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灵妖域 第66章 科学爱好者?
    老黑和奶妈一身黑色西装,神色肃穆,微微弯腰站在一副打开的棺材前。黑色的棺木布满了符文,流转着淡淡的光华。棺材里躺着一个人,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堆满了他的脸,苍老不堪,但眉目间那抹霸气还隐约可见。

    他就是李长兴,作为灵道盟中老妖怪,他一生都是传奇,谁想到最后落了个被徒弟背叛刺杀的悲惨下场。

    约莫三分多钟,老黑和奶妈才直起了腰,在胸口比了个十字。这开棺前的祷告仪式就算结束了。在他们身后,一个少年阴沉着脸,“你们这些人,总是做一些打扰老师安息的事情,都已经入棺,你们竟然还要开棺,你们不觉得很过分吗?”

    奶妈在棺材前,仔细观察着这副依旧保存完好的尸体,头也没有回,说道:“这是我们的权力。”

    “你们……”

    “安静点吧,少年,我们只是来完成任务的,其他事情不在我们考虑范围。所以,麻烦你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不要说话。”老黑背着身,淡淡地说道,就这么看上去还有些霸气。所以奶妈没有抬头,她用指甲盖都知道此刻老黑那张嘴脸是有多嘚瑟。

    “有什么发现?”老黑瞅了瞅尸体,并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好挠着脑袋询问。

    奶妈皱着眉头,手指在尸体胸口轻轻摩挲,说道:“你还记得文件里说的,他是怎么死的吗?”

    “受到雷法冲击,心脏衰竭而死。”老黑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奶妈笑了笑,仔细看了看胸口处那一片焦黑,“嗯,我知道了,我们走吧。”

    “啊?去哪?”

    “去看点别的东西。”

    经过那个少年身边时,奶妈突然停了下来,凑近他耳边,说道:“这几天加强这里的保护,有人会来打扰。”

    “你说什么?”

    奶妈没有理他,拉着老黑自顾自地离开了。“你和那孩子说了啥?”老黑一头雾水,问道。

    “李佑生并不想杀了李长兴。只是他没想到,李长兴会被自己打死而已。”奶妈说道。

    “你是说,这是误杀?”

    “你没发现吗?李长兴的伤口并不在心脏,甚至离心脏还有好一段距离,按常理来说,以他的实力,那样的伤口不应该会致命。”奶妈说道。

    老黑恍然大悟,但很快又疑惑起来了,“那他为什么死了?”

    奶妈耸耸肩,说道:“我怎么知道,所以我才要去看其他东西。等等,李长兴的房间在哪?”

    “我怎么知道……”

    “额……赶紧去把人家带路的给找回来啊!都怪你,装什么逼!”奶妈扶着额头,说不出的无奈。

    这时,方才那位少年快步跑了上来,边跑边喊:“这里是老师的阴阳司,你们不能乱跑,很容易迷路的。”

    这回,轮到他们两人没话说了,只好强行高冷,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跟着少年在这大院子里穿梭。

    不一会儿,三人便来到了李长兴的房间。推开门,老黑和奶妈顿时有种熟悉的感觉。整个房间很朴素,又不失典雅,有种雍容大气,特别是那满满的两架子书,给人一种浓郁的书香气。这布置,和何俊谦的房间如出一辙。

    一时间,老黑和奶妈都想起了那个故事,故事里,这个李长兴似乎很爱书。奶妈走向书架,看着架子上那一本一本自己看过或没看过的书,有些惊讶。

    “你老师很爱看书吧?”奶妈问道。

    少年有些自豪地点点头,“那当然,我们老师可是灵道盟和何主任并驾齐驱的学者,书籍已经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奶妈一边听,一边翻阅着书架上的书,书籍保存得非常好,书页翻开,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我看是很爱书吧。”

    “嗯?嗯嗯。”少年愣愣地应了几声。

    奶妈放下书本,在房间了转了一圈,有些失望地摇摇头,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吧,谢谢你帮忙。”

    少年说道:“那就请两位移步房间,没什么事情请不要随意走动,我不希望你们打扰老师安息。”

    奶妈点点头,笑道:“好好好,你带路。给我们准备好电脑和网,我们就不会走动了。”

    回到房间,老黑第一时间打开电脑,准备登陆游戏,嘴里还念念有词。奶妈叹了口气,上前揪住他耳朵,说道:“你还真回来玩电脑啊?做好准备,我们要回去那里看看。”

    “啊?”老黑有些不舍地看了看游戏的登录界面,嘟囔道:“你不是说今天就到这里了吗?”

    “啧,我们之间就这么点默契吗?李长兴的房间有问题。还记得,何主任说的吗?李长兴是个看书能看睡着的人,他不应该是个爱看书的人。但是,他对书籍的保护做得非常好,书架上的书基本上每一本都和新的一样。你觉得他为什么这么做?”奶妈问道。

    老黑想了想,说道:“装……装斯文?”

    “犹豫什么?没错啊。爱书和爱看书是两个概念,但大多数人不会注意到这一点。没有什么人会没有目的地装斯文,李长兴在隐瞒着什么。”奶妈说道。

    “也许只是想给人一个好印象?”老黑问道。

    奶妈白了他一眼,“以他的资历,给谁什么印象都不会影响他在灵道盟里的风评,你觉得他有必要这么做吗?”

    老黑抓了抓脑袋,思考了许久,“好像也有道理。”

    “那就走吧,老规矩。”

    老黑点点头,体内异灵运转,黑色的火焰自背后升起,化作一双黑色翅膀,将两人包裹住,然后猛地炸开,一片片黑色羽毛落下。

    院子里突然响起几声难听的鸦鸣,两只乌鸦在天空盘旋,乌黑油亮的羽毛在阳光下显得十分扎眼。少年听见鸦鸣,从屋子里小跑出来,大声骂道:“走开,走开!不要打扰我老师休息。”说着还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往天上扔。其中一只,一个不慎被扔了个正着,在空中踉跄,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天空清净了一会儿,两只乌鸦又贼溜溜地回来了,但他们这次学乖了,没有再乱叫了,而是悄无声息地潜入了目的地。

    “诶哟,那小子也太敏感了,他算不算无辜伤害小动物啊?”老黑跌坐在地上,捂着自己青了一块的眼角,苦着脸骂道。

    奶妈在一旁憋着笑,“好啦好啦,小点声儿,再被发现他可能今晚会请我们吃烤乌鸦。起来吧,我们还有正事儿呢。”

    老黑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跟着奶妈观察这个房间,但最后他放弃了。奶妈修过灵魂力,比起他更适合这个工作。

    “如何?”过了好一会儿,奶妈依旧沉默着,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看得老黑干着急,忍不住问道。

    奶妈说道:“安静点,这个房间果然有问题,我的灵魂力在这里运行很困难,再给我点时间。”

    奶妈不再走动,她沉下心神,灵魂力收束成一缕缕丝线,向四周扫去。即便如此,她的灵魂力依旧举步维艰,仿佛陷在沼泽地里。

    这个时候,她突然有点想念那个被停职的好弟弟,张月了。凭他的灵魂力,应该可以轻松打破这里的禁制。

    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奶妈从来都不是喜欢依靠别人的人,更多时候,她喜欢靠自己。

    既然没有办法打破禁制,那就靠现在眼前所能看到的东西来猜一猜吧,对于自己的运气,奶妈还是挺有自信的。

    最后,奶妈依旧把目光放在那两个书架上,整个房间也只有书架是最可疑的。不知过了多久,一旁等待的老黑都倒在地上睡着了,奶妈才站起身来,神色带着点疑惑。

    只见她从书架抽出了几本书,一道清脆的响声传来,把睡得正香的老黑吵醒,他连忙翻身起来,四处张望,“什么人?”

    奶妈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赶紧过来吧,找到机关了。”说着,她指了指地板上出现的暗道。

    老黑看着这暗道,愣了几秒,才从睡梦中回过神来,“什么情况?你做了什么?”

    奶妈笑了笑,指了指被她抽出来的几本书,说道:“其实机关很简单,是我们想复杂了。打开这个暗道,根本不需要灵魂力去探测,这几本书和其他书明显不同。”

    老黑拿起这些书,翻了翻,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问道:“怎么不同了?”

    奶妈笑道:“这几的本书,他看过了,书页上折过角。”

    “额……这都是些什么书?嗯?时间简史?牛顿三大定律?哟,这李长兴难道还是个科学爱好者?”老黑说道。

    “科学爱好者?”奶妈皱了皱眉,但旋即又松开了,没有多想,“我们抓紧时间吧,快天黑了。”

    老黑把书放好,和奶妈一同走进这条黑漆漆的密道。

    而在院子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人影,他身形消瘦,站在阴暗的角落里,就像消失的影子一般,与黑暗融为一体,让人难以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