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武侠之隐者神尊 第三十四章:神秘寒潭
    轰隆!轰隆!

    方圆数里的雪原都开始不断震动,无尽冰雪在空中盘旋飞舞。

    本来因为两人交战而逸散出的波动,而被犁为空地的一部分雪原又重新被一层厚厚的冰雪所覆盖。

    那厚厚的霜层比起之前,还要更厚实几分。

    杨过他们几个人也在这次雪崩中消失了踪迹,估计是被那厚厚的冰雪所掩埋了吧。

    “咳咳,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同意让他们两个比试?差点把小命都搭在这里,唉”

    一只赤金色的手掌从雪地中伸了出来,同时传出了少年苦涩的声音。

    轰!

    赤金色的手掌往雪地上一拍,金光瞬间大放。

    雄浑的掌力将厚厚的霜层尽数化为虚无,变出了一片没有半点冰雪的地带。

    嘭!

    一个白色布袍的少年破冰而出,手上还抓着一个灰色衣服的少年,双脚稳稳落在了那片无冰地带上。

    观这两人的面貌,正是之前的杨过和宁缺。

    呯!

    宁缺被直接扔在了一旁,杨过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显然消耗了极大的体力。

    “我去,能不能轻点?我可没怎么练过武道,身体可脆弱的很”

    杨过爬了起来,很是不满地嚷嚷道。

    “小声点,刚才的动静不小,要是引来那些畜牲,凭咱们现在仅剩的一点功力,给人家送菜都不够”

    杨过呵斥了宁缺一句,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在这片极北荒原上,有很多东西需要小心,其中最需要小心的是身边的同伴,因为人心最是难测,谁也无法保证身边的伙伴是永远可靠的。

    但其次需要小心的,便是那些天生地养的天地异兽,无数进入极北荒原的冒险者都是因为这些天地异兽而丧生的。

    不过好在这样的波动只是看起来可怕,但极北荒原本就是广袤无边,这种级别的动静对于整个雪原而言,也不过是小打小闹。

    那些盘踞在荒原上的天地异兽虽然察觉了这些,但几乎都是无动于衷。

    真正强大的天地异兽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些。

    因为对它们而言,这不过是几个相当于大宗师级别的小鬼,和蝼蚁区别不大,还不如趴着睡觉呢。

    而那些弱小的天地异兽更是害怕被这战斗的余波所殃及,压根就不敢靠近。

    轰!

    一股由黑色刀光所组成的风暴从雪地下冲出,起码有数米厚的霜层被直接破开了一个巨大的洞。

    呯!

    傅红雪和杨虚彦从里面跳了出来,稳稳地落在了杨过二人身边。

    这两位引起雪崩的猛人此刻身上全部都是冰渣子,尤其是杨虚彦原本那一头飘逸的黑发,如今差不多已经变成白色的了。

    傅红雪也没好到哪去,好好的一个黑衣刀客,如今已经换上了一袭白袍,好像要改行当白衣剑客去了一样。

    “哈哈哈”

    杨过与宁缺二人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容非常无良,让人看起来异常不爽。

    傅红雪与杨虚彦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杀气。

    黑色刀光再度笼罩了四周,一阵阵惨叫声在那黑色风暴中不断传出。

    ……

    “这几个小鬼玩的还挺嗨,连雪崩都给我搞出来了”

    嬴不凡此时正坐在熊猫笨笨的身上,呆在不远处的百米高空左右。

    他有些无奈地看着不远处杨过四人的样子,额头上不禁冒出了几缕黑线。

    “都能打出雪崩了,说明都挺厉害的,不正好证明你教导有方嘛?”

    祝玉妍此刻正不断抚摸着熊猫笨笨的皮毛,看起来甚是爱不释手的模样。

    就连和嬴不凡对话的时候,也是低着头说话的。

    看来,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些女性,还没有几个能抵挡得住熊猫的魅力。

    堂堂的阴后,此刻就像前世那些宠物控一样,没有见过的,恐怕永远想象不到祝玉妍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快点,都没吃饱饭吗?好歹是皇帝陛下的儿子,连跑个步怎么都这么慢?真是虎父犬子啊!”

    晓梦此刻同样坐在熊猫笨笨身上,只不过她和嬴不凡是反方向就坐的。

    这位闻名当世的少年天才,此刻好像一个中年教师一般,语气里尽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手中还拿着秋骊剑,不停地挥舞着,一道道蓝色的剑气打向了远方。

    随着晓梦的话落下,不远处渐渐出现了两个小小的黑点,并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放大。

    慢慢地,两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少年出现在了视线之中,两人的黑袍之上还镶有金边龙纹。

    很显然,这两个少年便是大秦的两位皇子,扶苏与胡亥。

    只不过两人的样子看起来比较狼狈,不仅汗流浃背,原本威严尊贵的黑色王袍上也多出了好几处雪白。

    就连那两张英俊的脸上也是乌青一片,胡亥的眼睛甚至都肿成了熊猫眼。

    “这样真的好吗?多少也是皇子,就这么让晓梦这丫头欺负了?”

    看到扶苏和胡亥的样子,祝玉妍终于抬起了头,有些忍俊不禁地问道。

    “我给他们机会了,谁让他们连十岁的小丫头都打不过,真丢我嬴氏皇族的脸”

    嬴不凡说完,还向那个正玩得不亦乐乎的丫头问了一句:“晓梦丫头,我说的对吧?”

    晓梦头也不回地答道:“非常正确,这两个家伙虽然比我大了好几岁,但联起手来也没人在我手上撑过三十招,平时练功肯定不努力,活该被罚。”

    说着说着,她又打出了几道比刚才更粗的蓝色剑光,毫不留情地往下方扫去。

    祝玉妍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嘴角不禁有些抽搐。

    别说他们,整个天下的年轻一辈恐怕也找不出几个能打赢你这丫头的,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啊!

    她有些怜悯地看了一眼下方还在狂奔的兄弟二人,但这种情绪往往一闪而逝,很快就又投入到了抚摸熊猫的伟大事业中了。

    扶苏和胡亥此刻是真的欲哭无泪,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兄弟俩从极北荒原的北面飞奔到极北荒原的南面,足足有着上千里的路。

    这原本应该要走几天的行程,被他们在两个时辰以内跑完了。

    这两人没有不借助任何工具,便成功完成了这项壮举,的确是值得敬佩的事情。

    而且这一路上,扶苏和胡亥两人还面临着各种天地异兽的威胁,雪原狼、雪豹、还有好几只巨型的猛虎都被他们一一解决了。

    不仅如此,他们还得躲避那无数道从天而降,并且防不胜防的蓝色剑气,被劈中也无法反击。

    不过好在这两兄弟还是有点水平的,一路有惊无险地完成了这趟可怕的旅行。

    但完成这一切的代价,却是消耗了所有的内力和体力。

    现在哪怕是个普通人,也许都能跟这两位皇子殿下五五开了。

    但最让扶苏和胡亥受伤的不是身体上的打击,而是心灵上前所未有的重创。

    一个十岁的丫头就把他们两人揍成了猪头,而且人家看起来毫不费力的样子,显然有着远远超过他们的实力。

    扶苏和胡亥二人虽然不是什么狂妄自大之辈,但从小也是在众星捧月中长大的,一直都被冠以少年天才的称呼。

    但今天这一次,兄弟俩忽然觉得,自己这十几年的修炼都炼到狗身上去了,连一个十岁的小丫头都能吊打他们。

    外面的世界真是太可怕,这两位尊贵的大秦皇子此刻只想能够早点结束试炼,然后回到咸阳城。

    “笨笨,降落吧”

    嬴不凡拍了拍熊猫笨笨的大脑袋。

    嘭!

    笨笨巨大的身躯降落在了雪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但对于此刻的扶苏和胡亥来说,宛如世间最美妙的乐章。

    因为他们知道,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扶苏和胡亥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拿出了身上的水袋后,就是一阵猛灌。

    喝完之后,兄弟两个就不停地喘着粗气,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节奏。

    很明显,这两个倒霉孩子知道接下来他们恐怕还要再进行一次千里奔袭,现在正在提前做好准备。

    “唉,这身体素质看起来不怎么样嘛,要不要我帮你们加强一下锻炼呢?”

    晓梦跑到两人跟前,不怀好意地说道。

    听到这话,扶苏和胡亥对视了一眼,然后直挺挺地向后面倒去,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真没劲,一点也不好玩”

    晓梦狠狠地踢了扶苏和胡亥几脚后,见这两人毫无反应,就气呼呼地走了。

    “晓梦,把前面的四个人给我抓回来,必要时可以采用武力”

    正当小丫头觉得非常无聊的时候,嬴不凡的话在她耳边突然响了起来。

    “得了,我马上去”

    晓梦瞬间有了动力,直接动用了太乙游仙步,向前方飞去。

    不远处顿时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在一阵刀光剑影后,小丫头带着胜利的笑容回到了嬴不凡身旁。

    她身后跟着杨过他们四个人,只不过这四个人此时都是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滑稽。

    “大叔,这几个家伙未免也太弱了,四个人联手都打不赢我”

    晓梦很是不屑地扫了对面四人一眼,俨然一副看到弱鸡的样子。

    杨过四个人听到这话,面色都变得青白一片,尤其是傅红雪,差点又拔出了自己的黑刀。

    不过想到刚才的情景,他又默默地将刀放了回去,至少目前,他惹不起这个暴力的小丫头。

    “对了,据说这里还有你的徒弟呢,看来大叔你的教导水平有点差劲嘛”

    本来听到大叔这两个字,嬴不凡的脸色就已经变得不是很好看了,然后听到这句话,瞬间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还真是抱歉了,这几个不争气的家伙”

    嬴不凡看向杨过等人的眼神瞬间变得非常不善,后者等人瞬间感觉背后一凉,心里泛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

    嬴不凡、祝玉妍、晓梦三人继续坐在了熊猫笨笨身上,开始了低空飞行。

    而跟在后面狂奔的身影除了扶苏和胡亥两兄弟外,又多了四道身影。

    “接下来我们要去的地方,你们不太适合前往”

    嬴不凡拿出了一张地图,递给了祝玉妍。

    “这是天魔宫遗址的地图,你带着晓梦,还有那几个不争气的小子一起过去看看吧”

    “你接下来要去干嘛?”

    祝玉妍接过地图后,好奇地问道。

    “这件事情关系我大秦皇族的一个秘密,只有皇族中人才有资格知道,恕我暂时无法奉告”

    嬴不凡难得正经一会儿,但马上又变成了吊儿郎当的样子。

    “不过,玉妍姐你要是愿意做我的王妃的话,告诉你也无妨”

    “你想的倒美,不说就拉倒吧,反正天魔宫的遗址才是我的目标”

    祝玉妍不满地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看嬴不凡。

    嬴不凡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倒用一种极其复杂深远的目光看向了下面,目光落在了那正在夺命狂奔的扶苏和胡亥两兄弟身上。

    “希望你们两个能争气点吧,否则就白费你们父皇的一番苦心了”

    ……

    “叔公,我们这是要去干嘛?”

    将祝玉妍她们送离之后,嬴不凡便带着扶苏和胡亥两兄弟来到了一处散发着幽寒气息的寒潭前。

    看到这幽深的寒潭,胡亥有些好奇地问道,旁边的扶苏虽然没有开口,但目光中同样充满了探索的意味。

    “我准备带你们去见一个很独特的存在,都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不要大吃一惊”

    极北荒原本就是一片雪原,四处都散发着寒冷的气息,但这处寒潭前的冷冽严寒则比起荒原的其他各个角落还要更胜三分。

    寒潭的表面结成了一层极厚的冰霜,散发着至阴至寒的气息。

    嬴不凡手掌往下一按,一股无形的气劲打在了那层冰霜之上。

    咔嚓!咔嚓!

    冰霜在不断破碎,逐渐化为了漫天飞舞的冰屑。

    喀喀碎响的声音在不断继续,寒潭表面的冰霜在不断裂开,冰下的潭水竟也随之不断开裂,出现了一条伸往潭底的石阶。

    石阶从岸边向潭底渐渐下降,表面干燥至极,没有丝毫水痕,连一点青苔也没有。

    潭水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开,这画面看起来非常神奇,但石阶深处的黑暗,其间似乎藏着无尽的凶险。

    扶苏和胡亥都为眼前的场景而感到惊讶,一时间竟愣在了原地。

    “走吧,注意收敛点心神,这里面的那位喜欢认真专注的人”

    嬴不凡看到兄弟俩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然后率先走下了这看起来有些神奇的石阶。

    扶苏胡亥二人见状,也立马跟了上去。

    走了大概几十步的样子,石阶便消失在了潭水下方,通道尽数沉落到了潭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