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世华〕〔张玄林清菡〕〔战爷晚安最新章节〕〔林清菡〕〔抗日之铁血战魂〕〔白锦瑟墨肆年〕〔长公主的谋反日常〕〔入赘神婿〕〔盛莞莞凌霄〕〔无敌神婿〕〔乡村妖孽小村医〕〔神婿狂枭〕〔巅峰男主方晟〕〔叶云舒〕〔掌权人〕〔战龙狂枭〕〔不凡小神农〕〔雄爸天下〕〔嘉平关纪事〕〔万族之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作妖了 第八十九章:“你还想在我身上躺多久?”
    雁荡峰的风极寒。

    萧杀的冷光穿穹天雾岭直泻而下。

    苏娆临至峰边,退后一步便是万丈的深涧。

    她虽不怕,仙身护体,哪怕掉下去也不会损伤分毫,但冷冽的寒风吹来,难免会被冻得身子僵硬。

    苏娆未言,临在悬崖边。

    无法得见天日,妩嫩的娇躯比往日更敏感百倍。黑暗中,她感觉到,男人炙热的掌心拂过她软柔的腰间。

    极为粗鲁的对待,激得女人娇躯忍不住寒颤。

    男人的头首落在苏娆滑嫩的颈间,湿漉漉的热气打湿女人的耳垂。

    故作亲昵的举动,无疑激怒三步之外的人。

    桓北王哑着嗓声,掐住女人的腰间,指着她,望向三步之外满脸黑沉的大暴君。

    “江山,美人……”

    “你猜,我的皇侄,他会选什么?”

    男人嗓声低幽,带着蛊惑人心的哑邪,苏娆甚至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倏然就感到身子被人猛地往后一扯…

    脚下落空…

    无声地栽落下去…

    苏娆坠下的一刹那,男人已然抽出腰间的佩剑,剑锋凌厉,带着迫寒的肃意,袭向三尺之外的夜北尧。

    大暴君骤然举起冷剑,迎敌。

    双方交锋,而狗男人的剑锋偏偏只是划过桓北王的脖间,偏差分离。

    一蹙间,夜北尧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

    遁身,跳入女子坠落的地方…

    雁荡峰上的风依旧冷冽。

    桓北王冷眼,不动声色地擦去嘴角溢出的血迹,收起剑锋,勾唇,俯身望了一眼峰下湍急的水流。

    不来江山,何有的美人?

    大侄子,既然你做出选择,那就醉卧你的美人膝,莫怪皇叔…夺了这山河表里!

    **

    **

    雁荡峰山脚下

    苏娘娘醒来时,感觉自己浑身湿漉,好似被冷水浸透似似的,身子格外沉重。

    慵懒地伸了个腰,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苏娘娘虽这会看不清,但也察觉到自己是被那日七夕玄雀上所遇到的男子推下悬崖……

    不,或许现下不该这么叫他!

    帝星,桓北王,夜北尧的皇叔…

    女娲娘娘选定之人,竟然会是他!

    苏娆短暂惊愕,随即又回过神,眼睛看不见,便蹲下身四处地在地上摸索。

    这地……

    似乎没那么硬,好热……

    苏娆突然碰到一处柔软之地,心中起疑,狠狠往下一按。

    肋下三分

    离男人最要害处只有几寸之离…

    这么一按,差点没把狗东西按成太监。

    “嗯……”

    男人吃痛地低吟一声,满头的黑线,她又想作什么!

    一把抓住女人那双还在作乱的小手,狗男人隐忍着怒火,沉声:“你还想在我身上躺多久?”

    胸膛间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苏娆一顿,随后才反应出这声音的主人,是…是夜北尧?

    他怎么会在这?

    莫不是也被桓北王击落下来的?

    苏娆摇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与男人交手过,反应迅捷,出招狠辣,绝不像会被轻易击败之人,况且桓北王身上还有伤。

    所以他……

    苏娆没有继续想上去,从男人身上站起,眼帘一片漆黑,只是隐隐听到溪流潺动的声音。

    “我们这是在哪?”

    “雁荡峰山脚。”男人缓声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