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灵妖域 第11章 离去
    今夜的月儿特别圆,银白色,高挂在夜幕上,周围几缕疏云寥寥,似薄纱轻舞,不舍得将月儿的美展露出来。然而,在人们眼里,这样的月儿更美,更神秘,朦朦胧胧,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情侣们忙着秀恩爱,吃货们期盼着月饼,单身狗也有了家人的陪伴……世界充满了安详。唯独在那个异次元空间里,上演着不一样的一幕。

    镜司阴阳间,那片美丽的竹林正徜徉在月光里,月光的银色与竹子的翠色交相辉映,营造出一丝浪漫梦幻的气息。奶妈一袭白衣,长发飘散,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只可惜眉间那一点坏小子的狡猾破坏了这来之不易的意境。

    张月赤裸着半身,下身的裤子也已经破破烂烂了,一双赤足更是伤痕累累,即便如此,张月依旧踩着染血的泥土往前片刻不停地迈步。

    还差几步就出竹林了,只要走出这片竹林,张月就能结束这场炼狱般的训练。但是,他的老师,那个疯子一样的女人,愿意吗?

    奶妈背着手,慢悠悠地在竹林里晃来晃去,时不时抬头看看月亮,或者摘下一片竹叶向前扔去。咻!竹叶划破秋风,在黑夜里留下一抹翠绿色的影子,明明是那样生机盎然的颜色,却透着一丝冷冰冰的杀意。

    张月后脑勺一阵冰凉,黑白瞳的视野里,一片竹叶已经撕裂开他厚厚的头发,就要将他的头颅洞穿。“切。”张月偏头一倒,竹叶划破他的太阳穴,鲜血溅了他一脸。

    “怎么这么快。”张月在地上滚了数圈,几片竹叶落在他身边,轻飘飘地,却将地面刺出一个个小洞。张月再一翻身,正好藏进一块巨大的青石背后。

    背靠着石壁上,张月才感到一点安心。在身后破风声不断响彻,无数竹叶飞射而来,插在巨石上,震出一道道裂缝。

    张月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挪动自己的身体,尽全力不发出声音,并且动作幅度几小,整个人就像一条蛇一样趴伏在地上依靠肌肉的细微震动再往前移动。

    远处,奶妈皱了皱眉:“哟,又不见了。啧啧,这种技能效果暴露之后的感觉真不好。”一边说着,奶妈已经加快了脚步,在捕捉远处那一丝细微的不寻常的气流波动。

    奶妈是一个御气大师,气对她来说既是武器,又是超越自己五感之外另一感知。通过气流波动,感知敌人的动向这是奶妈引以为傲的招数。但是这也不完全无解,只要距离够远,波动够小,奶妈也没办法准确感知。

    张月此时的爬行,就是在奶妈的感知效果之外,所以奶妈需要拉近距离,找到在躲躲藏藏的老鼠,然后一击必杀。

    爬行了好一会儿的张月,没有放松警惕,他知道此刻,奶妈肯定正在逼近自己,一旦到了距离之内,他还是会暴露在奶妈的感知之中。

    心里这般想着,危机已经降临,绿光自后方袭来,迅速迫近。张月双眼微凝,黑白瞳感知全开,绿光被剖析成一道道残影,然后又变成一片清晰可见的绿叶,锋锐的叶尖距离后心窝不过几厘米。

    “巽!”张月低吟,风轻吹,他也如同落叶一样,轻飘飘地飞走,只留下溅起的一道血线,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张月跌在地上,闪烁不停的巽字卦碎成了碎片,但下一瞬,又迅速恢复,化作轻风,载着张月向竹林外飘去。距离终点已经不远了,继续藏匿已经没有意义,接下来就是速度的比拼。

    张月踩着巽字卦,御风而行,一刻也不敢停,身后竹叶片片,都是死神的镰刀。他选择性地躲避着,只要不致命,他都一一承受了,因为全部躲开是不现实的。他撑着一身的伤,跌跌撞撞地跌出了竹林,倒在了湖边。

    湖中央的小亭上,一众人正在一边吃月饼,一边赏月,额不……是在开黑。

    奶妈刚从竹林出来,看到这光景,愣了愣,有些不悦道:“有没搞错,开黑不叫我?”

    老黑摊摊手:“五黑啊,刚好。”

    “嗯?”奶妈挑挑眉。

    老黑叹了口气,默默地将手机交了出来。奶妈笑了笑,接过手机,道了声谢,开始厮杀。老黑正想凑上去观战,湖边突然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叫:“救命……”

    老黑拍了一下大腿,叫道:“诶我去,你们还玩,呆月都要死啦!”

    一番折腾后,张月总算活了过来,只不过现在只能躺在担架上赏月了。

    兔子掰了一小块月饼送到张月嘴边,笑道:“距离零点还有几分钟,你还可以趁着这中秋节的劲儿,吃块月饼。双黄白莲蓉哦!”

    张月勉强地笑了笑,咬下一点月饼皮算是吃过了。床边,老黑叹道:“不是我说,每天这么练,真的不怕哪天过了?”

    奶妈冷着脸,说道:“这点训练量都撑不住,以后出任务真的会死。死在妖手上,还不如被我弄死。”

    众人皆无言。

    张月见状,笑着附和地说道:“练了一个月,进步还是很大的,至少,我终于没有被奶妈追到了。”

    奶妈眉毛挑了挑,冷哼一声,说道:“明天给你放天假,算奖励啦。”

    张月正想着道谢,一旁的颜夕却坏笑着说道:“诶哟,真是抱歉哦,你的假期要泡汤了。我刚接了一个任务哦!任务要求,全司参与!”

    “……”张月默默地盖上了被子,睡着了。

    “我去?”众人皆是被这秒睡的技能雷得外焦里嫩,一个个似乎都把刚才那个任务抛在了脑后。但是,这个任务背后的故事终归是发生了。

    ……

    平静的一天,随着太阳公公准时上岗而揭开了序幕。但是当人们打开网络时,这一天注定不平静了。一条大新闻抢占了各大媒体网站的头条,一时间爆红网络。

    新闻内容很简单,但却具有足够的轰炸力。l市首富钱欲宣告破产,其旗下以黄金甲制药有限公司为主的一系列企业全部被收购。曾经叱咤全城的富豪,如今一夜回到解放前。

    钱欲坐在自己已经坐了几十年的檀木沙发上,有些木讷地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他们拿走了自己最喜欢的名画,古董……很快,这栋别墅也将被这些人毫不客气地拿走。

    钱欲禁不住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呢?

    从最开始的白手起家,钱欲花了十年的时间,创立了自己的商业王国。年不过三十的他,垄断了一座城市的药品生产,首次挤入了这座城市的富豪榜单。年过三十的他,成为了首富,他的公司也成了这座城市的第一大集团。

    但现在呢?

    一切又将回到曾经了。时光仿佛倒流了数十年,但是他是真的老了,他可不是昔日那个热血澎湃的少年啊!心里乱糟糟的,回忆和不解还在纠缠着,耳边就传来不客气的吼声。

    “钱先生,麻烦你起来一下,这个沙发我们要拿去抵押。”

    “钱先生?”

    “钱先生,你听到了吗?”

    “钱……”

    钱欲皱了皱眉,枯槁的脸也跟着皱了起来:“我知道了。”他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脚步有些漂浮,踏不稳实地,但他还是站了起来,没有靠别人的帮扶。

    “搬走吧。”钱欲背过身,向窗边走去。身后传来了几句细细的声音,尖锐的,扎在心里很痛很痛。

    窗外阳光很好,这么好的天气,他应该在高尔夫球场和老朋友切磋球技,而不是在这里等待他拥有的一切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是啊,他的一切都失去了,因为那个人。那个将他告上法庭的人。当钱欲收到起诉书时,他是不屑的,直到警方真的在他的公司制作的药品发现了有毒物质,他才知道那个人有多么可怕。

    一纸判决书,就让他瞬间跌落下神坛,昔日那些所谓的“老朋友”都消失了,就连那个与他谈情说爱的女子也向他扔了一张离婚书。

    真的,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钱欲颤抖着手,扶着制作精美的窗台,一双浑浊的老眼已经被泪水淹没,如同一潭死水,找不到丝毫生气。

    泪水正淌落着,一道刺耳的鸣笛声惊得钱欲泪水都止住了,他低头看向楼下那个向他招手的中年人,脸色微冷。

    就是他!余儒海!这个夺走了我所有的畜生!钱欲在心里嘶吼着。

    余儒海靠在新买的玛莎拉蒂上,怀里还搂着一个俏丽女子,正是钱欲的第二任妻子,花妙杨。

    钱欲看着这一对男女,无声地笑了笑,心里叹道:还真是郎才女貌啊!

    余儒海向钱欲挥了挥手,颇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然后搂着花妙杨进了车,绝尘而去。这种恶趣味的挑衅,若是放在以往,钱欲怕是眼睛都懒得抬一下,但是现在,他抓住窗台的那双手,已经捏的发青,似乎此时他抓住得是余儒海的脖子。

    许久许久,有人告诉他,他必须离开了。钱欲最后一眼看了这栋别墅,默默地离开。抛开所有的财产与荣誉,钱欲也不过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罢了。

    他的背影走在这样明媚的阳光,显得格外刺眼,刺得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