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武侠之隐者神尊 第二十五章:分离前的夜晚
    焰灵姬看了一眼宁缺,她早就听说过这个书院十三先生的大名,连自家王爷都对其有颇多称赞。

    她原本还很奇怪,这修行资质这么弱的人如何能得到夫子和堪称世间第一天才的王爷的青睐。

    但就这段时间的观察以来,这个宁缺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很懂生活,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他都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生活的一种方式。

    这样的一个人,的确很容易让人心生赞赏之意。

    “王爷想干嘛就干嘛好了,我不想掺和,也不便掺和,能一辈子跟在他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这位姐姐,你的愿望…还真是简单啊”

    宁缺开始了自我怀疑,小师叔确实比自己帅了很多,但已经帅到能让这样的女子呆在他身边默默付出,不求回报了吗?

    这人与人的差距要不要这么大啊?

    “十三先生,一看你就是从未接触过男女情爱之事,你也有十六七岁了,就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吗?”

    焰灵姬掩嘴浅笑,像打趣一般地问道。

    “我从小颠沛流离,身边就一个黑瘦的小丫头,哪有什么喜欢的人?”

    “我的理想就是娶一个像姐姐这样美丽与实力并存的贤惠女子做妻子”

    宁缺一副憧憬未来的模样,看起来倒是很真心。

    “我看倒也未必,那个叫桑桑的丫头在你心里的份量恐怕不轻吧,就没想过娶她?”

    焰灵姬想起那日宁缺的模样,似笑非笑地说道。

    “姐姐你说笑了,那丫头,又黑又瘦,根本不符合我的审美观,更别说做妻子了”

    宁缺连忙摆了摆手,矢口否认道。

    另外一边,嬴不凡与叶红鱼虽相谈甚欢,但叶红鱼还要追赶之前的那名女子。

    她在得知方位后,便向嬴不凡告辞,并约定日后会来咸阳城游玩。

    看着那抹向远方掠去的红光,嬴不凡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还在调息的傅红雪,便向宁缺那边走去。

    刚刚走到,便听到了宁缺的那句回答。

    “虽然你家那个丫头又黑又瘦,长得一点也不漂亮,但对你来说,就算倾国倾城,你恐怕也不肯换吧”

    嬴不凡坐到了焰灵姬身旁,用很肯定的语气对宁缺说道。

    “这…”宁缺闻言一怔,他以前倒是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桑桑对于自己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这么跟你说吧,你和桑桑相依为命十几年,就成了彼此生命里的一部分,哪怕你日后真的有喜欢的人,若她不喜欢,你一样会放弃”

    宁缺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还真的放不下那个又黑又瘦的丫头,苦笑着点了点头。

    “人生在世,能找到一个彼此相依的人不容易,宁缺,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日子,别等到以后再来后悔”

    嬴不凡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莫名变得有些许感伤。

    身旁的焰灵姬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是把身子靠了过来,抱住了嬴不凡,试图给他一些安慰。

    “小师叔放心,哪怕是死,我也永远不会放弃桑桑”

    宁缺郑重地点了点头。

    很快,天就黑了下来,嬴不凡这一行人开始了在这极北荒原的第一个夜晚。

    嬴不凡拿出了三个简易帐篷,将它在雪原上搭建了起来。

    原本他是想搭建两个的,但在宁缺的强烈反对下,只好又拿出了一个。

    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宁缺对傅红雪心里已经产生了不小的阴影,就怕哪天会有一把刀砍在自己身上,死的不明不白。

    四个人围在一堆篝火旁。

    傅红雪依旧抱着自己的刀,一言不发,宁缺则是眼巴巴地看着在焰灵姬手上翻滚的烤肉,一脸馋相。

    “居然天生能控制火焰,好在之前没有招惹这女人,否则就得被炭烧了”

    宁缺瞥了一眼那玉手上跳动着的青红色火焰,然后一脸真诚地看着焰灵姬。

    “王爷,十三先生,红雪,给你们”

    看到宁缺的神色,焰灵姬笑了笑,将手中的烤肉分别递给了三人,然后自己也轻咬了一口。

    “宁缺,明日,你的荒原试炼就正式开始了”

    “这是什么意思?小师叔,我们不是已经在极北荒原了吗?为什么要明天才开始?”

    宁缺用嘴撕下了一大块烤肉,吞入了腹中,边吃边说道。

    “一个人,经生死,才叫试炼”

    傅红雪慢慢地吃着烤肉,不屑地瞥了一眼宁缺。

    实力这么弱,又那么胆小,居然也能成为夫子亲传弟子,这里面的黑幕恐怕不少。

    傅红雪心里这样想道。

    “这…师叔,咱们明天就要分头走了,可就你师侄我这点能耐,这里的人哪个我也打不过啊”

    宁缺哭丧着脸,他并没有在意傅红雪嘲讽的眼神,他现在感觉人生一片黑暗。

    让他一个人在这荒原上,那跟慢性自杀,好像也没太大区别吧,随便哪个从家里出来的年轻弟子似乎都能干掉他。

    “所以,你在这极北荒原上的任务只有一个,拼命地活下去”

    听到这话,一股莫名的凄凉从宁缺的心头涌出。

    人家来试炼,要么是来拿宝贝,要么是来拿什么传承,总归试炼任务都是比较高大上的。

    可到了自己这儿,拼命活下去就成了唯一的任务,可偏偏自己连能不能活下去都无法保证。

    唉,这糟心的人生啊!

    “十三先生你不必担心,但凡是颇具实力的年轻一辈应该都不会杀你的”

    宁缺眼神顿时一亮,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敢问姐姐,他们为什么不会杀我?”

    “因为你是夫子的亲传弟子,不看僧面总要看佛面,有夫子的面子在,一般人不会杀你,顶多揍你一顿”

    焰灵姬停下来,手中拿起一条鱼,青红色的火焰在掌心蔓延而出,又开始了烧烤。

    她继续说道:“而且,但凡是天才,都有他们的骄傲,以先生你的修为,他们一般不会动手。”

    宁缺面色一阵抽搐,姐姐,我承认你说的对,我的确很弱,但你这样说出来,就很扎心了。

    “不过,有些和书院有仇的,或者说想踩着你这个十三先生名震天下的,应该还是会对你动手的”

    嬴不凡进而补充道。

    听到嬴不凡的话,宁缺心头又是一紧。

    别吧,我就是个弱鸡,这帮人虐菜还能虐出快感不成?这些所谓的天才,难不成还都是心理变态吗?

    “小师叔,您能跟我说说,究竟是哪批人会对我动手吗?”

    宁缺凑到嬴不凡身旁,试探性地问道。

    他觉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提前知道点情报,他见到了人,打不过,那至少还能跑嘛。

    “让我想想,和书院有仇的,大多数都在大秦境外,这次应该进不来”

    听到这话,宁缺顿时松了口气,看来这时候仇家没来多少,保命的机会又大了不少。

    “但想踩你上位的人,这极北荒原上应该遍地皆是”

    这话一出,宁缺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下子从云端跌到地狱。

    “我有这么招仇恨吗?我一直都与人为善的”

    “你这种废柴,能来到这里,就已经很招仇恨了”

    傅红雪充满嘲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似乎很喜欢看到宁缺吃瘪,所以嘲讽起来,一向不遗余力。

    宁缺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靠,要是我打得过你,直接就画一道符,送你上天空七日游,不用谢我,免费的。

    “好了,红雪,少说两句,十三先生也活的很有难处。好不容易到了这里,还要面临着被人砍的风险,你就不要再嘲讽他了”

    “额…”

    宁缺顿时满头黑线,焰灵姬姐姐,为什么你每次说的话,都让我觉得这么别扭呢?

    什么叫面临着被人砍的风险?就不能想我点好的,换成我砍别人也成啊!

    傅红雪听到这话,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嘴角悄悄的掀起了一点弧度,显然心情非常愉悦。

    嬴不凡看到这情况,也感到有些好笑。

    傅红雪不是一向走高冷路线的吗?怎么碰到了这宁缺,也有了向逗逼转化的趋势。

    “你师傅颜瑟不是给了你保命的东西吗?我也在再给你一点,好好用,撑到我做完事赶过来,应该不会有问题”

    说完,一个锦囊便被扔入了宁缺怀中。

    “这里面装着我画的符,一共有三道,单单保住你的命,问题不大”

    “多谢小师叔”

    宁缺顿时喜笑颜开,心底的一块大石也放下了不少。

    真好,保命的东西又多了一样。

    “对了,小师叔,你要去做什么事?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这件事说起来倒和你还有些关系,你还记得十五年前那个幕后主使吧”

    宁缺听到这话,周身气息陡然一变,一抹赤红色的杀机在他眼中闪过。

    “卫光明,他也在这荒原上”

    从十五年前他从咸阳城逃出来开始,就有两个人上了他的必杀名单。

    卫光明就是其中之一。

    这么多年来,宁缺就是靠着这股要复仇的信念才一直支撑了下来,和桑桑一起活到现在。

    “别做傻事,那卫光明十五年前,敢在咸阳城大开杀戒,就已经是死罪了,要不是夫子开口,他早就是具尸体了”

    “我这次来荒原,一个主要的任务就是解决他”

    嬴不凡拍了拍宁缺的肩膀,一缕温润如玉的气机渗入了他的泥丸宫中,让宁缺瞬间冷静了下来。

    从刚才那浑身散发着杀意的状态解脱出来,恢复了正常。

    “小师叔,那卫光明的实力如何?”

    嬴不凡明白宁缺的意思,他想亲手报仇,可惜,就目前来说,宁缺还没有足够的实力。

    “以你目前的实力,就算他站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到他。昊天道的昊天神辉已经被他练到了一种近乎神明般的地步,现在的你根本不是他对手”

    宁缺闻言沉默了,差距这么大吗?看来自己还真是很弱啊!

    想着想着,他的拳头便攥紧了。

    “还请师叔,务必杀死他”

    从认识到现在,嬴不凡还是第一次看到宁缺如此郑重但又不甘的样子,他也同样郑重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这一次,他走不出这极北荒原”

    宁缺点了点头后,便坐在旁边沉默不语。

    “好了,别郁闷了。你虽然杀不了卫光明,但你可以杀别人,昊天道同样也有人来了这里”

    宁缺眼睛顿时一亮,立马杀气腾腾地点了点头。

    “宁缺,你记住,在这极北荒原上很可能隐藏着你一生的对手,如果可以,这一次就找到他,并且杀死他”

    嬴不凡眼眸深处闪耀着紫金色的光芒,在他眼中的宁缺,头顶上有一根黑线横跨了极北荒原,显然连接着在荒原另一边的人。

    这叫天子望气术,乃是嬴不凡在总结自身所学的时候所创出的一门奇特的绝学。

    可观人气运,篡人命格,也可料敌先机,谈笑杀人。

    若以这门绝学来操控天地元气的话,操控者只要修为足够,一念之下,便能令江海断流,五岳崩毁。

    “一生之敌?我这样的人也能有宿敌?”

    宁缺感到很奇怪,我现在就是个菜鸡,怎么每天都会有人惦记着杀我?

    “但凡是有大气运者,一般来说都是受天地所钟,但也正因为如此,每一个天命之人都会有着一生的宿敌,彼此相爱相杀,最后谁赢,谁就是真正的天命之人”

    这段解释有些莫名其妙,宁缺表示没怎么听懂,但他清晰捕捉到了一个信息。

    “原来我也算是大气运者,可这么多年来,我走在路上,连一文钱都没捡到过,活的也很悲剧啊。怎么也跟大气运扯不上边吧?”

    “你那么废柴,但却还能活到现在,活蹦乱跳的,的确是有大气运”

    傅红雪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宁缺瞬间暴跳如雷,我靠,快点,把我三十米大刀拿过来,我要砍死这丫的。

    “少说两句吧,红雪,人家已经够惨的了”

    “师叔”

    “好,我不开玩笑了”

    看着宁缺那黑的跟锅底一样的面色,嬴不凡神色变得郑重。

    “我没有骗你,佛门讲究因果轮回。按那帮秃驴的说法,有一世夙缘的人,往往是一生之宿敌”

    宁缺突然不想说什么了,这种夙缘,真的会有人要吗?

    “总之一句话,以活着为主要目的,如果可以,尽其所能去砍死那家伙,你这辈子大约都能高枕无忧了”

    “真的吗?那人死了,我运气就能变好?师叔,我读书少,这么玄学的东西,我不懂诶”

    “你师叔我学贯百家,观人气运这种事情不会看错的”

    嬴不凡站了起来,“好好休息吧,明日我们都要去寻找属于我们的对手,这一次试炼,不仅是对你的而言,我们也是一样”

    话音刚落,他便腾空而起,带着焰灵姬落入了旁边的帐篷里。

    宁缺和傅红雪见状,也走进了各自的帐篷,开始休息,准备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明天的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