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主天下:邪王的〕〔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掌巫〕〔黑化夫君又在装可〕〔明星的正确打开方〕〔重生自带写轮眼〕〔行走于诸天的长生〕〔至尊强婿〕〔我其实不想出名〕〔重生甜妻:霍总,〕〔晚唐边境一小卒〕〔快穿之大佬她总在〕〔女王驾到:早安,〕〔恶毒女配每天都在〕〔混吃等死在韩娱〕〔诡报社〕〔桑旗夏至〕〔初婚有刺夏至〕〔满级大佬秃头后乘〕〔偏宠反派的主神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明第一狠人 第二百四十七章 打破平衡的棋子(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卢大人能否说说具体的细节?”

    胡全才眯着眼睛,循循善诱道。

    “呃,这个。个中细节其实卢某也不是太清楚。”

    卢桂生正在夸夸其谈,被胡全才一问顿时愣了。

    问他细节?他哪知道细节啊。

    别说是他了,就是晋王李定国,阁老文安之也不一定知道细节。

    真要问细节,恐怕只能能跟永历皇帝去问了。

    “这样子啊。”

    胡全才略微有些失望。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虽然卢桂生提供的信息很有用,但胡全才肯定是想尽可能的弄清楚细节的。

    只是现在看来卢桂生只知道一个皮毛,再深层次的问题就不是他一个光禄寺少卿能知道的了。

    “总督大人,明军将来肯定会进攻长沙,您还得早做谋划啊。”

    卢桂生率部来投自然是因为他更看好清军。但正并不等于他看好胡全才。

    只是因为胡全才是离他最近的大佬,他除了胡全才以外确实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这个自然,本督已经命人招募新军,配合长沙府的五万兵马要想击退明军并非难事。只是仅靠这些要想夺回武昌恐怕很难啊。”

    胡全才把这句话甩出来,目的就是套卢桂生的话,看看卢桂生会不会再吐露一些信息。

    但卢桂生似乎并没有爆出猛料的意思,只感慨道:“是啊,不过总督大人只要有所防备,明军要想再进一步也是难如登天。大不了先僵持着等朝廷援军。”

    对胡全才来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想借助外力来驱赶明军。

    不然即便将来赶走了明军,新来的军阀也是个麻烦事。

    看看吴三桂就知道了。

    当初洪承畴洪经略引吴三桂入贵州,图的就是吴三桂的十万精兵,希望吴三桂能够助他攻城拔寨。

    但吴三桂仗着兵强马壮反客为主,赖在贵州不走了。

    现在吴三桂倒是趁机占据云南,但那是因为他想彻头彻尾做一个节度使,把云南当做藩镇在经营。

    如果不是这个机会,天知道吴三桂还会在贵州赖多久。

    胡全才可不认为自己有恩师洪承畴的手段。

    连洪承畴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胡全才自然也难解决。

    所以索性就不去招惹是非,除非是朝廷派出的嫡系大军,否则胡全才一律不予接待!

    “卢大人一路车马劳顿也是辛苦了,便早些回去休息吧。”

    该问的话胡全才都已经问了。该说的卢桂生也都说了。

    酒宴继续下去只剩下了尬聊没有什么意义,倒不如散了各自休息。

    “既如此,卢某便不叨扰总督大人了。”

    卢桂生闻言也是识趣,拱了拱手躬身退下。

    “那下官也告退了。”

    高天爵自觉跟胡全才尿不到一个壶里,索性趁二人再次吵起来前提前离开。

    胡全才巴不得高天爵早点走,他好眼不见心不烦。

    却说高天爵离开后,周培公喜不自胜的冲胡全才拱手礼道:“恭喜总督大人,贺喜总督大人。这下明贼的那点小九九都被您识破了。”

    胡全才摇了摇头苦笑道:“哪里那么容易。现在本督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最多知道防备什么,却不能师贼长技以制贼。”

    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总督大人莫急,有了这卢桂生总督大人就等于多了一块金字招牌。只要总督大人礼贤下士,给这卢桂生充分的好处,明军阵中便会有越来越多的卢桂生出现!”

    闻听此言,胡全才双眼不由得冒出精光。

    周培公识人心的本领天下无双,他说的确实在理。

    就明清之间实力体量对比来看,清就是大树,明则是蚍蜉。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明军可能获得一时的胜利,但最终获胜的还是清军。

    这种情况下,良禽择木而栖就不奇怪了。

    胡全才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个道理,也渐渐放心了。

    ...

    ...

    卢桂生率部来投,这在长沙城中绝对可以算是大事情。

    这么大的事情自然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王贺年便第一时间知道了卢桂生叛明降清的消息。

    看到卢桂生大摇大摆的走进府衙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陛下待这厮不薄,他怎么会如此的狼心狗肺!

    他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当时王贺年真想拿一把匕首冲上前去一刀捅在卢桂生的心脏里。

    可理智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

    杀了卢桂生可以逞一时之快,解心头之恨。

    但然后呢?他身份暴露自难活命,刺探情报的任务也黄了。

    身为锦衣卫暗卫,潜伏是他的使命,而不是轻易被外界事物影响。

    忍,他必须得忍。

    相信天子应该也知道了卢桂生叛变的事实。

    那么王贺年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时刻监视卢桂生,看看这厮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平复了心情之后王贺年又回到了租住的宅子。

    现在看来当初选择租住在这里实在是太明智了。

    这个小院最大的优势便是地理位置优越,位于北城中心。

    附近是各司衙门,要想打探消息不要太轻松。

    只是王贺年僧人的身份所限,许多事情不适宜自己抛头露面,而是需要

    假借他人之手。

    这样也好,王贺年的身份便不会轻易的暴露。

    他在长沙城中潜伏的越久,对明军的益处就越大。

    这一点王贺年十分清楚。

    陛下啊陛下,您一定要多多提防身边之人。

    像卢桂生这种人面兽心的家伙不知道还有多少。

    锦衣卫一定要利用起来啊,不然来几个卢桂生就要把大明整的疲惫不堪了。

    王贺年觉得倒不是陛下的问题,而是锦衣卫人员配置的问题。

    这些锦衣卫都是功勋之后,本身娇生惯养能力有限,便是陛下给他们提再多的要求他们也做不到。

    但陛下碍于面子又不能把他们全部换掉,只能再去招募一些锦衣卫暗卫来替他们擦屁股。

    哎,都是为了大明,王贺年他们便是受一些苦受一些委屈也无所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