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异界有座城〕〔狩魔猎人和他的小〕〔今生不嫁有钱人〕〔巅峰仙道〕〔快穿之炮灰升级指〕〔至尊神医之帝君要〕〔天策大明〕〔山野闲云〕〔医药空间:神医小〕〔重生狂妃:太子殿〕〔我的房分你一半〕〔出生在庵堂里的女〕〔嫡女为凰:重生王〕〔国术大明星〕〔我真没想重生啊〕〔日月同辉〕〔王明传〕〔我被系统带偏了〕〔极品狂婿〕〔都市之六界裁决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烟雨浩歌 第二十九章 这局有多大
    “你那孙儿脖子上所挂的寒晶玉,是故意引那几人上钩,目的是引我入局?”秦恒看也没看刚才二人的争斗,继续道。

    陶锦秋收回视线,看向那又让自己高看一眼的年轻人,说道:“没错,继续讲。”

    “花如此大功夫,你的用意呢?是杀我,还是想在我身上谋什么?一个世间罕见的不世出高手,在我身上布局,我想不到你能得到些什么?”秦恒上前一步,直面陶锦秋道。

    老者望着秦恒,缓缓吐出两个字。

    “观心。”

    “直至先前,才得出其中三句。”

    陶锦秋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反正秦恒是没听懂。

    陶锦秋继续道:“这里面,我观人,人观心。孩子的童真;女子的觊觎,报复心;男子的讨好,以及后来见风使舵的不光彩手段,还有所起杀心;老人的不自量力;我之悲惨身世,与孙儿的可怜无奈;最最主要的,是你这位大庆王之子的心,面对这些,又当如何。我观你,你观他们,如何,我这局可布的漂亮。”

    秦恒目中寒芒一闪,又道:“既是观心,为何又起杀心?”

    陶锦秋道:“杀人还有道理可言,那这江湖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枉死之人。”

    老者话音刚落,面前棋盘之上,一枚枚棋子开始逐个飞起,最终悬停为一柄长剑。然后那由棋子汇聚而成的黑白长剑,调转剑头,径直向秦恒飞去,由慢变快,越来越快,在其尾后渐渐挂出一条黑白长虹,横贯在这六人之间。

    陶锦秋口中悠悠道:“我有一剑,可执万法。”

    这时,先前说话的昆仑奴开始结手印。与此同时,另外三名昆仑奴开始前奔,手中各执一杆武器,朝那柄由黑白棋组成的飞剑冲去。

    楼船之上,万楼拔地而起,手中“开天”,迎头向陶锦秋劈下。

    “神兵“开天”,你化境修为想发挥出威力,还差远了。”

    陶锦秋长袖一挥,在其头顶之上,立马出现一片白色罡气,神兵“开天”稍一碰触,再难寸进。

    不远处,四名昆仑奴出手应付的黑白棋子组成的飞剑,已经开始瓦解。

    陶锦秋见此,神色不变,就要再度发难。

    却在这时,十里之外,有人声如闷雷乍响。

    “陶锦秋,真当这天下间,化境不可杀神窍。”

    天边,四人踏空狂奔,携万钧之势,向印江奔来。

    陶锦秋面色微变,他看了看年轻人,笑道:“公子,脑袋先留着,老朽下次再取。”

    秦恒也是一笑,道:“老先生也要保住脑袋,等着我来取。”

    陶锦秋咧嘴一笑,身形一动,无影无踪。

    天边四人奔至,虬髯客及三名白发苍苍的老者。

    秦恒亲热地喊了声“黎叔叔”,又向几名老者微微拱手,表示感谢。

    虬髯客黎春城微微点头,嘴上道:“就说感应到不是化境气息的存在,出现在印江之上,幸亏赶得及。这老怪物名叫陶锦秋,以前曾搅动天下风云,弄得天下大乱。后来,不知为何隐居山林。听说是被高人打怕了,龟缩起来,现在居然又胆敢冒头。也不知道,这老怪物要做什么。”

    秦恒笑了笑,道:“黎叔叔,想不通就不想,那陶锦秋走了,短时间不会回来寻我。况且,他也杀不了我不是。你快回去吧,我外公那边离不了人。”

    黎春城道:“我不放心,等我帮你送这老怪物归西,我再回去。”

    秦恒摇头道:“这神窍境高手要那么好杀,怎会有一入神窍非凡人的说法。”

    昆仑奴四人身形消散,隐去踪迹。

    “小子,老夫这次损失可亏大发了,回到庆州可要把王府里的珍稀奇药,拿出来给老夫补补。”

    万楼身形都有些摇晃的走了过来,身上还有不少血迹,此一番交手,下场最凄惨的就是他。

    秦恒调侃道:“前辈不是嚷着要和神窍高手一较高下吗?”

    万楼板起脸,就要发作。

    “前辈尽管放心,王府内的珍稀奇药,任尔取之。”秦恒连忙笑道。

    ————

    与楼船驶行方向相反的印江岸边,一名老者骑着一头青牛,一孩子牵牛而行。

    老者正是陶锦秋,孩子正是那黑脸稚童,名为陶蛟。

    陶蛟一边晃动着船上年轻人送给自己的木剑,一边牵着牛绳。走出一小段距离后,孩子回头道:“老爷,看出来了吗?”

    陶锦秋点头又摇头。

    “没看出来,这世上还有老爷看不出来的人?”陶蛟一脸不信。

    陶锦秋一脚踢在陶蛟的脑门上,说道:“老爷话都还没说,六句只看出其三。”

    陶蛟一捂脑袋,佯装疼痛,可怜巴巴地看着老者。

    陶锦秋缓缓道:“非主宰相,不得其势,大苦之人。”

    接着又补充一句,“只看出这三句。”

    陶蛟说道:“那就不是他了,老爷,我们接下来去哪?东,还是北,要不去北吧,听说那边有荒漠,又有大草原,可好看了。”

    陶锦秋想了想,道:“也行,赤域之上要属那个叫胡幽的气运最强,现在他估计还在想着怎么能猎下一头虎豹,成为蛮族勇士,我们就去找他。”

    “好嘞。”陶蛟咧嘴一笑,用力挥舞了两下牛鞭。

    尹黮隍之事,两人从始至终就没提过。

    一老一少一牛,又走出一段距离。

    始终欲言又止的陶蛟,一口将那木剑吞入腹,终于忍不住问道:“老爷为何不让我吞了那位大庆王之子,眼下天下气运最隆几人定有他一份,吞了他,说不定我就能化蛟成龙。”

    陶锦秋冷笑道:“吞下他,不说别的,那昆仑十八奴就能把你剥皮抽筋,还不说拿着神兵开天的“刀最”万楼。还有那后来几位化境巅峰,你就算化形,也难逃一死。”

    真实本体蛟龙化形的陶蛟虽心有不服,不愿承认,但事实的确如此。

    只是,它还是微有不解,又道:“就算后来又来了几位化境巅峰高手,也不至于让老爷你退走?你可是神窍,天下难寻几人的绝世高手。”

    陶蛟突然想起那年轻人的嘴脸,学着口气道。

    老人抬头看着天,缓缓道:“那是因为还有一个兵解离世,将一身福运悉数留给孙子,自己不入那轮回道的秦山河。”

    少年骇然,若是如此,它去吞那秦恒,恐怕瞬间会被天地气运绞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