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骨妖祖〕〔我的天赋是复活〕〔重生之帝君归来〕〔盛世大明〕〔大奉打更人〕〔青莲之巅〕〔丹宫之主〕〔花都最强老板〕〔斗罗之九极斗罗〕〔都市最强赘婿(叶〕〔大明武装采矿船〕〔道士不好惹(又名:〕〔人仙百年〕〔特工狂妃:残王逆〕〔反派天天想和离〕〔女王的意志〕〔最强穿梭万界系统〕〔网游野蛮与文明〕〔逍遥小闲人〕〔团宠大佬的马甲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作妖了 第一百零二章:最好能让他永沦九幽,不得超生!
    ,

    苏娘娘挑着眉,明艳的红唇微微上扬,望着慌张跑来的人,没有丝毫意外。

    算算时辰,也差不多该发作了!

    “皇后娘娘,大…大事不好了,贵妃娘娘的兄长与…与淑妃私通,皇上大怒,要活烹淑妃以儆效尤,娘娘您赶紧去看看吧!”

    淑妃?

    那个第四章就没戏份了的炮灰?

    自己不是将那药推在荣清影身上吗,怎么中招的会是这头蠢猪?

    “本宫马上就过去!”

    苏娆应下话,“爹,那我便先……”

    “皇后娘娘,老臣还有一事叮嘱娘娘!”苏成山突然开口,语态严肃,不容苛缓。

    苏娘娘一愣,“爹,您请说!”

    苏成山一步步靠近,来到女人面前。

    眸眼中的柔情一瞬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汩汩的寒意,带着粗茧的指腹摩着右手的穴位。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动作一出,便有人要落套了。

    苏成山嗓声低哑,带着循循善诱之意,“老臣知道娘娘憎恨贵妃,娘娘也固有自己的打算,但人只有一条性命,若干脆死,岂不成了解脱?”

    苏娆一怔,“爹爹的意思是?”

    “世上有很多种活,锦衣玉食无忧无虑是一种,囚于深幽暴室,不见天日亦是一种。”

    “而……四肢具断形同枯槁,万念俱灰如丧考妣,日日只能像丧家的野狗般残喘,也算是一种。”

    苏成山的话未尽

    殿口突然吹进一阵冷风,激得苏娆打了一个寒颤。

    “娘娘若真恨一个人,何不将目光放得长远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徐徐图之,最好能让其永沦九幽,不得超生。”

    男人神色都未变一分

    却用着最平态的语气说着最令人胆寒的话。

    苏娘娘一怔,似突然明白她的计谋是被何人动了手脚,“爹爹说的是,女儿都记住了!”

    “娘娘放心,老臣一定肝脑涂地,助娘娘成就凤业!”

    苏成山突然退后三步,深深弯了个腰,冲女人行此大礼,苏娆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但眼下显然也不是追问的时候。

    **

    昭纯宫

    苏娘娘赶到的时候,淑妃已经被下锅了。

    偌大一口锅悬在荣清影的寝殿正中,滚烫的热油和猛烈的木柴,空中已经能隐隐闻到烤肉香了。

    而荣清影的兄长却正被按在殿外,扒光了衣服,打着板子。

    大暴君发了话,什么时候打死什么时候算数。

    她到时,荣清影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估摸是哭的太狠了,此刻身子一喘一喘的,跪在狗男人脚边。

    兰嫔则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神态,站在夜北尧身侧呆愣。

    见她来了,狗男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莺莺燕燕的哭声炸得他脑仁疼。

    “皇后既是后宫之主,那余下的事情便交由你处理,朕先回去了!”

    夜北尧起身,不耐烦地揉了揉脑仁,刚准备离开,愣在一旁的兰嫔可谓瞅准机会,一下跳到男人面前。

    娇柔至极的做作声音道:“臣妾宫里已经晾好了醒酒茶,陛下晚宴宿醉头疼,不如去臣妾那醒醒酒吧!”

    狗男人不动声色地退后两步,拍了拍刚刚被女人抚过的肩膀。

    神色寒淡如冰,薄唇轻起

    “不了,你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