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祁少追妻路太难〕〔沈浪与苏若雪最新〕〔都市极品医神叶辰〕〔南狂叶辰苏雨涵叶〕〔我成了大佬们的心〕〔风水神婿〕〔景区管理员〕〔最佳上门女婿〕〔异世丹帝〕〔凶神崛起〕〔退亲后,我嫁给了〕〔方晟〕〔巅峰先锋〕〔万界武侠大冒险〕〔穿越诸天的僧人〕〔大明第一吏〕〔狂妻来袭:偏执大佬〕〔乔玉〕〔夏夕绾〕〔爱你成瘾:偏执霸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作妖了 第九十三章:这可耻的梦境,是…自己的?
    ,

    “啊!!”

    就在梦境中的狗男人解开亵裤,昂扬炙热蓄势待发时…

    苏娆猛地惊叫一声,恍然睁开了眼。

    苏娆头顶一身虚汗,脸部发白,青丝垂湿,整个人就像水里捞出来似的,惊悚未卜。

    “这…这是哪?”

    女人的脸上还残着诟怕,一想到狗男人那张邪恶的脸,心里就发着虚。

    “你怎么了?”

    夜北尧沉声,不明所以问道。

    这个女人看着是梦魇了,可一向果敢狠毅如她,什么样的梦能把她吓成这样?

    双手环在胸膛前,夜北尧第一次有了好奇。

    苏娆听见有人叫她,循着声抬起头,一下就看到面前的狗男人。

    他……他…

    苏娆下意识的身子往后退,却被身后坚硬的树干抵着,无路可避。

    唉……不对!

    等等!

    苏娘娘又猛地睁开眼,眼前的狗东西虽环着胸还是一副贱兮兮的,但衣服没脱,裤子没脱,亵裤更没脱。

    帽冠整齐,丝毫不乱。

    他……

    猛地一个弹跳,站起身来,左右望了一圈,天色微微亮,两棵高广的树木挡着风,赫然是他们昨晚休息的地方无疑。

    所以……

    那可耻的场景,其实是…自己的梦?

    日!

    这个认知一下弹出,苏娘娘简直羞愧地咬断自己的舌头,她……月庄了吗?

    “你的眼睛……”

    大暴君顿了顿,犹豫片刻才接上话,“可以看见了吗?”

    “嗯?”

    苏娘娘抬起头,“已经能看见了。”

    眼前的男人站在她面前,朦胧的晨曦中,俊郎的五官被清早的第一批晨霜侵蚀,苏娆下意识心虚,微微别过头去。

    “水势已经退去,既然能看见,那便走吧。”

    说完,男人转身,先离开了。

    *

    帝后遇刺失踪,何等要事!

    燕十七带着宫里的禁军,点着火簇,连夜把雁荡峰里里外外搜了个遍。

    大晚上的寒风刺骨,一个个挥着铁铲,一寸寸地皮扒拉,就差没掘地三尺了。

    结果第二天卯时正刻,俩人自己悠哉悠哉,不急不慢的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刚捅了一个熊窝,被一头母熊追了二里地的燕十七:“………”

    鳖儿子这辈子就是被俩人玩弄的命!

    *

    二人回了宫,各自回到自己的寝殿。

    苏娘娘一晚上都没睡好,回了宫就赶紧换了身衣裳,抓紧时间补了觉。

    等再醒来已是晌午

    香草进来传了膳,伺候苏娆用完才退下,留苏娘娘一人在寝宫中。

    苏娆靠在软榻上,单身托着水嫩的下巴,凝眉,一个人在那细细沉思。

    所以…真的是她昨晚做了chun梦?

    chun梦对象还是夜北尧?

    那个女娲娘娘口中残暴无情,阴狠毒辣的北渊暴君?

    周公曾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她白天无非就是看了男人果着上身露着八块腹肌,从泉子里走了出来的模样。

    然后夜里就做了这种梦?

    苏娘娘摇摇头,还是觉得匪夷所思,自己简直着了魔一样。

    就在苏娆发愣时,外头香草突然进来,道:“大公子来了。”

    晚上就是中元晚宴

    大哥这时候进宫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