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从南宋网游〕〔夺灵战记〕〔道极无天〕〔从返祖进化开始〕〔王者至尊〕〔极品皇太子〕〔张昊王者至尊〕〔张昊林嘉琪王者至〕〔农门酒香〕〔六界星域〕〔顶级强者张玄林清〕〔刀枪破胡尘〕〔秦城的逆袭人生〕〔古武狂卫霍海〕〔都市妖孽奶爸叶辰〕〔当末世女撞上病王〕〔斗罗之我的锤子能〕〔都是两颗弹珠惹的〕〔港综从监狱风云开〕〔上门狂婿张玄林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作妖了 第130章 这狗东西是想把她薅秃不成!(真身)
    何需解释,无妨多言。

    有时候再多的言论,不及此时一个缄默如深的眼神。

    夜北尧苦笑,揪着心中的肝肠。

    他从不是自己骗自己的愚钝之人,或许有些东西,早就已萌种发芽。

    两月前的新婚之夜,本该拖去喂狼的女人却安然无损的在寝殿中,一身嫁衣火红如妖,犀长的眸子清冷美艳。

    那时,他就知道,自己的皇后已换了一个人。

    往后,官道驿站密室遇火,雁荡峰山巅坠崖,以及那幻境之中女人……

    她是什么样的人?

    为了家人不惜以命相搏;临危险境,却不骄不躁,沉着面对,她冷清、高贵、美艳,又惊华万丈,他是她见过最聪慧果敢的女子。

    夜北尧呼吸都沉了沉,胸口一口热气灼离着。

    他不否认自己动心。

    望着女人身后妖娆凤飞的长尾。

    是妖?

    是妖又怎样!

    他堂堂北渊至尊,难不成还护不住自己喜欢的人儿?

    夜北尧不再犹豫,脊骨靠在身后凹凸不平的假山上,任凭冰凉的雨珠淋在自己的膝肩上。

    男人黑眸一沉,已然做出决断。

    他突然上前,嘴角勾着薄笑,含着粗茧的大手直接一用力,将女人拽到自己胸前。

    “你…你想干什么?”

    苏娆望着他。

    灯荇草的缘故,女人活动还是有些迟钝,不能一如往常。

    夜北尧无言,依是冷笑。

    他拽着女人细嫩的藕臂,反客为主,倏然就从假山上跃起来。

    反身,将女人复又压上去。

    使其困在假山与自己炙热的胸膛之间。

    苏娆小手酸软,就算不愿,也是软绵绵的力度,无可抵抗,抬眸,却被男人眸底中那股谷欠望给吓住。

    那般灼热,那般迷离,似要把一切焚烧。

    “夜……夜北尧,你想…你想干什么!”

    苏娆开始慌张,往后躲闪却退无可避,那雪白如稠的长尾,却被夜北尧一手揪在手里。

    雪滑的毛发

    夜北称心摩抚着,像是在把玩一件完美的貂皮。

    力道之大!

    “嘶——”

    苏娘娘吃痛地叫了一声,瞅了一眼掉了一地的雪白的尾毛……

    “!!!”

    这狗东西是想把她薅秃不成!

    反复揉夷了许久,夜北尧终于放过那不堪一握的长尾,嘴角擒着戏谑的薄笑,黑眉上扬。

    绕有把味,贱兮兮地环着女人胸前,上下轻佻。

    苏娆:“!!!”

    狗东西!

    苏娘娘恨得牙龈直作响,可却做不出丝毫的反抗。

    灯荇草的作用,使男人根本不用费什么力,就能轻而地抓住她的手,使其反剪在背后。

    一下真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由眼前这个狗东西宰割了!

    苏娘娘恨啊,恨啊!

    若眼神能杀人,那狗东西此时早就被剐成一万零三片,熬汤都不剩了。

    夜色昏暗

    微凉的月光冷冷照下来,那唇被寒光打磨,明艳的不知方物。

    夜北尧含着粗厉腹茧的长指,轻落在苏娆鲜嫩的唇前。

    反复,往来…

    细细将女人薄艳的口红摩到自己的掌纹上,而随后,又轻轻涂抹在女人脸上。

    半妖冶的脂粉

    给女人凄白的脸上添了几分姿色,夜雨滂沱,楚楚可人。

    夜北尧突然收回手上的动作,他对着那张巧艳的唇……

    突然,俯身,迎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