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灵妖域 第62章 另外一番光景
    离开?

    张月心里暗暗苦笑,进入镜司的那一刻,他也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做什么异灵人,拯救世界,降妖伏魔这种事情不合自己的胃口。

    楼下,奶妈已经做好了早餐,正在饭桌旁忙碌,一碗碗粥盛好,摆好,动作熟练,还带着点美感。张月暗叹,说不定哪天就再也见不到这样的情景了。

    “坐下来吃吧。”奶妈说道。

    张月点点头,沉默不语,拉开椅子坐下,不急不缓喝着粥。粥很好喝,但张月没有像平日里说些什么夸赞的话,他还在思考着离开的问题。

    奶妈瞥了他一眼,说道:“会做饭吧?”

    张月愣了愣,有些疑惑,“会,怎么了?”

    奶妈吹了吹粥上飘着的热气,“我和老黑接了个任务,要离开一段时间。家里的伙食不能指望他们。”

    “他们……都不会做饭?”

    “他们进厨房永远都只是找吃的。”

    张月语塞,只好埋头喝粥。奶妈见状也不再多言,静静地喝粥。不多会儿,其余人也都顶着惺忪的睡眼,被香味吸引过来。但大家都没高兴多久,就被餐桌上凝重的气氛吓到了,瞬间变成了沉默忧郁的思考者。

    一碗粥很快就吃完了,张月准备起身离开,奶妈叫道:“放假了,可以出去散散心,记得回来给这群家伙做吃的就好。”

    众人正享受着美味,听到这句话突然一怔,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兔子上前一把抱住,头靠在奶妈的胸脯,“奶妈,你别走,我以后再也不跟你抢网络了。”

    小姨也急了,“对啊,奶妈,好端端地怎么说这种话,你这是要离开我们吗?”老庄没有说话,但眼神里流露出的不舍和紧张不言而喻。

    奶妈深深地叹了口气,把缠在自己身上的兔子硬生生掰开,“你们真是够了,我又不是第一次出任务,之前没见你们这么舍不得。”

    兔子扁着嘴,“可你还会回来给我们做饭啊!”

    小姨附和地点点头,说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只能去外边下馆子,又贵又不好吃。”

    “……敢情我就是留下来伺候你们吃饭的,是吧?呵呵呵,不好意思,姐姐这次出得远门,心情好早点回来,心情不好我不介意做完任务去周游世界的。”奶妈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起身上楼去了。一直不言语的老黑,捂着嘴憋笑,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等等,老黑那家伙跟上去干嘛?”兔子疑惑地问道。

    颜夕擦了擦嘴,面无表情,“组织那边出了一个叛徒,闹了点轰动,老黑和奶妈负责去把人带回来。就到这里吧。”说完,颜夕也离开了,留下一众被冷得瑟瑟发抖的人。

    众人面面相觑,分分把目光投向站在一边的张月,后者一个转身躲开了所有目光,丢给他们一个有些疲惫的背影。

    ……

    奶妈和老黑带着早早准备好的行李,踏上了行程。出租车上,奶妈看着任务文件,正在浏览罪犯的资料,老黑在一边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

    好一会儿,实在憋不住的老黑抬起头,神色有些沉凝,“呆月他,被小夕批了吧。”

    “嗯。放长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复职。”奶妈不咸不淡地说道。

    老黑有些不悦,“我们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我们做不了什么。异灵人,是除妖的人,杀生是我们的工作。工作做不好,自然会受到惩罚,合情合理,我们没什么可说的。”奶妈说得有些急,那双美目里满含着无奈。

    奶妈低着头,老黑看不到她的眼睛,但老黑知道奶妈心里的挣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伸手搂住奶妈的肩膀,轻声道:“谢谢你。”

    “不说这些,我们这次任务不简单。”

    “a级通缉而已,这些事情,我们不是最擅长做的吗?”

    “少嘚瑟。”

    ……

    张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这种闲暇时光让他有些不适。虽然,往日里,他也是和咸鱼一样,时常在小湖里划船发呆,或者在房间写写消遣。但是,那时的他还得做着随时出任务的准备,精神状态是相对紧张一些的,而且定时还得训练。

    可现在呢?

    奶妈出任务去了,训练搁置了。自己也被放了长假,一下子,是真的闲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停职查办了一样,一种难以言喻的空虚感充满了胸腔。

    “好无聊啊!”张月不禁长叹。

    天花板一片空白,没有一点装饰,单调乏味,就像张月此时的表情。一下子,张月感觉生活中少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也许他得出去走走,哪怕他现在很累很累。

    心理思绪缠绕,却都化成了梦境。

    这一觉,张月睡得很沉很沉,醒来时,正好是正午,窗外阳光正盛。这个时候,楼下应该已经热闹起来了,只有奶妈的午餐有魔力让那几个死宅心甘情愿地走出房间。

    张月不敢耽搁,毕竟接下了“饲养员”的重任,不可怠慢。他随意擦了擦脸,便跑下楼去,准备午饭。虽然厨艺比不上奶妈,但简单的家常菜应付三餐还是没问题的。

    看着一桌子菜,张月笑了起来,“转职做奶爸?好像也挺有趣的。”这样的自我安慰听上去很幼稚,但效果倒是很不错。

    张月解下围裙,准备上楼叫大伙儿开饭,手机铃声却很不凑巧地响了。接通电话,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张月,你……有空吗?”周浅颖有些犹豫,似乎在隐瞒着什么。

    “怎么了?”张月瞥了瞥桌子上的菜,说道。

    “我要离开了,你要不要来送送我?”沉默了许久,周浅颖深呼吸一口,才低声说道。

    “离开?你要去哪里?”

    “日本。”

    ……

    一众人走下楼梯,看了看满桌子菜,有点惊讶。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过张月做的菜,看上去还像模像样。不过,厨子却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只剩下一条围裙挂在凳子上。

    颜夕看着那围裙,美目微眯,神色依旧延续早上的清冷,这顿饭,大家吃得并不愉快。

    这些事情,正在赶路的张月并不清楚,他也没有心思去在意了。他更好奇,那个即将远去的人。

    短短一天时间,还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啊!张月暗暗苦笑,他靠着车窗,看着窗外一一掠过的汽车,他觉得自己叫来这辆出租车开得真慢,不过也好,他还没想好见面该和周浅颖说些什么。

    其实,张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出来。他和周浅颖,终究只是过去,按道理,一切都应该淡了。可周浅颖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依旧牵动着他。

    不知不觉,一道有些粗的嗓音从前方传来,司机有些不满地叫道:“小兄弟,小兄弟,小兄弟……!”

    张月猛地惊醒过来,歉然地说道:“不好意思,走神了,抱歉。”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呆头呆脑的。”司机嘟嘟囔囔地抱怨了几句。张月没有心情听,因为他已经看到了,那个站在机场外,穿着连衣裙,提着行李箱的少女。

    熟悉的身姿,熟悉的打扮,一切都那么熟悉,就跟流逝过的曾经一样。张月整了整衣襟,走上前去。周浅颖也注意到他了,低着头,有些不敢看他。

    “浅颖。”

    “你来了。”

    尴尬的开场白,就陷入了沉默。张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伸手去提行李,周浅颖为了缓解尴尬,也没有推脱。两人一左一右,并肩而行,沉默不语。

    一直待到飞机准备起飞,周浅颖已经要去安检时,张月才握住她的手腕,说道:“保重。”

    “没了?”周浅颖歪着脑袋地问道。

    张月想了想,“记得按时吃饭,准备好胃药,日本很多生食,你不能吃,不要去尝。天凉,不要吃冰淇淋,没事儿多出去走走,宅在家里对身体……”

    张月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周浅颖的笑声打断了,“要么不说,一说就停不下,你真是一点都没变。你会来看我吗?”

    “会。”张月没有犹豫,脱口而出。但心里却是另外一番光景,“如果可以,我希望这次是永别,一切在这里就结束吧。”

    周浅颖不知道张月的想法,这或许是她唯一一次没有看出张月心里的异样,而是笑着点了点头,眼里含着泪水,泪水里充盈着幸福。

    “再见。”

    “再见。”

    周浅颖离开了,随着天上那架腾云驾雾的飞机。张月目视着飞机起飞,直到它完全隐没于云层之中。

    那一刻,张月以为那一根一直纠缠着的线断了,谁知道那条线越深越长,越扯越韧,当他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彻底斩不断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刻的张月,正坐在出租车上想着今天晚上要给镜司的各位大佬们准备什么晚餐。停职还在继续,这个奶爸职业,他还要适应好长一段时间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