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灵妖域 第40章 一个月的时间
    张月速度不算快,但控制得很好,跑了这么久呼吸都没乱,身后的刀光追得很紧,但就是砍不着他。

    武士面无表情,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他刀法精准,迅猛,但也耐不住张月这个背后长眼睛的家伙,任由他砍得欢乐,却只能砍下几点黑布屑。但他似乎也不急,就这样死追着,双眼被猩红的血色占满,却看不到神采。

    张月一边跑一边想着对策,他总不能一直这么跑下去,身后的哥们儿明显不是人,看上去跑得比自己还轻松,正想着,突然感到身后一寒,张月向前跳了一步,堪堪避过一刀。他暗松一口气,心里却多了一丝警惕,武士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

    这一跳没有任何准备,仓促之间,张月也没有办法完全站稳身子,索性就往地上倒去,迎面正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张月双手伸出,一把抱住身体在地上滚了一圈,正好将尸体当成了盾牌举了起来。

    武士的刀落下了,刀刃划过,带着雨滴在空中留下一道水线。一开始,水线还是透明,可当刀刃穿过尸体时,水线瞬间变成了红色,洒落下来,贱了张月一身。张月没有心思去在意自己的形象,得到了缓冲,他立刻从地上跃起,拔腿就跑。

    ……

    奶妈坐在电脑前,打开了一个灵道盟的专属网站,正在一遍遍翻阅着资料。她正在查找“直心道馆”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道馆的事情。但她看上去似乎有些烦躁,划动鼠标滑轮时,也是时上时下,整个页面都随着她的操作晃来晃去。

    奶妈压根儿没有心思看,哪怕她知道这个或许会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也是颜夕亲口布置下的任务。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她都没有理由怠工,可她就是静不下心来看。比起在这里用电脑查资料,她更想像颜夕那样,在现场随时准备出手。

    不仅如此,颜夕那句“该怎么办怎么办”,就像一个魔咒,让她原本有条有理的大脑一下子乱了。对于张月叫自己姐姐,她并不在乎,纯粹当成是一个比较亲密的昵称,可是一想到这个所谓的“弟弟”有一天也许不在了,她感到有些难过。

    “奶妈?怎么样了?有线索吗?”

    是颜夕的声音,温柔大方,总是充满着自信。也正因如此,才有那么多人愿意为她付出,其中,包括奶妈。

    “不好意思,再等等。”奶妈轻声道了个歉,重新开始查看这份资料。

    不多久,颜夕手机上收到了一份文件。颜夕并不意外,点开文件夹看了看,脸上闪过一丝疲惫的神色。她抽出青伞,正准备把伞扔出去,突然又来了几条消息。

    “留在那里,看好我弟弟。”

    简短的一句话,没有过多的描述,但颜夕却看到了奶妈那故作冰冷的俏脸。颜夕笑道:“现在的御姐难道都是傲娇吗?”她抱着伞,继续坐在门槛上,继续等待那个熟悉的张月放下刀,擦干净身上的血,眯着眼睛看着自己。

    ……

    张月很狼狈,身上的衣服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只剩下一件被血染红的白衬。逃跑可以保命,但可不能保证不受伤,更何况是面对那样一个杀红眼的武士。他正在靠在一睹墙上,喘息着,想要借此恢复一点体力。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一路上换了无数个方向,借助了各种天然的,非天然的掩护,好不容易才和那武士拉开了距离,有了这么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可得好好珍惜。

    刚喘了几口气,一股恶寒从肋下传来。张月条件反射般弹了起来,但刀尖还是追着他洞穿了墙壁,在它身上又添了一个新的伤口。张月咬牙,一声不吭,借力飞奔出几米,踩着对面人家竖起的篱笆,一跃而起,直接跳上了屋顶。

    刀光升起,如同白龙出海,气势凶猛,追着他砍来。张月双脚用力一踩,瓦片噼里啪啦碎了一大片,张月也顺势掉了下去。刀光再一次扑了一个空。身在空中的武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月的身影消失在烟尘之中。

    这一次,张月还没来得及找到一个可以躲的地方,那种恶寒又从背脊上传来了。张月一脚撩起地上一把刀,握住刀回身砍去。张月想跑,可是这次,他跑不了了,刀越来越快,再跑下去,他要么力竭而死,要么中途就被砍成碎肉。所以,他不得不选择面对了。

    “逃跑是躲避死亡最直接的方法,但当你逃不了时,你要做就是面对。至于是攻还是守,就看你自己了。”

    奶妈的话再一次在张月耳边回荡,攻?守?这个选择早在之前他就已经做出决定。一如那个训练,张月被奶妈+逼得走投无路时,转身做出的动作是双手交叉在眼前,挡住奶妈的一拳。最后的结果是,张月双手骨折,在床上躺了一天。

    张月横刀在前,迎着那明晃晃的刀光,不退不避,正面硬挡,还颇有几分硬气。

    轰!

    一声巨响,张月应声飞出,在空中飞出了十几米,才重重地落在地上,身上传来密集的骨骼碎裂声。张月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要裂开了,仿佛下一刻他就会四分五裂,成为地上的一滩碎肉。

    张月撑着刀,从地上坐了起来,想要活动活动身子,却发现自己的神经好像跟肌肉完全没有了关系,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他瞥了瞥手里的刀,笑道:“没有断?看来真的和我想的一样。”

    张月想起了前不久被武士一刀砍断的那把刀,那整齐光滑的切口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

    武士看着张月,愣了一愣,瞳孔上的猩红色似是有些波动,但只是一闪即逝。武士提着刀,又冲了上来,刀刃划着地面,激荡起一阵水花,足有半人高。

    张月深吸一口气,握刀猛地从地上站起,竟是迎了上去。前一刻,他还奄奄一息,坐起来已经耗尽了他的力气,这一刻,他却像个不惧危险的勇士迎向了那杀人的刀光。

    刀身一横,静如止水,这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界限,隔绝了一切,哪怕是武士手中杀人无数的刀。两把刀相撞,没有刚才惊天动地的巨响,只有一声清脆如玲的轻响。

    铛!

    武士的瞳孔渐渐放大,猩红色悄然退去,露出了黑色的瞳孔,惊讶,迷惑,各种各样情绪蕴含在其中。张月笑道:“这才是人的眼睛。”说着,张月握刀轻轻一划,几片细小的铁屑顺着划动的轨迹飞起,而在空中一柄断刃无力地翻转几圈后,掉向地面。

    这把充斥了煞气的刀,竟然就这么断了,被张月随便捡来的一把刀断了。

    没有了刀的武士,又有什么呢?武士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刃,自嘲地笑了笑,一把推开张月,举刀就要刺向自己的腹部。张月上前一把抓住那刀刃,手掌立刻迸射出鲜血,他没有理会,而是笑道:“你们日本人这么喜欢切腹自尽吗?”

    被张月握住的刀,就像被固定在空气中一样,动不得丝毫,任由武士如何用力,也是徒劳无功。

    “放弃吧,不如坐下来,和我说说,为什么要杀人。”张月夺过刀,直接扔到一边。

    武士退了几步,有些不敢直视张月的眼睛,因为那是一双黑白瞳,看不出神采,却总能让你有种被掌控了一切的感觉。在这种感觉支配下,武士不自觉地弯下了腰,选择了仰视张月。

    “还在疑惑吗?这个世界终究只是个幻境,对付一个有真魂的人,幻境本来就没多大的效果。而且,只要坚定自己的想法,不被你蛊惑,这个幻境终究会被破的。”张月扬扬手,这个尸横遍野的村庄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渐渐褪去。

    张月站在一方黑白相间的小池塘上,一个穿着黑白色道袍的小娃娃拽着他裤脚,五官皱在一起,想要摆出一个凶恶的表情,可惜碍于那稚气未脱的脸,所谓的凶恶变成了撒娇闹别扭。而在张月前面,是一把刀,不断在淌血的刀。

    “现在明白了吗?从一开始,我就没觉得我会输给你。不过,我倒是没想到,跟你打一架,我能更加肯定我这些年以来一直坚定的信念。你的剑道也许就是这个道馆的名字“直心”。直击人心,用杀生,来斩灭人心的黑暗。但是我的剑,是“不杀”。”

    雨停了,血腥味也淡了,这个人间炼狱般的村庄正在消散,武士也跟随着一起消失了。最后剩下的只有一把刀,悬浮在空中。刀身澄澈通透,如沐春雨,看上去真的不像一把杀人的刀。可谁能想到,这把刀饮不下百人的血。

    张月双手摊开,久违的灵魂力涌出,将他与那把刀一同拉近灵魂世界里。黑白色池塘上,娃娃坐在张月的肩上,正好奇地抚摸着张月的头发,时不时会摸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他或许在想,张月头上长得这一根根黑色的毛是什么?为什么自己没有?

    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张月自然没有心思理会,他更在意眼前这把刀。或许,这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

    “我知道你已经通灵,不打算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吗?”张月问道。

    刀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浮在那,像是一柄凡刀。张月见状,只好耸耸肩,笑道:“那好吧,你先在这里待着,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说完,他将娃娃从肩膀上抱了下来,指了指刀,又说道:“看好刀,我先走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你。”

    张月站起身,松了松肩膀,身影渐渐淡去。灵魂世界,又重新归于平静。娃娃跳入池水中,抓着黑白阴阳鱼在嬉闹,池水飞溅,他却不沾丝毫,一个人两条鱼玩得不亦乐乎。

    突然间,一声凄厉的刀鸣,打破了和谐。血色又一次弥漫开来,欲再次吞没这个世界。那柄一直没有动静的刀,挥动起来了,明晃晃的刀光划破黑白水池,砍向那惊怒的娃娃。

    “呜哇!”

    娃娃大叫,抓着阴阳鱼就甩了出去,平静的黑白水池也因此翻涌起来。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血色顿时焉了,迅速褪去,刀光也被阴阳鱼直接撞碎。一个道道黑白水柱冲起,将刀淹没,任由那刀如何挣扎劈砍,都不起作用。

    片刻,刀安静下来了。娃娃坐在平静下来的水面上,双手抱着胸,小鼻子翘得老高,嘴边噙着得意的笑容。他挥了挥胖乎乎的小手,将阴阳鱼招了回来,然后一脚踩着一条,威风八面地游向那把刀。

    就在他准备臭屁地显摆时,一只手将他整个提了起来。娃娃回头一看,发现张月正微笑地看着他,说道:“好啦,知道你厉害,接下来交给我吧。”娃娃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爬上张月肩膀,继续研究头发去了。

    张月任由他摆弄自己的头发,只要不把自己的头发拔下来,他都不介意。“如何?打算自己说,还是我来让你说?”张月的眼瞳渐渐变化,黑眼白瞳,透着一丝诡异。

    刀身剧震,却被亮起的黑白色符文镇住了,挣扎了好一会儿,刀才彻底安静下来。张月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不言不语,反而给人更大的压力。

    “吾,刀名村雨,自锻造那一刻开始,我的使命就是杀戮。”

    伴随着一道沧桑低沉的声音,一个故事的序幕被缓缓拉开。

    ……

    日本,江户川时代末期,幕府将军统治着这个岛国。封建主享受着荣华富贵,混迹在社会底层的百姓们,不择手段地维持生计,巨大的贫富差距让这个国家风雨飘摇,黑暗笼罩着这个国家,让百姓们都看不到希望。这个时候,总会有人站出来想要打破黑暗,于是有了起义。这并没有让国家富强起来,反而是雪上加霜。

    在这么一个时代里,催生出许多道德无法理解事情,也不奇怪。在一座小村庄里,村民揭竿而起,这些平时低声下气的小百姓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竟然也拿起了武士刀,成为了一名所谓的“武士”,打算寻找光明的出路。所谓的光明又是什么呢?不过是活下去的利益而已。

    起义军声称要反对封建,要带给人们自由,可在这支军队里,依旧是负责兵器锻造的春雨家说了算,和现在的封建专制并没有实质的不同。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比起什么自由,他们更希望可以吃饱穿暖。

    春雨太治,春雨家的最年轻的传人,也是这支起义军里最厉害的锻造师。按照道理,他应该在军队享受最好的待遇。但是实际上呢?

    “太治,军队马上就要去迎击政府军,我需要换一把刀。”

    太治跪坐着,穿着一身灰扑扑的武士服,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霉味。在他面前,则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一双斜长的眼睛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气,他时不时地抽一抽鼻子,想要那霉味少一点钻进自己的鼻孔。

    男子见太治没反应,便自顾自地继续说:“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为我锻造一把只为杀戮的刀。它不仅锋利到可以轻易穿透铠甲,砍碎巨石,还有足够坚硬,耐久,能够永远保持锋利,甚至越来越锋利。如果有一把这样的刀,那接下来的战争我一定可以杀敌无数,真正地统领这支军队。”

    “父亲……我,做不到。”太治低着头,细声细气地说道。

    男子眉头一皱,扬手就是一记耳光,将太治扇倒在地,骂道:“太治!我是你的父亲,是这支军队的领导者,你敢违抗我?你是天才锻造师,我相信你可以的,对不对?记住,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我要在战争开始前见到那把刀。”

    太治擦了擦嘴角和鼻尖的血,唯唯诺诺地从地上爬起,向自己的父亲鞠了一躬,匆匆离去。

    他是天才锻造师,从起义开始,他锻造的武器无数次救了这支孱弱的军队,特别是他锻造的武士刀,简直是为杀人而生。这些武器救了军队,却没有给他带来荣华富贵,真正获得财富和权力的是他的父亲,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春雨次郎。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住处只剩下一个无时无刻都燃烧者火焰的锻造炉。每天都会有钢铁,木材送进来,他要做的就是举起锤子,锻造出一把把武士刀,供他的父亲使用。

    他喜欢锻造,但并不喜欢锻造兵器。当他看到他的父亲,拿着他锻造的武士刀,砍下一个大名的头颅时,那飞溅的鲜血和凸出的瞳孔,至今还会在他脑海里浮现。自那之后,他再也不敢吃生肉,见血就晕。他成了军队里最懦弱的人,就连妇孺孩童都有可能举刀杀人,而他不敢踏上战场。因为这样,他只能龟缩在自己的房子里,整日与火焰和钢铁为伍。

    “只为杀戮的刀?刀,从锻造出来那一刻开始,不就是为了杀人吗?”太治拿着一把刚锻好不久的武士刀,凝视着那白亮的刀身,苦笑道。刀身上,反射着自己的眼睛,布满血丝,瞳孔涣散,好像下一刻就会彻底失去神采。

    太治再看了一会儿,便举起刀猛地向身边的一堆钢铁砍去。铛铛铛!接连不断的撞击声,在太治的房子里响起,透着凄凉和不甘。

    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锻造炉旁堆满了断刃。这是太治一个月来的成果,他选用了各种金属,尝试了各种方法,却始终无法锻造出他父亲所说的那种完美的刀。

    “开什么玩笑!既要锋利,又要坚硬,而且还要永远不会朽坏!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刀!”太治从火焰中抽出心锻造的刀胚,被烧得通红的刀身就像太治此刻的心情,滚烫火热,怒火几乎要烧毁他的理智。

    两个月了,他送出去的刀,最后都变成断刀被扔了回来。这些刀,哪怕比肩不了名刀,也绝对不是凡刀,上阵杀敌绝对没有问题,但是他的父亲追求极致的完美,为了这个,甚至不惜压榨自己亲生儿子的才能。

    砰!

    一声巨响,惊得太治差点没抓稳刀胚,砸到自己的脚。“什么人?”太治睁着血色密布的瞳孔,几乎要把眼珠子瞪出去,眼角处甚至渗出一些鲜血。踹门的是他的父亲,那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

    “是我,有问题吗?”男子冷着脸,背负双手,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太治手一颤,手中的刀胚脱落,倒在地上,溅起的火星烧着了他的衣服。突然燃起的火焰,吓得太治脸色大变,慌乱地扯掉衣服,扔进锻造炉里的火焰中。太治跌坐在地上,余惊未消,他看着那通红的刀胚,一时间不知所措,甚至忘了招呼自己一手遮天的父亲。

    “废物!你除了锻造,已经一无是处了!现在连锻造,都不会了吗?两个月了,你锻出来的,都是什么废刀!根本禁不住战争的考验,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活着?”男人愈说愈激动,竟是踏前一步,抽出自己随身佩戴的武士刀,将刀尖对准太治的喉咙。

    太治张着嘴,想要说话,可当他看到父亲那已经丧失人性的瞳孔时,他沉默了,因为在那双眼睛中,他真的看到了杀意。一把刀,一把只是用来杀人的刀,难道比自己亲生儿子的命还重要吗?

    太治打量着父亲手里的刀,熟悉的刀身,熟悉的味道,这是他的作品,他最自豪也最厌恶的作品。

    “你还剩一个月的时间,明白吗?”

    “明……明白。”

    太治看着眼前的钢铁,茫然失措。这些都是上乘的钢铁,但对于现在的太治来说,无异于废铁。因为他没有办法锻造出那样的刀。

    “刀,生来就是为了杀戮的,那什么刀不都一样吗?锋利,坚硬,耐久,完美的杀人刀,怎么可能会存在这种刀?”太治长长地叹了口气,靠在因为潮湿已经发霉的墙上,那一股子霉味缭绕着他,仿佛他也变成了一面发霉的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