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烽烟〕〔穿越女配重生纪实〕〔温暖穿越成瘟神〕〔最佳女婿(最佳赘〕〔豪门战神江宁林雨〕〔开局一座玉门关〕〔一拳战神〕〔娱乐圈的拆弹专家〕〔神尊屠天〕〔至尊女婿〕〔阮苏薄行止〕〔一号战尊〕〔影帝的气运小甜妻〕〔穿越八年才出道〕〔一人得道〕〔末世之冲破黑暗〕〔武仙传承系统〕〔江唯林南烟〕〔重生1990〕〔红楼大贵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作妖了 第七十五章:虔诚地仰望着眼前如冥神般无情的男人
    苏屿微眯着,精于盘算的眼眸里折着精光。

    推了推眼角的金丝帽隘,他出声,轻低的嗓声如湖面偶起而转瞬即纵的的一道澜漪。

    “大哥在说什么呀,三弟我怎么听不懂?”

    “听不懂便罢了。”

    苏翊见他这幅模样,也便知他还是不愿罢手,不禁摇摇头,未在言语。

    月色渐渐深沉

    清冷的街道隐隐还能闻得从里散发出的浓厚血腥,彼时夜色正浓,清俊无双的背影挺拔修长,二人比肩接踵,相望无声。

    远处还隐隐传来孩童的欢声笑却。

    第一片千梧桐树叶落下,过了中元………

    京城,也该起风了。

    **

    **

    京里淅淅沥沥下了两日的雨,“哗哗”的雨声浇落在紫禁宫闱,像是洗脱了无形的怨气。

    那批所谓的刑囚,落得个两日,也没得什么好消息。

    听夜北宫中的暗卫说,那两日,每每经过地下,却是漫无止境的嘶声与放浪听不出再说什么的哽咽惊叫。

    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是爬出密室的。

    全身几近赤果,脸色醺红地令人难以言语,全身肿·胀,裸露在外的肌皮没有一块好地。

    背后臀下

    一边爬,一边还带着血迹…

    乳·白的液体随之挪动,慢慢如便物一般排泄出来……

    如丧家狗一般,爬到夜北尧黑昂的漆鞋边,仰着头,如看救他出于黑暗的救星般,虔诚,恐惧……

    而待他艰难地吐出一个名字……

    大暴君却漠然站起身,像是不满意这个答案似乎的,黑丝漆鞋狠狠碾过地上人的头颅,不顾卑微如渺的求饶,像碾压什么蝼蚁般…

    践踏,无情………

    **

    苏娘娘也猜测过这幕后之人,可自打这消息从大暴君寝宫里传出来,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女人心里也有个数了。

    若那刑囚吐露出幕后之人,如此大罪,以夜北尧的脾气,应顷刻发作,下旨捉拿才是,可他却迟迟没有……

    “那当然是他们说的那个人,陛下觉得不可信,或者他们说的那个人,位高权重,不可动弹,朝廷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陛下是想抓住那人的更多把柄,才一并处置了!”

    香草手里正捧着一串剥好皮的水晶葡萄,细细喂给自家主子,听得主子问,她才淡淡分着道。

    没想到她分析的,与苏娆心中所想分毫不差。

    “呀!”

    苏娘娘拍了拍香草的头:“还挺聪明呀,看来你这脑袋瓜里也不都是朽木呀!”

    “娘娘!”

    香草看着拿自己打趣的人,不满地叫了声。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苏娆慵懒地从贵妃榻上坐起身来,“上次吩咐,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香草眸光一瞬间暗了下来,凑到苏娘娘绝美的面容前,“娘娘放心,一切妥当,待到中元节日,一定能叫她身败名裂。”

    “那便最好喽!”

    苏娘娘又悠闲地躺回头去,身后退下的两个婢女又上来继续为其扇扇子,单手垫在头稍后,闭着眸,美人儿惬意地张嘴品着这水嫩的晶葡。

    脑中却已构想出晚宴的…

    **

    苏娘娘:不来则已,一来就要干票大的!!

    呜呜呜今天推荐票还没过200,宝们冲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封神开始的诸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穿梭在轮回乐园〕〔从红月开始〕〔末日之最终战争〕〔我是半妖〕〔皇兄万岁〕〔三界劳改局〕〔全职艺术家〕〔迪迦奥特曼之黑暗〕〔一万年新手保护期〕〔诡异流修仙游戏〕〔我拍戏不在乎票房〕〔开局从相亲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