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主神餐厅〕〔如意事〕〔高龄巨星〕〔教父的荣耀〕〔逆袭〕〔万族之劫〕〔我的白富美老婆〕〔最强狂婿(又名:〕〔南景战北庭最新章〕〔婿势遮天〕〔崇原启示录之晴空〕〔白晚舟南宫丞〕〔林北林楠〕〔秦羽夏晓薇〕〔高考零分的我成了〕〔狂婿之死神归来〕〔狂人归来〕〔爱你成瘾:偏执霸〕〔许若晴厉霆晟龙凤〕〔都市之重回五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百四十章 人命如草芥(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如今世道不好,连带着生意都不好做了。北边闹兵祸,我家几单生意本来都谈妥了,现在全黄了。哎,真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方应旭在那里抱怨,王贺年却觉得可以趁机探听探听消息。

    难得这个方公子是个信佛的。

    他若是不抓住机会岂不是太对不起老天爷的安排了。

    “咳咳,小僧有一事不明。小僧今日早上听到外面很是吵闹,似乎有人在喊什么抓壮丁。不知是怎么回事。”

    方应旭面露尴尬之色,解释道:“惠空法师有所不知,这是知府大人下的令,背后有总督大人的授意。”

    因为在自己家中,方应旭也不用刻意回避什么。

    他清了清嗓子道:“这不是因为丢了武昌嘛,总督大人被朝廷和皇上狠狠的责斥了一番,总督大人肯定要有所表示啊。”

    “这么说是想招募新兵来打仗了?”

    王贺年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善哉,善哉。上天有好生之德,小僧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这世上有这么多的战争。这争来争去为的是什么呢?”

    方应旭叹了口气道:“法师是佛门中人,自然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战争带来的利益是不可估量的。上至天子下至普通士兵,都能从其中获利。天子就不用说了,获得的是江山。以前是朱皇帝坐天下,现在是爱新觉罗家。这改变难道不大吗?再往下的辅弼之臣,什么宁完我范文程,不是个个位极人臣?再说那洪承畴,那可是五省经略,他难道就没有从战争中获利?”

    稍顿了顿,方应旭接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真说起来这些王侯将相和我们这些商贾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不过我们图的是利,他们图的是权。”

    王贺年想不到方应旭小小年纪看问题看的这么通透,双手合十道:“原来如此。”

    “话又说回来,我倒是觉得胡总督此举是不智之举。常言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兵是练出来的。刚刚招募的新兵便是人数再多又如何?十个新兵也不抵一个老兵啊。老兵在战场上知道该做什么,总能出现在合适的位置。新兵呢?完全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方应旭苦笑道:“胡总督招募这些新兵据说是为了剿灭明军的,这不是胡闹嘛。”

    王贺年心道这个胡全才是不是还留有后手?

    就这么派新兵去打仗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他顺着方应旭的话头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人命啊,善哉善哉。”

    方应旭点了点头道:“这点鄙人自然是明白的。鄙人也信佛,知道佛法最忌讳的就是杀生。但战争避免不了死伤,而且一死就是成千上万人。”

    “若是世人都能放下执念立地成佛,世间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战争了。”

    “然也!”

    方应旭点了点头道:“只是这些权贵都是茅坑里石头又臭又硬,他们轻易不会改变的。要想实现惠空法师期望的那样,很难啊。”

    “不说这些烦心事了。惠空法师请用斋饭。”

    不知不觉中方府的下人已经将斋饭端了上来,王贺年瞅了一眼见全是素菜。

    “方施主平日也都食素吗?”

    方应旭点了点头道:“食素可以修养心性,平日里我便食素。”

    王贺年心中暗暗称奇。看来以后得和这个方应旭搞好关系。

    历朝历代都是官商勾结。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豪商要想立足要想成为头部就必须讨好当地的官员,只有这样才会受到特殊对待。

    方家这个等级的商人,肯定和当地官员打的火热。

    王贺年从方应旭这里探听消息要比其他地方靠谱的多。

    “方施主,有一句话小僧不知当讲不当讲。”

    一直都是方应旭在说,王贺年在听。

    这下轮到王贺年主动发问,方应旭却是愣了一愣。

    “惠空法师请讲。”

    “不知知府大人和总督大人对于佛教是何看法?”

    “这个嘛...”

    方应旭面露尴尬之色道:“两位大人都不怎么信佛,但也不抑佛。”

    王贺年露出失望的表情:“小僧还想着能有机会与两位大人探讨佛法。”

    “那怕是没机会了。不过惠空法师如果愿意,鄙人可以安排您在城中讲经?”

    “那便不必了。”

    王贺年连忙拒绝。

    他那半吊子的水平,真要讲经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他本来还想从胡全才、高天爵那里直接探听消息,现在看只能假借方应旭之手了。

    二人边吃边聊,一开始王贺年还能应付的来。

    但聊着聊着他便感到有些吃力了。

    用过午饭王贺年便主动告辞。

    方应旭聊的很痛快,虽然有些意犹未尽,但也同意王贺年离开。

    出家人嘛肯定是喜欢清净的。

    惠空法师在这里听他说了这么久一定烦了吧?

    却说王贺年告辞离开方府后,行在大街上正要往回走,见到一群清兵抓住一个孩子。

    那孩子大声呼救,哭的稀里哗啦。

    王贺年不免动了恻隐之心想要上前。

    便在这时,那为首的一名清兵高声喊道:“抓获逃兵一人,按照军法当斩!立即行刑!”

    说罢两名清兵便将那孩子压倒在地。

    另一名清兵将腰刀高高举起狠狠朝下砍去。

    瞬时间人头落地,鲜血飚射而出。

    王贺年离着有十数步都被溅到。

    王贺年直是被惊呆了。

    这还是个孩子啊!

    看的出来这个孩子应该是刚刚被抓走的壮丁,然后趁机溜出来逃走。

    不曾想这些清兵却来追,追到后竟然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将这孩子斩杀!

    罪名是逃兵,可这孩子明明是被抓走的壮丁!

    一个半大小子竟然也算是壮丁!

    王贺年只觉得胸口堵着一口气,十分的难受。

    他攥紧拳头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

    在清军眼中人命就如此低贱吗?

    一个鲜活生命就消失在他面前,这对王贺年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也许有无数像这孩子样的普通人惨死在清军刀下吧?

    这让王贺年更加坚定了潜伏下去的决心!只有彻底收复失地,才能救百姓于水火!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