需要时间,刚刚招募的新军战斗力很差,根本无法上阵杀敌。靠这样一支军队别说北伐了,能守住长沙就不错了。总督大人戴罪立功心切,下官可以理解。但还得另想办法,最好是能从贵州、两广、江西借兵!”

    “你放肆!”

    一直沉默的胡全才这下忍不住了。他厉声责斥道:“你说的这些,你以为本督就没想过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