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私人医生〕〔墨少夫人又出走了〕〔家有萌妻宠上天〕〔穆霆深〕〔温言穆霆琛最新〕〔烂柯棋缘〕〔他从地狱里来〕〔魔帝归来〕〔她惊艳了时光〕〔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我是大佬爸爸们最〕〔五个孽徒都想争夺〕〔原来我已经满级了〕〔被贬下凡后,成了〕〔叱咤风云陈苍生〕〔都市战帝〕〔秦未央林意晚〕〔都市无双战帝〕〔雄兵归来〕〔都市绝品战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百三十八章 长沙豪商(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王贺年虽然不用担心被抓壮丁,但还是不敢过于招摇的。

    清兵们个个如狼似虎,跟他们是没法讲道理的。

    王贺年想了想,还是把大门关上拴上了门栓。

    反正这宅子许久没人住了,只要他现在不出声清兵们应该不会主动前来搜查。

    把一应事情做好后王贺年便在院子里的老槐树旁坐定。

    他仔细听着,院外吵吵嚷嚷的,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显然有一队清兵来到了这条街上。

    王贺年心中又紧张又兴奋。

    想不到他刚刚来到长沙城就遇到了这么一记猛料!

    清军为什么会大张旗鼓的在城中抓起壮丁?

    一定是有什么大动作!

    王贺年心道如果他及时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在武昌的天子,那一定会对陛下下一步的布置大有益处!

    王贺年正自想着,院外便传来一阵哭喊声。

    清兵们一阵叫骂,听的王贺年有些于心不忍。

    但他还是忍住了。

    现在冲出去非但救不了这些百姓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王贺年十分清楚来到这里的目的,端是一刻也不敢松懈。

    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刺探到情报,第一时间把清军动向报告给天子。

    这是身为一名锦衣卫暗卫的责任。

    清兵显然在挨家挨户的搜查,凡是有十五岁以上男丁的一概抓走。

    但走到王贺年这处宅子的时候清兵们没有敲门,显然知道这宅子许久没有人住了。

    王贺年听脚步声越来越远,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其实他也是在赌。

    如果刚刚清兵真的冲进来了,王贺年只能硬着头皮去解释。虽然他准备了一套自圆其说无懈可击的说辞,但如果清兵不讲道理他也是没办法的。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和尚也好不到哪里去。

    何况这兵还是蛮不讲理的清兵。

    这个时间王贺年是不敢打扫院子的,不然引起清兵的注意就不好了。

    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等到清兵走了再说!

    ...

    ...

    却说清兵抓壮丁将一个清净的早晨搅和的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折腾了整整一个上午才算停歇。

    王贺年肚子有些饿了,便拿着托钵出去化缘。

    一为化缘,二为弄清楚清兵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的抓壮丁。

    王贺年小心翼翼的将大门合上,暗自思量了一番决定从西往东去。

    与他毗邻的一家看门脸应该身份不凡,王贺年拿着锡杖在门环上摇了三下,随即又摇了五下,最后是七下。

    这是化缘一整套的流程,必须要遵循。

    过了片刻门打开了,探身出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子。

    “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云游到这里的僧人,中午到这里乞点素食。”

    那人上下打量了王贺年一番,点了点头道:“且稍等片刻。”

    说罢又把门合上。

    王贺年心中还是很紧张的,他担心各地的风俗不同漏了馅。

    但现在看来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过了约摸盏茶的工夫,那人去而复返。

    大门打开的那一刻,王贺年却没有看到那人手中提着食盒,不由得大为疑惑。

    这人该不会反悔了吧?

    “这位法师,我家少爷请您进去一叙。”

    王贺年心道原来如此。

    想不到他随意敲开一家,竟然碰到了一家信佛的,这也太巧了!

    “善哉善哉,如此便多谢施主了。”

    王贺年正愁没有机会打探消息呢,现在机会便送上门来了!

    “法师请!”

    那门房模样的人把王贺年让了进去,随后立即关上了门。

    “法师是江西人吧?听起来是吉安那边的口音?”

    “然也,小僧是吉安人,云游至长沙便想着讨些斋饭吃。”

    “哎,现在是多事之秋啊。像法师这样一直在外面走很不安全啊。”

    “出家人将俗事置于事外,小僧只想着能够普及传播佛法。”

    王贺年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状。

    “法师真是宅心仁厚,佩服佩服。”

    说罢延臂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宅子是三进的,比王贺年住的那间大了许多。

    王贺年虽然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左顾右盼,但余光还是瞟见了不少。

    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这间宅子的主人身份一定不同一般肯定是非富即贵的存在。

    他跟着门房一路穿庭过院,沿着抄手游廊一路急行,在穿过一道月亮门后眼前却是豁然开朗。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池塘。

    围着池塘有假山、水榭、凉亭甚至是一方戏台。

    这布置妥妥的巨富之家啊。

    王贺年本就是商人出身,在重庆也算是豪商了。

    但在这家面前不免有些显得相形见绌。

    “法师请跟我来。”

    门房带着王贺年沿着一条青石小径前行,来到池塘旁的凉亭前恭敬冲一身湖蓝色长袍的少年道:“少爷,这位便是要来化缘的法师。”

    王贺年深吸一口气,催步上前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小僧见过施主。”

    “敢问师父法号为何?”

    “小僧法号惠空。”

    王贺年早有准备,云淡风轻的说道。

    “原来是惠空法师,失敬失敬。”

    那俊秀少年也双手合十还礼道。

    王贺年不由得细细打量眼前这年轻人,星眉剑目白皙的皮肤,英挺的身材说是翩翩美少年丝毫不为过。

    “正巧鄙人也要用午饭,不若惠空法师便一起用斋吧。”

    王贺年思忖了片刻道:“既如此,小僧便谢过施主了。”

    王贺年单臂延展做了个请的手势,和声道:“我们便在外面用斋饭吧,还可以赏鱼。”

    二人相继坐下,对方主动介绍道:“鄙人姓方,小字应旭。鄙人家是做粮食、盐、丝绸生意的,故而也算小有家财置办了这间宅子。法师如果想要住下的话鄙人可以命人收拾一间干净的屋子,这样我们也好一起探讨佛法。”

    王贺年心道好家伙,这经营的都是暴利生意啊怪不得这么有钱。

    “方施主真是太客气了。不过小僧已经租下了一套宅子。便不劳烦方施主了。”

    “这样子啊,那真是太可惜了。”

    方应旭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