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能女王每天都在〕〔满级大佬是个小可〕〔第一弃少〕〔牧龙师〕〔太虚化龙篇〕〔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大英公务员〕〔返回1998〕〔从斗罗开始打卡〕〔顾先生请原谅〕〔我有百亿属性点〕〔反派大佬把娇妻人〕〔家有萌徒养成中〕〔山有木兮〕〔上门狂婿〕〔乔七七顾时礼〕〔朕又不想当皇帝〕〔回到民国当导演〕〔斩月〕〔********:王爷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长沙豪商(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王贺年虽然不用担心被抓壮丁,但还是不敢过于招摇的。

    清兵们个个如狼似虎,跟他们是没法讲道理的。

    王贺年想了想,还是把大门关上拴上了门栓。

    反正这宅子许久没人住了,只要他现在不出声清兵们应该不会主动前来搜查。

    把一应事情做好后王贺年便在院子里的老槐树旁坐定。

    他仔细听着,院外吵吵嚷嚷的,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显然有一队清兵来到了这条街上。

    王贺年心中又紧张又兴奋。

    想不到他刚刚来到长沙城就遇到了这么一记猛料!

    清军为什么会大张旗鼓的在城中抓起壮丁?

    一定是有什么大动作!

    王贺年心道如果他及时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在武昌的天子,那一定会对陛下下一步的布置大有益处!

    王贺年正自想着,院外便传来一阵哭喊声。

    清兵们一阵叫骂,听的王贺年有些于心不忍。

    但他还是忍住了。

    现在冲出去非但救不了这些百姓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王贺年十分清楚来到这里的目的,端是一刻也不敢松懈。

    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刺探到情报,第一时间把清军动向报告给天子。

    这是身为一名锦衣卫暗卫的责任。

    清兵显然在挨家挨户的搜查,凡是有十五岁以上男丁的一概抓走。

    但走到王贺年这处宅子的时候清兵们没有敲门,显然知道这宅子许久没有人住了。

    王贺年听脚步声越来越远,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其实他也是在赌。

    如果刚刚清兵真的冲进来了,王贺年只能硬着头皮去解释。虽然他准备了一套自圆其说无懈可击的说辞,但如果清兵不讲道理他也是没办法的。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和尚也好不到哪里去。

    何况这兵还是蛮不讲理的清兵。

    这个时间王贺年是不敢打扫院子的,不然引起清兵的注意就不好了。

    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等到清兵走了再说!

    ...

    ...

    却说清兵抓壮丁将一个清净的早晨搅和的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折腾了整整一个上午才算停歇。

    王贺年肚子有些饿了,便拿着托钵出去化缘。

    一为化缘,二为弄清楚清兵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的抓壮丁。

    王贺年小心翼翼的将大门合上,暗自思量了一番决定从西往东去。

    与他毗邻的一家看门脸应该身份不凡,王贺年拿着锡杖在门环上摇了三下,随即又摇了五下,最后是七下。

    这是化缘一整套的流程,必须要遵循。

    过了片刻门打开了,探身出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子。

    “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云游到这里的僧人,中午到这里乞点素食。”

    那人上下打量了王贺年一番,点了点头道:“且稍等片刻。”

    说罢又把门合上。

    王贺年心中还是很紧张的,他担心各地的风俗不同漏了馅。

    但现在看来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过了约摸盏茶的工夫,那人去而复返。

    大门打开的那一

    -->>

    刻,王贺年却没有看到那人手中提着食盒,不由得大为疑惑。

    这人该不会反悔了吧?

    “这位法师,我家少爷请您进去一叙。”

    王贺年心道原来如此。

    想不到他随意敲开一家,竟然碰到了一家信佛的,这也太巧了!

    “善哉善哉,如此便多谢施主了。”

    王贺年正愁没有机会打探消息呢,现在机会便送上门来了!

    “法师请!”

    那门房模样的人把王贺年让了进去,随后立即关上了门。

    “法师是江西人吧?听起来是吉安那边的口音?”

    “然也,小僧是吉安人,云游至长沙便想着讨些斋饭吃。”

    “哎,现在是多事之秋啊。像法师这样一直在外面走很不安全啊。”

    “出家人将俗事置于事外,小僧只想着能够普及传播佛法。”

    王贺年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状。

    “法师真是宅心仁厚,佩服佩服。”

    说罢延臂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宅子是三进的,比王贺年住的那间大了许多。

    王贺年虽然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左顾右盼,但余光还是瞟见了不少。

    雕梁画栋,亭台楼阁,这间宅子的主人身份一定不同一般肯定是非富即贵的存在。

    他跟着门房一路穿庭过院,沿着抄手游廊一路急行,在穿过一道月亮门后眼前却是豁然开朗。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池塘。

    围着池塘有假山、水榭、凉亭甚至是一方戏台。

    这布置妥妥的巨富之家啊。

    王贺年本就是商人出身,在重庆也算是豪商了。

    但在这家面前不免有些显得相形见绌。

    “法师请跟我来。”

    门房带着王贺年沿着一条青石小径前行,来到池塘旁的凉亭前恭敬冲一身湖蓝色长袍的少年道:“少爷,这位便是要来化缘的法师。”

    王贺年深吸一口气,催步上前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小僧见过施主。”

    “敢问师父法号为何?”

    “小僧法号惠空。”

    王贺年早有准备,云淡风轻的说道。

    “原来是惠空法师,失敬失敬。”

    那俊秀少年也双手合十还礼道。

    王贺年不由得细细打量眼前这年轻人,星眉剑目白皙的皮肤,英挺的身材说是翩翩美少年丝毫不为过。

    “正巧鄙人也要用午饭,不若惠空法师便一起用斋吧。”

    王贺年思忖了片刻道:“既如此,小僧便谢过施主了。”

    王贺年单臂延展做了个请的手势,和声道:“我们便在外面用斋饭吧,还可以赏鱼。”

    二人相继坐下,对方主动介绍道:“鄙人姓方,小字应旭。鄙人家是做粮食、盐、丝绸生意的,故而也算小有家财置办了这间宅子。法师如果想要住下的话鄙人可以命人收拾一间干净的屋子,这样我们也好一起探讨佛法。”

    王贺年心道好家伙,这经营的都是暴利生意啊怪不得这么有钱。

    “方施主真是太客气了。不过小僧已经租下了一套宅子。便不劳烦方施主了。”

    “这样子啊,那真是太可惜了。”

    方应旭脸上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