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灵妖域 第7章 黯淡的过去
    咖啡厅内,薛之谦的《演员》在回响,旋律轻轻的,混着咖啡香飘入形形色色的客人耳里,或激起某些人心里圈圈涟漪,也或许如微风拂过,不留半点痕迹……

    张月托着腮,静静地听着这旋律,从过往点滴中走了出来。颜夕坐在他的对面,品着一杯卡布奇诺,时不时眉头微皱:“这是我喝过最苦的卡布奇诺,你推荐的这家咖啡厅真有毒。”

    “太甜不好喝。”

    “这也太苦了。”

    “……”张月瞥了瞥颜夕认真的眼神,收起了继续争辩下去的打算,自觉的转向另一个话题:“喝完就走吧,不早了。”

    颜夕摇摇头:“活该你没有女朋友,这个点还有几场电影,你竟然也不请我去看场深夜电影。”

    张月嘴角微微牵动,勉强一笑:“刚做完任务,我累了。”

    “我鄙视你。”

    ……

    钟无艳,又名钟离春,中国古代四大丑女之一,齐宣王之妻。相传不因自己貌丑,冒死请见齐宣王,大谈治国之道。齐宣王大为感动,将其立为王后。从此,齐国大安。

    钟无厌在心里默念着这一段人尽皆知的历史,尽量让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好一点。但事情并没有想得那么简单。

    黝黑的额头高高耸起,泛着一层亮亮的油光,一条或者两条粗*黑粗*黑的眉毛像道分界线将额头孤零零地留在上方,而下方是一双无神的小眼睛,在深处,那灰蒙蒙的瞳孔肮脏不堪,不知道是因为她看到的这个世界,还是因为她现在看到的自己。

    这是一张无法形容的脸,却长在了一个花季少女的身上。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钟无厌打量着自己许久许久……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能打量自己的脸的人,估计也只有自己了吧!不不不,还有他!她心里暗道。

    钟无厌换上一身职业装,匆匆出门。走在大街上,一道道如见恶鬼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稍一接触到她的脸,便飞快撤离,生怕待多一秒。

    对于这种情况,钟无厌早已习惯了。从出生那一刻起,她似乎就注定了成为别人眼里异类的命运。而她也早在父母双亡,自己不得不独立生活那一天开始,学会承受一切悲哀。

    这似乎应该是一个励志的丑女成长故事,但事实上并非如此。钟无厌一年前,从北京大学毕业。现在一年过去了,她还是待业者,住在廉租房,每天为一元五角而苦恼。

    钟无厌无能吗?她只是无颜,丑陋的容颜让她被无数工作单位拒之门外。她的简历几乎任何一家工作单位都不会拒绝,但每当到了面试阶段,她的脸就成了她必然失败的魔咒。

    钟无厌在一栋大楼门前停住了脚步,心里又默念起钟无艳的历史,她希冀这样能给自己一些信心。深呼吸一口,钟无厌便向大楼走去。她刚跨过门槛,一个高大的身影横档在自己面前。

    “你是什么人?”保安皱着眉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与厌恶,冷冷地道。

    钟无厌并不感到意外,她后退一步,抬起头,直视着保安的眼睛。一张这样的脸如此近距离地呈现在眼前,吓得这保安连退两步,眼中升起一丝警惕:“你到底是什么人?”

    “钟无厌,我是来面试的。”钟无厌淡淡地道,但保安眼里的那丝警惕,还是深深地烙印在她心中。

    保安犹豫了片刻,说道:“不好意思,请你在这里等等,我要去通知一声。”

    “好……”

    钟无厌站在门外,双腿并拢,腰板挺的笔直,平视着前方,在烈日下依旧挺立如松。时间渐渐推移,早晨的清凉随着盛日降临被无情地推移。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

    不知道过了多久,钟无厌依旧站在烈日底下,站在三十几度的高温中。汗水打湿了她的衣衫,在她脸上泛起了一层油腻腻的光芒,本就不美的她现在就像被丢弃的冰淇淋,只有苍蝇蚊子前来光临。

    “不好意思……公司那边打算取消这次面试。”还是那个保安。

    钟无厌抿了抿嘴唇:“为什么?”

    “不好意思,你站在这里影响我们工作。请尽快离开。”保安说道。礼貌客气的话语,从他嘴里出来,字字如刀。

    钟无厌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张开干裂的嘴唇:“为什么?”

    “小姐……”

    “我问你为什么?”

    “妈的,别给脸不要脸,你也不看看你长得什么样,别在这里辣人眼睛了,赶紧滚。以为我不敢动手吗?打你这种人,我可不会有心理负担。”

    钟无厌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中年保安,胸口微微起伏,强烈的愤怒压抑在她心中,几欲爆发:“你……”她颤抖着娇弱的身躯,想要将满腔怒火发泄出来,最后只能抽泣着放下手,一瘸一拐地离开。

    “妈的,还北大毕业,长成这样就是哈佛毕业,也是个婊子。真是晦气,辣我一脸,不行得去洗洗眼睛,免得得针眼……”

    保安碎碎念的抱怨,断断续续地飘入钟无厌耳里,一字一刀地划在她心里。

    “古有钟无艳,今有钟无厌,人居金銮殿,我睡草棚间……哈哈哈,天不把我怜啊!”钟无厌推开家门,跌坐在木板床便低声哭泣着,嘴里念叨着自己胡编瞎造的小诗,心里却翻涌着数不尽的委屈。

    她又失败了……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失败了。有时,她像今天一样被挡在公司门外;有时运气好些,她能看到人事部的负责人,然后谈不了半句话,就被婉言谢绝……所有人都只看到她钟无艳一样的容貌,却没有人看到她堪比钟无艳一样的才华。

    她是北大学子,满腹经纶,饱读诗书,然而所有的一切都被她的容颜掩盖。钟无厌泪眼朦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丑……真的好丑……”她低声喃喃,泪水顺着脸滑落,滑过她满是麻子的面庞,滑过她塌鼻子,厚嘴唇,最后顺着她的宽下巴无力地滴落。

    泪如雨,却洗不尽铅华,只能落一个精疲力尽的悲哀下场。钟无厌趴在床上,带着泪痕沉沉睡去。在梦里,她轻歌曼舞,步步生莲,容颜颠倒众生,一颦一笑倾国倾城,那是多么的美好啊!

    梦终归是梦,是梦就一定会醒。只是老天爷也不愿让这个梦更长一些。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梦中的钟无厌,她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无厌,今天的面试如何?”

    是他!钟无厌狠掐一下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才回答道:“失败了。”

    “……这样啊,不用担心,我再帮你留意留意。一定可以成功的。”

    “谢谢!可是……”

    “无厌,你要相信你自己。”

    “啊…嗯,我尽量吧。”

    “无厌,放心,我在呢,我会一直陪着你,你现在有空吧,我去看看你吧。”

    “啊?现在,好啊,好啊……”

    钟无厌手颤抖着放下手机,眸子里闪着少有的光彩,明亮,充满希望。她擦了擦脸上泪水,指尖抹过一层腻腻的油。钟无厌怔了怔,神色黯淡了不少,旋即看向自己乱成一团的床褥被子,忙坐起身来,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

    发白的床褥整整齐齐地叠成豆腐块,贴着床沿摆放在床头,散乱的衣服匆匆收拢,一股脑地塞进一个破旧的塑料储物箱里。钟无厌将箱子推进床底,暗暗松了口气,她可不希望让他看到自己那屈指可数的几件地摊货衣服。

    钟无厌起身扫了圈屋子,突然发现似乎已经没什么可收拾了。是啊,不过是一间连厕所都没有的破屋子罢了。钟无厌叹了口气,但一想到电话那头那个充满磁性的嗓音,她又强打起精神,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开始等待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面孔。祁煊对着镜子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脸,心里满是自豪。他的确有资格为自己的容颜骄傲。轮廓分明的脸庞,披着一层白皮,就是最好的底子了。剑眉微翘,星目微闪,鼻梁高挺,两片薄唇轻开轻合,有呢喃细语流露……一切都像上帝一笔一划勾勒描绘出来的,那样完美。

    许久,祁煊确认自己的表情是亲和的,没有破绽的,方才将脸从镜子前挪开。祁煊看了看手机刚刚的通话记录,那个名字倒映在他眸子里。他笑了笑:“真是个可怜的人儿啊!”

    不多一会儿,祁煊从公车上走下,刚一落地,便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不远处一个清洁工大叔,正将一车垃圾轰隆隆地倒下,堆放在地上。

    大叔似乎完全不理会各种垃圾混杂在一起散发出的那股无法言喻的味道。人与垃圾形成一幅让人难以直视的画面。有的人看了,心生怜悯。有的人看了,只有厌恶地匆匆一瞥。

    祁煊迅速收回自己的目光,小心翼翼地踩着满是莫名污渍的地板前行。眼前高楼林立,却并非繁华景象。每一栋楼都相互紧靠着,恨不得融在一起。各种各样的线在楼与楼之间的半空交错,时不时还垂落下几根,走在其中,仿佛穿梭于蛛网迷宫。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握手楼,名为握手,听起来似乎富有美感。但生活在这里的人,可不这么觉得。阳光从不愿意分多一丝温暖,施舍他们,就是人世间也不愿意剖下一点善心,向他们展示。他们就像蝼蚁,每天在这个蚁窝里苟延残喘,然后拖着残骸在外面的世界摸爬滚打。卑贱贫穷,成了他们的代名词。

    祁煊走进阴暗潮湿的小巷,凭着记忆,搜寻着那个破烂的小铁门。沿路,几个小孩子光着小脚丫,有些畏惧地看着眼前这个光鲜亮丽的帅哥哥。

    祁煊善意地笑了笑,继续前行。许是看到了祁煊的善意,一个小女孩儿竟尝试着走上前几步,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祁煊,似要把他整个人都看透。

    “哥哥……你真好看。”

    “额……呵呵呵,是吗?谢谢小朋友,哥哥还有事,快回去找你爸爸妈妈吧。”

    “爸爸妈妈不在……”

    “额……哥哥真的很忙,再见。”

    不待小女孩儿说话,祁煊已经小跑起来,也不顾自己

    的耐克休闲鞋踩在一滩滩黑乌乌的水渍里。看着祁煊远远离去的背影,小女孩儿沉默地低下了头。

    穿过一条条小巷,祁煊好不容易才找到其中一栋破败的楼房。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祁煊还是没办法理解人类为什么可以住在这样的楼房,那一块块破损的瓷砖,一条条自上而下蔓延的裂缝,都让他胆战心惊。

    祁煊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无厌,我到你家楼下来接你了,你现在下来吧!”

    “额……你,你不上来吗?”

    “我请你去喝咖啡吧,你今天肯定很累了,喝杯咖啡放松一下。”

    “那多麻烦……”

    “跟我客气啥,我这是和你去约会呢!”

    “啊?约会?那…那好,我现在就下去。”

    钟无厌放下手机,紧紧按在自己的胸前,脑海里那个俊俏的面庞渐渐浮现,愈发清晰。她抓起一小包纸巾,便匆匆下楼。

    祁煊时不时捏捏鼻子,希望能让周围难忍的恶臭少一些飘进自己的鼻腔。钟无厌住得并不高,但对祁煊来说,这几分钟的等待还是煎熬。

    钟无厌几乎是冲下楼道的,那张脸,她真的太想太想了。看到钟无厌,祁煊紧蹙的眉头瞬时就舒展开来,整个过程是那样自然。

    “煊!”钟无厌止住自己的冲势,身上还是那件沾了汗水的职业装,衬衫贴在皮肤上,勾勒出她的身材,却并没有出彩的地方,看着就像一根柱子套了件湿布。

    看着钟无厌这副模样,祁煊微微一笑,带着宠溺:“天气热,就不用跑那么快嘛。”

    钟无厌怔了怔,才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那件满是汗水的湿衬衫,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对不起,难得出来约会,我却……”

    “没关系,我们走吧。”祁煊笑着牵起她的手,指尖轻轻划过她手上粗糙的老茧,让钟无厌心里一阵紧张。

    “煊,谢谢你。”钟无厌小声说道。

    “嗯?”

    “啊…没什么,我们走吧。”

    祁煊走得有些快,钟无厌大步大步地紧跟着,并不合脚的高跟鞋磕着她的脚趾,阵阵疼。钟无厌不在意这些,不管祁煊走得多快,他的手还紧紧牵着她的手呢!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祁煊的体温,冰凉冰凉的,很舒服。

    毒辣辣的太阳,还不知疲倦地发光发热,蒸煮着这个世界。人们的力量就像水分一样,被一点点地蒸发,走在街上的他们犹如行尸走肉,呆滞无神。

    可当那一对情侣闯入他们的世界后,便瞬间惊醒了他们。人类大惊小怪的本性又充分暴露。

    “天啊,那女的好丑啊!怎么会有人长成这样?”

    “旁边那个牵着她手的是她男朋友?这不科学!这是野兽与王子啊!”

    “姐姐比那怪物美多了,她怎么就看不上我呢?真是……简直了。”

    “……”

    各种各样的言语,一字一句地钻心而入,然后毫无停留地钻心而出。钟无厌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只要祁煊在自己身边,任何流言蜚语就是一阵风,吹吹就过了。

    祁煊呢?他笑容依旧,只是手心渗出一滴滴汗水,冰冷的。

    两人很快便进了一家咖啡厅,挑了一个不起眼的座位坐下,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成功吸引了整个咖啡厅的注意。

    服务小姐扭着腰肢,一步摇,两步翘,胸前衣襟不知为何少扣几个口子,露出点滴春色。“小帅哥,先喝点什么?”她秀眉微挑,眸子深处毫不掩饰的秋波,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当然这一切可不是对着钟无厌,而是完全针对着祁煊而去的。“嗯?先来两杯卡布奇诺吧。”祁煊头也没抬,眼睛直直盯着钟无厌,继续说道:“你还想要点什么?”

    钟无厌有些害怕,祁煊的眼神是那样坦诚,干净,让她心脏急速跳动,愣了许久,才挤出一句话:“不用了。”

    祁煊点点头,依旧没有看那摆了许久姿势的服务小姐,说道:“就这些吧,谢谢。”

    “额……好的,稍等。”服务小姐尴尬地点点头,匆匆离去。

    钟无厌偷偷地瞄了瞄那小姐的玲珑身段,失落地低下了头:“那个人真美。”

    “一副臭皮囊而已,哪里比得过你这个北大毕业生?”祁煊摆摆手,说道。

    “煊,谢谢你,真的……”钟无厌眼里闪着泪花。这种鼓励,不论真实与否,对她来说都太重要了。她无法想象,如果没有祁煊,没有他的认可与陪伴,她要如何活下去。

    祁煊笑道:“谢什么,事实。长得好看有什么用,不还是个服务小姐?可你不一样,你有知识,有能力,未来你一定能有一番成就,不是常说知识改变命运吗?”

    钟无厌点点头,有些勉强地笑了笑。“知识改变命运?这种话只有从煊口里说出来才有信服力啊!”钟无厌心里暗想,其中多少苦涩辛酸,只有自己知道啊!

    祁煊似乎看出了钟无厌笑容里的无奈,正了正脸色,说道:“无厌!你不能这么轻易放弃啊!北大学子毕业出来如果还没有出路,那其他那些下三流毕业生岂不是不用过了?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知道……只是,像我这样……”

    “外貌只是表象,我不介意,自然还有人不介意。而且,实在不行……不露脸的工作,也不是没有啊!”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